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重生之韩信项羽》TXT全集下载_5(1 / 2)

春风吹拂,杨柳的枝条轻扬,拂到了韩信的面颊,他用手拨开,拱手道:“韩信去了,项王,你......珍重。”手上马缰挽着的卷云,发出了“唏律律”的鸣叫,几步远的乌骓也随着叫了起来,仿佛在依依不舍。

项羽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又颓然落下,道:“你也珍重。到了临淄,马上给我来信。”

韩信心中涌动着莫名又陌生的情绪,他甩甩头,把这些许酸涩抛开,笑道:“好。”说完便翻身上马,又朝项羽一拱手,叱道:“走!”卷云撒开蹄子,小跑起来。

齐军渐渐远去,项羽依然在泗水河畔眺望,只见他的身影渐渐地小了,看不太清楚了。

侍从犹豫着提醒他,“大王,齐王已经走远了......我们回去吧。”

项羽不理他,向前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他忽见离河畔不远处,有个小山坡,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三步两步奔上坡顶,继续向北眺望。那个骑在马上的身影,仿佛在回头,他是在看自己吗?但一晃眼间,他却又被前面的树枝挡住了。项羽抽出腰中佩剑,“刷”地砍断树枝,那人的背影又出现在视线中,愈来愈小,直到变成地平线上的小黑点。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少年时叔父强要他读过的句子忽然涌上心头,反复回味,挥之不去。

侍从搔了搔头,暗想,大王这真是把齐王当成了知己啊,分别时竟如此恋恋不舍。

且说韩信与齐军一路北上,回到临淄。见到临淄城高大的城墙,他忽地记起项羽临别时的嘱咐,当即命人去彭城告知项羽,自己已平安抵达临淄。

齐国相李左车早已得到消息,在临淄城门处迎接,君臣见礼后,将孔藂谋反一事向韩信汇报。韩信默默听了,问道:“陈贺呢?”

李左车道:“我已经将陈贺软禁在其府中了。”

韩信点点头,陈贺虽然这次并未与孔藂一起谋反,按理说不该软禁他,但李左车这样做,也不能算错,因为陈贺毕竟是当年从砀山起,便跟随刘邦的旧人,又和孔藂一起,被刘邦派入他军中任职,只怕还担负着暗中监视自己的责任。

此时一行人已入了齐王宫,韩信道:“宣陈贺过来见我。”

不多时,陈贺在四个侍卫的押送下,被带到殿上。他四十余岁,脸上长满虬髯,颇有风霜之色。他见了韩信,也不行礼,耿着脖子,把头扭到了一边。

侍卫喝道:“见了大王,还不跪下!”说完便按住他,强要他行礼。

韩信举手阻住侍卫,道:“罢了。”便目注陈贺,道:“陈将军,此次孔藂谋反,你事先可知情?”

此言一出,坐在左右两席的李左车、蒯彻均正了正身子,目注陈贺。

陈贺重重地“哼”了一声,道:“韩信,你要杀便杀,又何必多问?”

韩信与蒯彻不禁交换了一下眼色,听他的口气,像是事先知道的,但不知为何,他没有和孔藂一起谋反。

韩信思索了一会儿,召来一名侍卫,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儿,侍卫回来了,手里拿这个托盘,上面放满了黄澄澄的金锭。

韩信道:“陈将军,得罪了,我不会杀你,我们好聚好散,这些金子,你拿走吧,你还是回到......汉王那里去吧。”

这实在出乎陈贺的意料之外。陈平的确派人与孔藂、自己联系,令他俩在韩信出齐国国境后,便举兵谋反,自有汉军在外接应。然而他思来想去,却一直下不了决心。一来,对于韩信的用兵,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更何况,韩信只是退出垓下,并未做出背叛汉王之事。二来,韩信也待他甚厚,委任他以偏将军之职。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建立功勋,正是在韩信麾下之故,如果他一直留在汉王军中,是绝不可能升迁得如此之快的。

然而,虽然知道陈平、孔藂的计划,他也并未向李左车举报,因为刘邦毕竟是他的故主。这样左右为难之时,临淄风云变幻,孔藂提前举事被杀,又传来了韩信在南下途中遇刺的消息,接着,他便被李左车控制,解除兵权,软禁在府中了。

陈贺盯着那盘金子,沉默良久,忽然跪下道:“齐王,陈贺不想走,可否依旧效力于大王账下?”

韩信、李左车均有些惊讶,但蒯彻却若有所悟。显然,按常理推测,刘邦那边不可能只与孔藂接触,孔藂、陈贺两人一起举事,才胜算更大,如果只是一人举事,另一人必定事后沦为废子。

陈贺因为某种原因,未听刘邦调遣,在刘邦看来,已与叛徒无异,回到刘邦那里,又能得什么好?

