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重生之韩信项羽》TXT全集下载_4(1 / 2)

项羽知道韩信想劝谏他,却不为所动,继续道:“每人仅携带三日口粮,将营帐烧毁,饭锅打破!渡河后,把船只全部凿沉!”

使者大喜,众将皆领命而去,项羽这才回过头,看向韩信,道:“你便跟在我身边,看我如何破敌!”在他看来,虽然韩信之谋也可建功,但却偏于迟缓,他相信,凭借楚军的战力与勇气,不如一举破敌。

韩信摸了摸下巴,他自然知道,项羽此举,其实也暗合兵法。《孙子九变》云,“围地则谋,死地则战”,如此“破釜沉舟”的做法,将楚军进一步带入死地,也能激发士卒发挥个人的最高战力,甚至让他们超水平发挥。但这也是一步极其冒险的做法,如果万一战事不利,楚军就会陷入全军覆没、无法翻盘的境地。

然而,项羽军令已下,作为郎中,他也只能服从。

除了英布、蒲义带走的两万人外,楚军如今还剩三万人。三万人全部乘船渡过漳水后,项羽一声令下,士卒们凿沉船只,只见数十条船渐渐地下沉,最后全部淹没在漳水的汹涌波涛之中。

见到船只渐渐沉没,每个楚军士卒都感到彻骨的寒意,已经没有退路了,就算投降,以秦军的残暴,也多半被杀。当年的长平之战,白起不是坑杀了赵国降卒达四十万人吗?目前唯一的生路,就是跟随他们的上将军项羽,打败秦军。彻骨的寒意化为冲天的战意,一双双充血的眸子都盯着项羽。

项羽翻身上马,道:“随我来!”他一扬手中长戟,一马当先,胯|下乌骓已如箭一般地飞了出去。韩信等郎中拍马紧随其后。

乌骓马是千里马,马速极快,而众郎中竟能紧随其后,尤其是韩信,胯|下的黄马如一团黄云,只离项羽几步之遥。百余步外,项庄盯着韩信胯|下的黄马,面露艳羡之色。这匹黄马通体黄色,只有四条腿靠着马蹄处,长了四圈黑毛,名字叫“卷云”。这匹马还是他们当时驻军安阳的时候,从北边匈奴来的马贩子,贩过来的马。楚军当时买了这一批共五百匹马,而卷云则是其中翘楚。项庄早就看好了这匹马,早就打定主意索要,只是没想到,当他去找项羽要马时,项羽正在演武场上,指点韩信的骑术,而韩信所骑的马,就是卷云。

“兄长,那匹马,能不能给我?”项庄问道。

“阿庄,卷云已赠给韩郎中了。”项羽见他神色不渝,忙安慰道:“下次有了好马,一定给你。”

“堂兄对韩信,也未免太过恩宠了吧?”项庄暗想。其时不容他多想,楚军已如黑云般地,直扑甬道。秦兵急忙迎战,但这支楚军的战力更强,一个个不要命似的,早有工兵,取过大锤,凿子,斧头,拼命往甬道上又锤又砸又凿。秦军从甬道内登墙攒射,利箭却被大盾挡住,大盾之下,楚军依旧不要命地破坏甬道。

开始攻打不利,暂时退却,避开秦军主力的英布、蒲义也接到消息,知道楚军全军渡河,急忙出来接应,秦军、楚军战做一团。

忽听轰隆隆的倒塌声,接着便是楚军和秦军的交错嘈杂的大呼声,“甬道塌了,甬道塌了!”两种不同的方言,呼喝着同一句话,却带着截然相反的情绪,一者欣喜之极,一者惊恐之至。

只见刚刚楚军着力进攻处,塌了长约百丈的一段的甬道,砖墙纷纷落下,砸死了里面的不少秦军。章邯军在项羽、英布的双重夹击下,已是不支,见甬道倒塌,便收兵回撤。

而此时的项羽,长戟向北一指,直奔包围巨鹿的王离大营。他的战甲上已到处是血迹,却无一处是他自己的血。百忙中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见韩信依然紧随身后,脸色有些苍白,战甲上也到处是血,忙问:“你受伤了?”

“没有。”韩信答道。

多亏数日以来,项羽对他武技的指点,而刚刚与秦军接战时,有时针对他的攻击,也被前面的项羽接了下来,想到此处,韩信不禁暗暗感激。

王离大营就在前面。

“杀啊!”

“杀啊!”

楚军发出震天的怒吼,已经如数道尖锥般地冲入了王离大营。王离军原是长城戍卒,被秦二世抽调过来,包围赵军。巨鹿城下,多日的攻城,其实早已疲惫,这日听闻甬道已断,这就意味着粮草断绝,而章邯军也引兵朝南撤退,更无斗志。

楚军冲过来,又冲过去,几个冲锋,便撕裂了王离大营。王离见势不妙,仓皇北逃,却被项羽生擒,秦军副将苏角在乱军中被杀,副将涉间不愿投降楚军,自杀身亡。

韩信暗暗点头,项羽的战法,“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也许只有以项羽个人无与伦比的武勇,才能完成。如果是自己为主帅,必定不会这么打......正思索间,忽然一阵心悸,头晕目眩,掉落马下。(注)

“韩信!”项羽大惊,翻身下马,把他扶了起来,见他依旧面色苍白,昏迷不醒。但刚才自己明明问了他,说是并未受伤,那又为何会忽然昏倒?

