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4(1 / 2)

上了车,依旧是郭德纲铿锵有力的导航声音。

阮忆还是老样子,闭着眼睛靠着休息,因为下午不需要工作,她的唇色总算是淡了一些,不再那么凌厉。

苏潇雨时不时的看一眼,心中隐隐有暗流涌动。

平日里,她总感觉阮总的唇色太鲜艳耀眼,给人过于强势压抑的霸道感。

而现如今,她换了唇色……那份脆弱又让苏潇雨心疼的真想要上去一口咬住,细细的安慰。

这种感觉很奇怪,抓不住,推不开,酸酸涩涩,百转千回。

这也是这段时间来,除了赚钱还债之外,苏潇雨第一次为别的事儿上心。当然,她也不是很确定自己的心,素柔的话说的没错,人都有慕强心里,阮总的身份地位在那,她天天这么跟着不动心才奇怪。

到了目的地,苏潇雨才知道,原来上次去那个忆念心理诊室就是阮总的家。

她进去后真的一点都没有休息的感觉。

一连接待了几波人,一个个愁眉不展,脸色都不是很好,有的甚至干脆一直在崩溃哭泣。

阮忆一脸的冷漠,她的手机械的搓着酒精,好像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

小雨认真观察过,她们之中,似乎只有个别的才知道阮忆的身份,其他的都一口一个老师的叫着,似乎不知道她是忆风的总裁。

苏潇雨在旁边做的雪梨汤凉了又热的,眼看着快到十点了都要吃夜宵了,她干脆自己给喝了,刚喝完最后一口,阮忆出来了,她淡淡的问:“我的汤呢?”

苏潇雨:……

阮忆换了一件宽松的白色针织衫很显温柔,头发散着,露出性感无边的脖颈,眼里依旧是沉甸甸的疲倦。

她的身上除了檀香,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酒精味道,很好闻。

眼看着苏潇雨做坏事的样子,阮忆轻轻的叹了口气,按照老样子,她还是先去洗澡的,等她洗完了澡,苏潇雨已经做好了一碗小面和银耳羹。

她这小面看起来简单,可是却是苏潇雨的拿手好菜。她听说阮忆是吃素的,所以特意学习的,这面在和面的时候就讲究力度,要劲道有力度,对于和面的人手艺很考究,而面的汤汁,她是用番茄熬制的,把汤汁熬出来收紧,全都沁入面中,一咬酸甜可口。

阮忆吃的很云淡风轻,苏潇雨在旁边看着,心里砰砰的乱跳。这总裁就是不一样,太美了,你看看一碗面条她都吃的这么精致,还有那一撩头发的动作……太酥了。

阮总自然看到苏潇雨眼中的花痴,她抬了抬头,问:“你饿了?”

苏潇雨摇了摇头,她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今天阮忆忙的时候,她几乎把工作室的各种小零食给清零了,怎么可能饿。不过……她有点开心,这是阮总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吧?还知道关心她,苏潇雨就要捂脸了,她真的是太受宠若惊了。

阮忆的眼眸淡淡,“那就擦擦口水。”

苏潇雨:………………………………

尴尬,真的是太尴尬了。

该说点什么好呢?

“阮总累了吧?”

说完这话,苏潇雨就差点咬着舌头,她说的是什么蠢话,这么连轴转哪儿有不累的。

阮忆:“习惯了。”

是习惯了,她早就习惯了把生活的每一分钟都挤满,最好,一丝一毫都不留给独处。

“嗯……阮总很有同情心和爱心。”

像是她这样的身份,肯定不是为了钱了。

阮忆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潇雨,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在放什么狗屁,忆风的人谁不知道我冷血残酷毫无人性?

苏潇雨直接结巴了,她不知道怎么了,平时挺能说的,可一对着阮忆就好像哑巴了一样,说好的休息已经十点多钟了,要不她跟总裁说一声自己先撤了?

苏潇雨正犹豫纠结着,阮总漱了口,她走到客厅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乐高,哗啦一声都倒在了地上,自己一个人坐在垫子上开始拼了起来。

苏潇雨:……???

这就是阮总所谓的放松?

苏潇雨拧着眉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的天啊,这乐高得几千块吧,这是在拼什么?

“你会么?”

阮忆看了一眼苏潇雨,苏潇雨一听这简直是热情邀约啊,她赶紧坐过去,拿起一快笑着说:“我会,我拼乐高可厉害了。”

十分钟后……

阮总已经拼好了一个类似于鞋子的部位,苏潇雨却盯着手里的乐高快脸都绿了。

这几千块,不,应该是上万块……连一个配图都没有,阮总是怎么拼的???她不累吗???