他目注韩信,微微点头,韩信此时也想明白了,道:“陈贺,你愿意在我账下效力,本王自然欢迎,但你要知道,以后你若叛我,孤定斩不饶。”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经转为森然,目中也露出威压。

陈贺道:“陈贺明白。”说完,便磕了三个响头,叫道:“大王!”在座众人均知,这三个头,便是认主了。(注)

韩信站了起来,走到陈贺面前,脸上的笑容和煦如春风,他双手搀起陈贺,道:“好!陈将军先回府吧,这盘金子,你还是带回去,就算孤的见面礼。”说完又吩咐左右,陈贺职位、领兵如故。

荥阳,汉王行宫。

只听“咣当”一声,刘邦将案上的酒樽、酒爵都推到了地上,酒从樽中溅了出来,洒了一地,指着陈平的鼻子,破口骂道:“这就是你出的好计!什么玩意儿?!”

左右都白着脸,噤若寒蝉,就连最得宠的戚夫人也不敢多言,垂手直起身子,长跪在一侧。

陈平额上已渗出冷汗,急忙伏地请罪。

刘邦大骂了一会,才克制住自己的怒气。也难怪他如此生气,一条条传来的都是坏消息。韩信竟然没死,被项羽救了;而彭城又被楚军得去;灌婴被杀;而埋在齐军中的钉子孔藂也死了;如今齐楚两国已经结盟。什么一国有难,另一国必助之,屁话!

又有侍从前来报道:“大王!”

刘邦不耐烦地道:“说罢,还有什么坏消息?”

侍从道:“据报,项羽将都城从寿春迁到了彭城,还重新厚葬了范增......”

刘邦挥了挥手,让斥候退下,暗想,自己这位便宜兄弟项羽,这回倒是学聪明了,知道招揽人心了。他看了看陈平,眼中颇有嫌恶之色,转头问左右道:“张先生呢?”

张先生就是张良,刘邦一直以师礼相待,直到最近,两人关系才更像半师半友。

左右答道:“张先生称病未来。”

刘邦皱眉道:“噢,他的病要不要紧?你替我去看一看,如果不要紧,请他明日过来议事。”

戚夫人见刘邦神色转为平和,才嫣然一笑,娇媚横生,捂着小嘴道:“大王,张先生近日好像经常称病啊......”

刘邦转了转眼珠,道:“子房的身子是有些弱,要好好补补。这样吧,你们替我留意,找个好医师,给他看看。”他又何尝不知,张良近日常常称病不来,心下也有些不满,但天下大计,如今还离不开张良的运筹帷幄。

************

注:《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陈贺)以舍人前元年从起碭,以左司马入汉,用都尉属韩信,击项羽有功,为将军,定会稽、浙江、湖阳,侯。六年正月丙午,圉侯陈贺元年。”------ 这个“圉”字,意味深长......圉:“囹圉,所以拘罪人也。”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本准备写《东晋风华:诸太后》(历史言情),已经开了预收,在文案顶端,麻烦小天使们收藏一下,么么哒。。。“东晋,一个崇尚风度、清谈、名士风流,有着种种放诞潇洒而又多灾多难的时代,一个士族与皇权分庭抗礼的时代。褚蒜子,晋康帝司马岳的皇后,一个历经六位皇帝,三次垂帘听政的传奇女人。”

感谢在2019-12-26 05:43:54~2019-12-28 07:12: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apple013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6章

“先生,汉王来使。”老仆一步三晃地进来禀道。

张良闻言,对跪坐在客位的中年女子道:“殿下,请您先到屏风后暂避。”

那女子听了,点了点头,便撑着地席站了起来,绕到了屏风之后。张良等她藏好了,才对老仆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汉王使者随着张家老仆到了厅上,见了礼,抬头仔细看了张良几眼,见他脸色苍白,颇有病容,有些但心地道:“张先生,您身体如何了?”

张良道:“我身体好些了,大王找我,有什么事吗?”说着,忽然右手握拳,送到唇边,又咳嗽了两声。

使者道:“哦,是这样的,这次项羽夺回彭城,又和韩信在彭城会盟,大王十分担心,想请先生明日巳时正去王府议事。”

张良点头道:“好,我届时会去的。”

使者深深一揖,告辞离去。过了片刻,张良等他的脚步声完全听不见了,才道:“殿下,您出来吧。”

屏风后的女子这才走了出来。她其实还不到四十岁,面色有些发黄,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几岁,脸上已见些许皱纹,而行动之间,在灯烛的映照之下,乌黑发髻中有着几点银光闪耀,原来是精心隐藏在黑发之下的白发,不经意间露了出来。

她正是刘邦的原配吕雉。吕雉本是砀郡单父县人,后来随着父亲吕太公迁居沛县。一次,吕太公看了刘邦的面相,认为他以后必定出人头地,便将不到二十的女儿,嫁给了大她十五岁的亭长刘邦。后来,吕雉生了一女一子,刘元与刘盈。