“兄长,巨鹿城围已解,王离军虽破,章邯军还在城南,我军该如何?”项庄策马跑了过来,问道。

项羽略一思忖,道:“在巨鹿城下扎营,还有,叫医师速来见我!”

*********

注:韩信破赵的背水之战,虽然常常被当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典范,其实其成功的关键是绕间道埋伏在赵营后面的一支奇兵,“以正合,以奇胜”,“置之死地而后生”只是里面的一个环节。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回到后世

感谢在2019-12-18 08:19:01~2019-12-20 01:3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pple013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章

韩信悠悠转醒,入眼是高耸的殿顶,榻侧放置着个兵器架,架上插着的正是他自己的佩剑。殿内除了香炉的香气外,还弥漫着隐约的药香。再看右臂的剑伤,已经重新包扎过了。他蹙着眉,想了一会儿,终于记起自己在彭城楚王宫前晕了过去,又转头一看,只见项羽正在书案前批阅公文。

项羽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坐在榻沿上,道:“你觉得如何了?”

“项羽,谢谢你。”韩信忽然道,他或许自己也没发现,这次他直呼了项羽的名字。

项羽有些摸不到头脑,“嗯?”

韩信笑了,“我是说,我梦到了你以前教我剑术的事。否则,这回估计我也撑不到你赶来救我......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齐营的?”

项羽并未答话,反而朝外问道:“药煎好了吗?”

“煎好了。”早有侍从捧着药碗,走了过来。这药已经反复煎了几次,冷了,怕影响药效,便倒掉,再重新煎,只等齐王醒过来,有刚煎好的药可以喝。这些药材都是补中益气的上好药材,只把老医师心疼得连连皱眉,如果不是忌讳项羽的身份,只怕要当面指着他鼻子大骂“败家子”了。

韩信皱眉道:“还要喝药啊?”

项羽已接过碗来,不容置疑地道:“当然要喝。”说完,便用羹匙舀了一勺药,送到韩信唇边。

韩信苦着脸,张嘴把药喝了,项羽又将一勺药,送到他唇边。

“项王?”钟离眛正好进来汇报军情,见到项羽给韩信喂药,不由地又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这......这这......画风也太清奇了吧,虽然他也见过项羽巡营时,将粥喂给普通伤卒,但这次怎么感觉这么不同呢?

项羽也不理他,就这样一勺一勺的,把药堪堪喂完,才转向钟离眛,问道:“何事?”

“何事?啊?啊......”他看了眼韩信,才道:“据报,齐国境内发生骚乱,但被齐国相李左车控制。”

项羽看了眼韩信,道:“细细讲来。”

原来,两日前,齐军偏将孔藂忽然聚众反叛,一度还控制了临淄西门,不料李左车早有准备,派兵平叛,齐军夺回西门,乱军中孔藂被杀。

项羽道:“齐境外汉军动向如何?”

钟离眛摇头道:“没有动向。”

韩信一直在旁静静聆听,此时挑了挑眉,冷笑道:“刘邦,你好毒啊!陈贺呢?他没有和孔藂一起叛乱?”显然,这是刘邦见他不再听从自己的指令,攻打项羽,知道极难在战场上击败他,便采纳陈平之计,双管齐下。一方面,收买齐军将领如吴池等人,在他“游猎”途中对他行刺;另一方面,暗令自己埋在齐军中的亲信孔藂等,趁他不在齐国的时候,起兵反叛,控制临淄。如果当时吴池行刺成功的话,只怕灌婴军早已去和孔藂叛军里应外合,攻打临淄了。

钟离眛道:“没有接到陈贺的消息,估计没有。”

韩信微微感到奇怪,却又松了一口气。虽然孔藂、陈贺两位偏将均是在砀山就跟随刘邦的旧人,又被刘邦安插到他军中,但他自问对他们俩不薄,而两人的职位也随着在齐军中累积的战功逐步上升。这回陈贺没有随孔藂一起反叛,不知是何原因,或是另有图谋?

韩信转头看向项羽,却见他低眉敛目,若有所思,他英武脸上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此时却长睫低垂,颇有落寂之色,想到他前世兵败后在乌江自刎,不禁心生怜意,拍了拍他的手,温言道:“项王?”

项羽回过神来,道:“我好悔。”前世,他就应该在鸿门宴时,听从亚父范增之计,将刘邦斩杀,也就一了百了,不会有后面这许多事了。亚父说得没错,自己有时实在是太过妇人之仁了,只可惜亚父,却落了个被自己所疑,背上生毒疮,中途病死的结局,他不由抚着额头,叹道:“我好悔......”

韩信抚着他的手,安慰道:“项王,往事已矣,来者可追......”这一世,既然他们都认清了刘邦的真面目,自然应该会有不同的结局......

