第113章 第 113 章(1 / 2)

番外·少年

星大附中高一年级期中统考当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刚入夏不久的时候,虽然人人都已经穿上了短袖衫,但依然抵挡不住凉意阵阵。

府中的高一楼层是环楼,四面楼层通过廊桥联合起来,中间是空的一整个场地,平常用来进行一些看板展览,

他们的月考是走班制度,全年级按照上一次月考的排名,从一班到二十八班按考场排序,混乱座位。

人人都把自己的书本清到外边走廊里去。现在半个上午刚刚过去,考了语文一门,还有剩下的一天半,除了考试就是复习准备。

高一三班很寂静。

班里人人都闷头认真看书复习着,下午是数学考试,气氛尤其凝重。

傅落银坐在讲台上,看了一眼外边斜飘的雨幕:“班委会来几个人出来清理箱子,大家的书箱要被雨水淋湿了,往里搬一点。”

除了认真复习的人,这里或多或少也会有几个心不在焉的。

虽然傅落银在讲台上关着,安安静静的,但班委会里立刻也冒出了想溜出来放风的人,一个个非常踊跃。眼看着要闹起来了,傅落银赶紧点了名:“人不要多了,就苏瑜跟我出来就行了。我出去时副班长管纪律,不要闹。”

班里一片唉声叹气。一小阵唏嘘声后又安静了,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音。

苏瑜挠挠头,放下了藏在书后面的巧克力棒,跟傅落银走了出去。

上课时间,走廊里十分安静,雨天四面透风,还有点冷。老师集体办公层在一层,苏瑜一边搬箱子一边往下面望,突然说:“你看,老芋头在底下干什么?”

老芋头是他们班主任外号,姓于,是个严肃古板的中年人,其人因为秃顶剔成了板寸,看上去圆溜溜又刺啦啦的仿佛一颗芋头。

大雨中,教学楼外休息区停了一辆车,老芋头和一对夫妇站在一起说话,男人挺拔俊秀,女人柔婉美丽,单看背影就是谈吐气质非常好的一对夫妇。

女人伸手搭着一个男孩的肩膀——那男生穿的不是他们这边的统一校服白衬衫,而是一件普通的休闲T恤,他已经比他母亲高了,一样的挺拔清爽,皮肤白皙,只是还有些这个年纪的男孩都会有的瘦削。

只是那男孩背对着他们,看不清楚脸。

一个陌生的学生来临,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转学生吗!”苏瑜惊叹道,随后努力踮脚想要再看清楚一点,“负二你看那是不是转学生?”

傅落银把班上人的箱子挨个拖到走廊内道,随口说:“你在想什么?我们学校别说收转学生了,全联盟成绩前1的学生挤破了头都想进来。”

苏瑜想了想:“好像也对,咱们从初中部直升过来,好像也没见过转进来的学生……可是那个男生看着也不像本校学生啊,这种情况除了转进来还能有什么事?”

傅落银随口说:“之前休学的吧。说不定是生病了刚刚回来,我们之前没见过也正常。”

苏瑜冲他挤眼睛:“可是好像长得很好看诶,好白啊,负二哥哥。如果是美人,你不下手我就先上了?”

傅落银随手拿了一本书往他身上一拍:“你也就会嘴上说说了,借你八百个胆子你也不敢真上。否则至于跟我一样还单着?赶快搬箱子,我可不想一会儿老芋头上来抓到我们两个出来聊天。”

不过听了苏瑜这句话,他倒是也往下看了看,不过那个“转学生”已经跟着走进了办公室里,没能看见。

这个年纪的男生未免都有些躁动,提起这种话题,彼此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意思了,而且永远都有无穷的新话题可以谈论:不管是隔壁班班花的长发,还是楼上某个清秀男生的恋情。

傅落银在星大附中算的上是追求者如云,从初中部横跨高中部。不过众所周知,傅家两个儿子,大的和小的都是万年单身——楚时寒和傅落银都被管得死死的,楚时寒是听话,傅落银则是反感建立任何亲密关系,他习惯了独自一人,顶多再加上他的兄弟们。

他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故而这些话题上他算是个例外,他从来没有什么讨论的热情。

“还是说,你真的喜欢许悦啊?”看他没什么反应,苏瑜压低声音问他。

许悦是他们班英语课代表,相当优秀漂亮的一个女生。

最近许悦像是生病了,从上周体育课之后,整个人状态都不变得太好,许多人撞见傅落银单独跟她说过话,还帮她打过饭送到医务室,对于傅落银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走得这么近,虽然他本人和女生本人都没有承认,但这几乎就像是恋爱关系石锤了。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

傅落银眼里复杂神色一闪而过:“别人乱说,你不要跟着乱说。对了,她这几天请假了,小鱼你一会儿和我帮她把桌子和书箱都收拾好。”

苏瑜小声问他:“那许悦怎么了啊?她生的什么病,我听好几个人说她一个人趴在教室哭,体育课那天下了哭了半个下午还翘了一晚上晚自习……”

傅落银声音突然沉了下去,有几分阴郁:“你别管,过几天我要揍个人。”

话题跳得太大,苏瑜愣了:“啊?哪个不长眼的人惹了你,负二哥哥?”