差不多四年前,彭城之战,刘邦雎水大败,仓皇向西逃窜,无暇顾及在老家沛县的老父刘太公,更别说糟糠之妻吕雉了。两人被楚军俘虏,与舍人审食其一起,从此待在楚营,成为人质。直到去年冬的垓下之战前,刘邦、项羽签订了鸿沟协议,决定以鸿沟为界,双方停战,刘太公、吕雉,连同审食其,才一起被项羽根据协定,释放回汉营。

不料,回到汉营后,吕雉发现,原先就和自己不甚亲密的夫君对自己更加冷淡,几乎从不在她房里留宿。她当年在楚营为人质期间,便听到风言风语,说刘邦纳了个宠姬戚夫人,如今见了戚夫人真人,果然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戚夫人身材窈窕,容貌艳丽,能歌善舞,还不到二十五岁,比自己小了十多岁,更重要的是,戚夫人也生了一个儿子,刘如意。戚氏子生得十分健壮,聪明伶俐,刘邦认为他像自己,对他很是喜爱,赐名“如意”。“如意,如意,就如此合你的心意吗?”想到此处,吕雉的指甲狠狠刺入了掌心。

吕雉道:“张先生,妾也就罢了,我如今也不奢望大王宠爱。只是那戚姬,夜夜在大王枕边进言,求他废了盈儿,改立刘如意为王太子。我听闻,大王已经私下答应了她,打算废了盈儿,改立刘如意,还请先生救救盈儿!”

彭城之战中,刘邦在逃命途中,碰巧碰到了刘元、刘盈这一双儿女,便带着他们一起逃命。不料,楚军在后面追得甚急,刘邦为了减轻马车的载重,提高马速,多次把刘元、刘盈踢下马车,幸好临时充当马夫的夏侯婴多次相救,又把刘元、刘盈救了上来。刘邦大怒,数次想斩杀夏侯婴,又怕无人驾车、护卫,才勉强忍住。后来一行人终于平安逃回沛县。

这段往事,吕雉先前并不知情,回到汉营之后,见了刘元、刘盈,母子三人抱头痛哭,刘元、刘盈将此事告诉母亲,吕雉一听之下,便心冷如坠冰窟,全身颤抖。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刘邦连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要不他本身就是凉薄之人;要不,他根本没有把元儿、盈儿放在心上。他不喜爱自己,连带着也就不喜爱自己生的儿女,反正他有别的儿子,以后也能和别的姬妾,再生儿子。

想到此处,吕雉不禁泫然欲涕,道:“张先生,您常常为大王出谋划策,如今,大王想改立王太子,难道您就可以高枕而卧吗?”

张良叹了口气,他并不想搅入刘邦的家务事中,摇头道:“以前大王数次在困境之中,幸好采纳了我的计谋,但如今,大王是因为他的个人喜爱而想改立王太子,我们做臣子的都是外人,疏不间亲,又如何能改变大王的主意呢?”

吕雉脸色惨白,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一滴滴地顺着脸颊滚落在地。她沉默了一会儿,哽咽着道:“张先生,妾知道您必有良策,还请先生救救盈儿!”说完,便拜伏在地席上。她不甘心,她为刘邦付出良多,又在楚营为人质,达两年多之久,受了不少苦楚,而儿子的王太子位,却将被他人夺取。更何况,被废的太子与王后,自古以来,又有何好下场?!

张良侧身避开,沉默了一会儿,终觉不忍,沉吟道:“殿下不必如此。其实,大王身边多是沛县旧人,而您和他们的关系,一向密切,这一点,是戚夫人万万不能与您相比的。”

吕雉一边听,一边点头,正如张良所说,自己与卢绾、萧何、曹参、周勃、夏侯婴等人均十分熟悉。刘邦不事生产,却经常在家里招呼朋友,他们还曾经吃过自己亲手做的饭菜,而自己的妹妹吕媭更是嫁给了樊哙,而樊哙如今已列将军之职。如今看来,还是要与这些沛县老人多多走动才是。

张良又道:“而且......如果您能向大王证明,您是有用之人,那么,王太子之位,也就稳如泰山了......”

吕雉抬头看了张良一眼,若有所思,低头想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

次日巳时正前,张良果然如约来到汉王府。而陈平、曹参、周勃、夏侯婴等人均已在座。

张良向刘邦行了礼,刘邦已经走了下来,拉着他的手,仔细端详着他的面色,关切地道:“子房的身子太弱,孤打算延请天下名医,为子房调理调理。”

张良感动道:“臣多谢大王了。”

“来,来,来,快坐下。”刘邦亲切地拉着张良的手,将他引入座位,看着他坐好,才回到主座,扫了文武众臣一眼,道:“今天叫大家来,就是要好好议一议,目前的形势,该怎么办?”

众人的目光不禁落在了张良的身上。

张良一振长袖,道:“大王,您如今想怎么办?是想继续和项羽争夺天下?还是维持和局?”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