过了几日,韩信自觉已经大好了,起来吃了早饭,出了楚王宫,到处闲逛,逛到演武场上,却见约一千楚军正在列队训练,一个个站得笔直,一动不动。

他暗暗咋舌,不禁回想起自己当时在项羽军中担任“郎中”之职时,所受的训练,仍然心有余悸,转身就走,忽然瞥见钟离眛站在队首,也是站得笔挺,纹丝不动。

韩信略觉奇怪,按理说,钟离眛这个级别的将领,不需要和普通士卒一起进行队列训练才对。

他想了想,背着双手,施施然走了过去,走到钟离眛面前,道:“钟离兄?”

钟离眛苦着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韩信疑道:“究竟怎么回事?你也跟着列队训练?莫非是......项王的命令。”说到最后时,他已经非常笃定,毕竟,目前在彭城的楚军中,钟离眛的职位仅次于项羽,也只有项羽能对他下此命令。

钟离眛点了点头。

韩信摸了摸下巴,道:“莫非你违反了军纪?还是得罪了项王?你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帮你去项王那里,说说情。” 因为前世的事,韩信始终对钟离眛有份歉疚,能帮他的话,他自然愿意帮他。

钟离眛大喜,搔了搔头,道:“齐王,我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日还好好的,就是晚饭时,不是有道煎鱼吗?我说了一句淄水的鱼比这个好吃,大王问我是不是在齐宫吃到的,我说是的,还说是齐王你亲自钓上来的鱼,大王的脸当时就黑了......莫非是怪我不该说,齐国的鱼比楚国的鱼好吃?但齐楚现在是盟军了啊?这也没有什么吧......”

韩信这几日并未随同众人一起用餐,因为有伤在身,鱼是发物,给他的晚饭里并没有鱼。

韩信也摸不到头脑,忽见项羽朝这边走了过来,忙招呼道:“项王!”

项羽走到两人面前,道:“你身体觉得如何?”

韩信笑道:“我都好了。”他伸了伸双臂,道:“右臂稍稍还有些不得劲,但已无大碍,多谢项王的好药。”

项羽面容稍霁,点头道:“这就好。”

韩信道:“对了,项王,我向你求个情,钟离将军说,淄水的鱼比较好吃,这也没什么吧,能不能不罚他列队了?”

项羽的脸却忽地沉了下来,对钟离眛道:“再站一个时辰。”

钟离眛:“......”

韩信:“......”

项羽转向韩信,淡淡道:“你既然已经无碍了,便随我出城吧。”

韩信道:“啊?哦......”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19-12-20 01:35:45~2019-12-22 04:59: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兰苏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pple013、蔣丞顾飞是信仰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一骑黑马,一骑黄马,后面泼喇喇地跟了数十骑,出了彭城东门,直奔郊外。

乌骓的速度虽然比卷云快了不少,但项羽有意放慢马速,和韩信并辔而行。

出了城门,再行数里,只见眼前一条河流,正是泗水。此时正是暮春时节,河面颇为宽阔,碧波如玉,两岸绿草如茵,杨柳依依,更夹有几株桃树,落英缤纷,有的落花掉落水面,随波而去。

韩信心里暗暗嘀咕,这泗水是当年彭城之战,项羽大破刘邦等诸侯五十六万联军处,他不会特地跑来,缅怀当日盛况的吧?那岂不是等会儿还要再往前行到雎水?可惜当年刘邦并未要他参与彭城之战,没能看见项羽在战场上的英姿,当然,如果当时是自己指挥汉军的话,彭城之战也未必是当日的结局。

正思忖间,却见项羽已勒住马缰,下了马,后面的侍从们也纷纷下马,一名侍卫从行囊中取出两竿钓竿,呈给项羽,项羽取了一竿,又将另一竿抛给了韩信。

韩信伸手接住钓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项羽是兴致来了,到泗水钓鱼。不会是他因为钟离眛说,淄水的鱼更好吃,今天特别来找回场子吧?唉,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也太好胜了,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计较。

韩信摇摇头,拿着钓竿,眼睛逡巡着河岸,见前面五十步远处,有株柳树,目测坐在树下,钓钩能垂入水中,便走了过去,坐在树下。对钓鱼,韩信可是熟门熟路,当即熟练地将鱼饵穿上鱼钩,鱼钩一扬,鱼钩便已入水,他惬意地叹了口气,背往后一靠,靠在树上,静静地等着鱼儿上钩。

项羽也在他附近找了一处,坐了下来,有些笨拙地穿上鱼饵,扬钩入水。

不一会儿,韩信觉得手中鱼钩一沉,想必鱼咬钩了,手腕一扬,鱼钩出水,上面果然扭着一条鳜鱼,不禁眼睛微眯,笑了起来。

阳光照他的脸上,神采飞扬,笑容明艳,恰好几片桃花打着转儿,落在他的发间与肩上,项羽不由看的有些痴了。

韩信把鱼从钩子上取了下来,放入一旁的鱼篓,转头看见项羽手中鱼竿下沉,急忙提醒道:“项王,鱼咬钩了!”

项羽连忙把鱼竿往上一提,手中已觉不对,鱼钩出水后,果然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