阮忆看了看她,苏潇雨有点尴尬,她想着找点话说:“嗯……我好想隐约记得,小时候,我有一个幼儿园小伙伴拼这个很好。”

阮忆的手一僵,她抬头看着苏潇雨,“是么?”

苏潇雨点了点头,她看着这满地眼花缭乱的乐高快开始头疼,“但是时间太久了,我都记不清她当时拼的什么了。”

阮忆的手握紧,死死的盯着苏潇雨,“那么小就会拼这个,很厉害,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么?”

苏潇雨忙着找拼块,她头也没有抬:“当然不记得,那才多大啊。”

话音刚落,手里的乐高块被夺了过去,苏潇雨错愕的抬起头,就看见阮忆冷冰冰的问:“谁让你动的?”

苏潇雨:……………………????

难道不是阮总您吗?

阮总好像是发脾气了,直接把从苏潇雨手里夺走的乐高快扔进了垃圾桶,苏潇雨看着哆嗦了一下,妈呀,缺了这一块,整个作品就拼不出来了,这得浪费多少钱啊。这总裁真的是……情绪变化莫测,喜怒无常啊,她还是小心伺候的好。

阮忆的确心情不是很好,秀眉蹙在一起,脸上被乌云笼罩,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苏潇雨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阮总,面你还吃吗?我再去盛。”

阮忆冷冷的盯着她:“我又不是猪,吃这些脑袋就够用了,不会轻易忘记什么。”

苏潇雨:…………

她忘记什么了?

这boss突如其来的低气压让苏潇雨莫名其妙,因为太过烦躁,阮总的头有些疼,她的手捏着太阳穴,半闭着眼睛。

苏潇雨悄声走了过去,她看了看阮忆,试探性的问:“头疼吗?要不我给你捏捏,阮总?”

她这声音要多么小心翼翼就多么小心翼翼。

她本来是一个大咧咧的人,不会这么谨慎的,可就李嫣和阮总那关系,她亲眼看到阮忆跟一个中年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领导握了手敷衍完毕之后,转身就去洗澡,那洗的时间,苏潇雨都怕她秃噜皮了。

阮忆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身子微微靠后,把手放下了,“嗯。”

嗯……嗯?这是答应了。

苏潇雨走到了她的身后,刚一靠近就闻到了那淡淡的檀香,她不禁从心底感慨,阮总真的是人长得漂亮又闻着香啊。

像是小雨这种享受派,按摩什么的,她的手法可以堪比专业技术。

阮忆感觉头皮酥酥麻麻的,的确很舒服很放松。

苏潇雨低头看着阮忆闭着眼睛,眉毛总算舒展开了,就连唇角都有了愉悦的弧度,她也跟着开心,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很应景的歌曲《匆匆那年》,苏潇雨之前在阮忆的车里听到过一回,还是阮总反复播放的,当时天色正晚,阮忆一脸的疲惫,这歌把车里都沁满了悲伤。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

同一首歌曲,经过不同的人嘴唱听起来完全不同。

人家原唱唱的蹉跎遗憾中的怅然若失,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会让人流泪,可是苏潇雨一边唱一边笑,那气氛让人有一种匆匆那年森林里的熊大和熊二准备手牵着手过年吃蜂蜜的满是喜悦感。

阮忆听了忍俊不禁,她虽然闭着眼睛,可脸上的淡笑却被苏潇雨看见了,苏潇雨感慨:“阮总,你笑起来真好看。”

是个女人就喜欢被夸奖。

这是小雨曾经的心理老师对她常说的话。

阮忆听了果然唇角上扬,她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苏潇雨:“我平时不好看么?”

一改之前的清冷,她的声音里居然带了一点点小小的妩媚和勾引。

还有阮总那平日里满载着疲惫的眼眸,如今敛着水光,晶莹的落在苏潇雨的身上,电的她浑身酥酥麻麻的。

苏潇雨整个震惊了,她连按摩的手都僵硬了,被点穴了一样动也动不了。

阮忆转过身看着她,“你在想什么?”

她在想什么???

虽然阮总三令五申的说过不许助理对她有所隐瞒,为了看到明天的太阳,可是苏潇雨还是把心里的想法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在想什么?

她在想……阮总,汝甚骚。

作者有话要说:小雨:咱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呢。

第9章

“阮总平时也很好看……”

苏潇雨说这话的时候轻飘飘的,脸热的像是喝醉了一般,那声音百转千回的落进了阮忆的耳中,她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身子向后,继续靠在椅子上享受按摩。

这在家里休息还是不一样。

苏潇雨发现阮忆的放松,她继续给她按照肩胛,笑眯眯的:“我手艺好么?”