傅落银沉声说:“教体育那孙子。”

他催着苏瑜收完东西,接着回到班上,把讲台上坐着写作业的副班长换了下去。

他视线扫过许悦空掉的座位,手心发冷,眉心紧皱。

他这几天一直为这件事心不在焉。

许悦被体育老师猥亵的事情,是他偶然撞见的。

他们体育课是两节课连上,傅落银选的篮球课,他因为要赶着去教务处领资料,提前半小时回去还了器材,直接就撞上了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哭得崩溃的许悦。

他和这个女生不太熟,反而因为许悦之前给他送过情书的原因,需要避嫌。尽管他也还是个少年,但他看了一眼许悦衣衫不整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问了她的情况,送她回了宿舍休息,只感到怒火中烧——那体育老师是走关系进来的,和他们本年级的教导主任是亲戚,许悦自己哭着求他不要告诉别人,也不要报告老师。

傅落银作为全班唯一知道她生病秘密的人,也只能选择尊重许悦本人的意愿,保持沉默。

这种沉默实在是有些苦涩,他是班长,但是却无法再为自己班上的人做些其他的什么。年少气盛,想揍一个人就揍了——他绝对会把那孙子揍得再也不敢来学校!

复习课过了,离中午饭点还有一段时间,傅落银集中精力准备下午的数学课,翻着错题本,抬头发现老芋头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学生。

老芋头说:“通知一个事,今天林水程同学转学到我们班上来,大家彼此照应一下。”

傅落银瞥了一眼老芋头,看他顿了顿,就知道后面还憋着什么话没说,在卖关子:“正好今天月考,大家也一起考考,同学们可以看看我们小林同学的实力,小林同学也可以适应一下我们这边的学习强度哈?”

这话里有话。

他们是精英班,班上四十五个人都是上学期全年级每次大考小考加权后综合排名的前四十五名,有着非常残酷的末位淘汰制。人人都是学霸,强手如林的地方,多优秀的人没见过?

这个转学生却能让老芋头意味深长地说上一句“看看实力”,再加上星大附中几乎不收转学生,这个叫林水程的人估计大有来头。

林水程进教室的时候,班上齐齐安静了一下。

离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还有五分钟,平常这个时间,学生们早就开始为抢饭做准备了,可是这个时候,全班都陷入了寂静——

这转学生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转学生唇红齿白,气质沉静,可是五官却是往明艳那一挂长的,眼尾一滴红色的泪痣。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眼睛。

傅落银偏过头,视线停留在转学生的侧颜上。

林水程很安静,他站在那里,傅落银在讲台上,偏头看到的是他的侧脸与后背,乌黑的碎发衬得皮肤很白,今天下雨冷,微热的体温仿佛能够通过衣衫散出。

——真的很好看。

这一刹那,傅落银脑海中闪过苏瑜刚刚在外边说的话,不知为什么,心底微微一动,这些时间里压抑着的沉郁情绪,仿佛被什么东西挤走了一点,让他微微有些失神。

老芋头给林水程指了个位置,有些抱歉地说:“林水程你先坐最后一排靠门的地方,咱们班上一是因为今天月考走班,座位都调成了单人的,二是咱们每两周前后左右轮换一次座位,有什么不习惯的话就跟我说,或者问问同学们都行。你的入学编号发过来了,考试还是跟着一起考,地点位置在艺术楼楼第五层,能找到地方吗?”

考试教室也是按照全年级名次排序,科技楼那一片差不多是差生考场专用了,转学生第一次考试自然被编入最末。

林水程点了点头,很轻地说了一声:“能的,谢谢老师。”

声音也很好听。

他抱着书包,往最后一排走过去。苏瑜在倒数第二排,林水程一路走过来,他就一路保持着张大嘴巴的神情。

班主任在这里,尽管全班同学已经暗暗沸腾了,但是没人敢造次。

傅落银看着时间快到了,搬着座椅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下来时,他往后排看了一眼。

新来的转学生已经在座位上坐下了,翻开了书包里的教材,低头认真看着。

所有人的视线都有意无意地往后面扫——出于好奇,惊讶与某种憋不住的悸动,因为转学生来班上就是一件天大的爆炸性消息。

所有的躁动,都在下课铃响的那一刹那引爆——所有人纷纷站起来往外冲,想要最早抢到食堂打饭的位置而不用排队。一边跑,一边大声谈论着转学生的问题,不出半个小时,全年级都能知道他们班来了个好看的转学生的事。

减肥节食的女生们会三三两两的留下来,也都压低声音讨论着考试,但是目光却有意无意地往林水程那边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