阮忆舒服的眯着眼睛,从苏潇雨的角度看,像是一只敛了凌厉气场乖巧的猫咪。

“嗯。”

能得到总裁一个“嗯”字也算是十分不容易了。

这可是小雨进入忆风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得到总裁的肯定,她开心的更加卖力,手上的力度从轻到重,掌握的非常好:“我特意跟我们家楼下按摩的阿姨学过的。”

开始吹牛了。

阮忆感觉着她指尖的力度,的确很专业很舒服,以前,她是最讨厌别人碰她的,除了奶奶,任何人都不行。

“平时要是谁想让我帮着按,我可是按小时收费的,很贵的。”

苏潇雨得意的嘴角上扬,阮忆点了点头:“别着急,今天只是体验,其他的以后再说。”

苏潇雨的手抖了一下,这话像是开水一样泼进了心里。

别着急……谁着急了???!!!只是……体验……

其他的……其哪个他的……?不……一定是她会意错了对不对?

苏潇雨盯着阮忆看了看,阮总淡然的靠在那,依旧是眯着眼睛,表情都没有变化。

接近半个小时的按摩让气氛放松了很多。

阮忆睁开了眼睛,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谢谢,帮我沏一杯咖啡。”

这个点喝咖啡???

苏潇雨看了看时间斯巴达了,都快十一点了,这不是该睡觉的时间吗?

看出苏潇雨的迟疑,阮忆淡淡的:“晚上还有文件要看。”

她的时间比别人要长很多。

天之骄子又如何?人们看见的往往也只是让人羡慕的游刃有余,往往忽略背后的一切付出。

苏潇雨抿了抿唇,她盯着阮忆看,想要劝一劝她不要喝了,可是对上的就是阮忆不容忤逆的眼神时,她那一点点勇气瞬间被击垮荡然无存。

沏咖啡是沏咖啡。

但是苏潇雨还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把咖啡放的少了一些,杯子也连带着用的小一点的。

哎,虽然年轻,但是铁打的身体也不能这么熬啊。

苏潇雨感觉她要是这么熬别说是很久了,就是几天心脏就会受不了的。

阮总是什么人?

苏潇雨把咖啡端过来的时候,她只是抬头瞥了一眼,接过来后又看了看苏潇雨,没说什么,阮忆径直走到水池旁,将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直接倒掉。

苏潇雨:……

她眼巴巴的看着阮总把空杯子递过来,冰凉的说:“要刚才两倍浓度。”

苏潇雨:……

再不照做,可能那一杯滚烫的咖啡下一次就是浇在她的头上了。

苏潇雨弄咖啡的时候琢磨自己的小心思,她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以前老师说过,超高技术的心里催眠大师都是在对方不知情的就成功了,而不是刻意为之。她四处观察着周围环境,这大晚上的工作室还灯火通明,连窗帘都还开着。

苏潇雨把咖啡递给阮忆之后,笑着跟她说点有的没的的先把大灯关了,只开昏暗的壁灯,又顺手把窗帘给拉上了。这样一弄,室内睡觉的气氛首先就有了。

“阮总,明天还要去东郊么?”

“嗯。”

“嗯,我提前把导航弄好,这一次,怕叨扰你睡觉,我弄成志玲姐姐版本了,声音柔和。”

“不用换。”

“哎,阮总很喜欢绿萝么?家里摆了这么多。”

……

这是战略性的第二部 ,绕晕敌人的同时,让她放松警惕。

净是一些没营养的话,刚开始阮忆还应付几句,后来,她干脆把咖啡放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苏潇雨。

苏潇雨的手心都湿透了,对上阮忆的目光,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颈,“怎、怎么了?”

“你要干什么?”

阮忆盯着她的眼睛看,那目光锐利的就像是钩子,看过去了就一定要勾出些东西。

苏潇雨赶紧笑一笑:“没事儿啊,天黑了,我把窗帘拉上。”

阮忆抖了一下手里的文件:“你故意的么?我在看材料。”

苏潇雨僵硬了。

这……总裁真的是直接的可以啊。

苏潇雨咳了一声,她走过去,在阮忆身边坐下:“那您忙,我在这儿休息一会儿。”

阮忆奇怪的看着她:“这个点了,你不走么?”

走啊,她早就想走了,这哈气都打成片了。

可她不是在等着解救治愈总裁么?

苏潇雨摇了摇头,“没事儿,反正我最近失眠,回去也睡不着,就是睡着了也睡不好。”

这一句倒是实话。

阮忆听了微微蹙了蹙眉,她看着从脖子上摘下十字架把玩的苏潇雨问:“为什么失眠?”

她还会失眠?

还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