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4(2 / 2)

小雨要抓狂了,还不是因为你?谁让你那么高贵那么漂亮那么气质超群又那么让人捉摸不透还总是让人心疼到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眼看着苏潇雨不回答,阮忆盯着她手里快速转动的十字架,这十字架看起来应该是银质地的,苏潇雨扯着链子两手快速的翻动,看久了居然被那光恍的有点刺眼眩晕。

阮忆看着看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微微一笑饶有兴趣的问:“这是你的信物?”

苏潇雨:……

瞧瞧瞧,总裁这语气,这是要挑战她了。

苏潇雨不气馁,她的手摆了摆: “是啊,我也是专业的呢。”

阮总那是什么不屑的眼神,哼。

“真的,你不信吗阮总?我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十几次催眠实践应用交流课,而且搭档可是一位欧洲妹子,我成功的催眠了她好几次!”

牛皮吹起来,气质走起来!怕什么???

总裁了不起啊,不都是一个脑袋俩胳膊吗???同专业毕业谁怕谁啊?再说了,她有什么怕的?难不成阮总真有读心术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就呵呵了,要是真那么神奇,她当场表演口吞十字架!

阮忆看着她的眼睛突然笑了,“你想催眠我?”

苏潇雨:…………

怂了。

十字架有点硬啊……先不吞了吧。

完了,从气势上就矮了人家一截,这催眠什么的,大概是不用想了。

无论是哪一种心理诊疗,黄金定律就是心理诊师要有绝对的气场和主导权,让对方相信自己,无论是自愿还是强迫都要跟着诊师的情绪走下去,任她主宰着起起伏伏。

可是阮总……

苏潇雨心里发毛,她这样的范儿又有谁能主导的了她。

等等……

主导总裁……

如果未来有一天,苏潇雨痴汉脸,她能主导阮总……让这样优秀又霸气的人为了自己起起伏伏么?

苏潇雨的脸不可控制的红了。

“你为什么想催眠我?”

对了,这就是阮总,关键时刻,关键问题绝对抛出去,毫不手软。

苏潇雨瘪犊子了,她咳了一声:“还能怎么着,睡觉呗。”

小雨虽然从小就受欢迎,追求者无数,但是感情路一直很单纯,神经大条的只有在高中的时候有过一段朦朦胧胧纯纯洁洁的感情,又刚步入社会,说话自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可是这话在阮总眼里听起来就不一样了,“睡觉?怎么一个睡法。”

苏潇雨一脸的狰狞,她内心的小人已经在伸手丑拒了,不,阮总,不要跟她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纯洁开车好么?她怎么会懂这么多?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苏潇雨盯着阮忆的眼睛:“想怎么睡我都可以,听阮总的。”

……

阮忆惊讶的看着苏潇雨,她似笑非笑,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一般,“那我倒是可以让你试一试。”

让她试一试?

苏潇雨眼睛盯着阮忆,阮忆盯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眼神里还带着几分鼓励,她甚至配合的把文件都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侧躺了下来。

……

得,这下赶鸭子上架不来都不行了。

苏潇雨压抑着狂乱的心跳,手拎着十字架的一段轻轻的在阮忆面前摆动,“那阮总你现在尽量的放缓神经,盯着这个十字架,透过我的眼睛,想想你正躺在沙滩上看一片温润的海。”

风吹起窗帘的一角,带来了丝丝凉爽。

她的声音很柔缓,尽量让自己不慌乱,苏潇雨比阮忆还要紧张地盯着十字架,阮总不知道为什么很给面子,她盯着那十字架,淡淡的点头:“嗯,我盯着看呢。”

苏潇雨:……

看阮总这淡定的样子,苏潇雨硬着头皮继续上。

“现在,你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我手中的十字架上,随着指引往前走,你会走到那片海滩前……轻轻的躺下,感受海风拂面的舒爽……”苏潇雨循循善诱的说着,她在大学的时候经过相对专业的训练,催眠的时候也曾经成果,但她都不是很自信,感觉是因为对方太困被她给絮叨着了。今天,她很专注投入,恍惚间,感觉自己就置身于那片柔美的沙滩。

阮忆盯着她看,狭长的眸子里泛起了点点笑意,笑的苏潇雨心里小鹿乱撞,“现在,你要放缓神经,听我数十个数,数完后,你会发现躺在那片沙滩上进入睡眠。”

……

苏潇雨紧张到流汗,盯着十字架的眼睛有些花。

“九。”

“八。”

阮忆偏了偏头,眼含笑意的看着她。

……

糟糕,阮总气场太强大,她居然有点眼晕,不行,小雨,你要hold住啊!

“四。”

……

快,快要成功了。

“三。”

……

天,为什么阮总的声音好像跟她的声音重合了?

“二。”

不是错觉。

苏潇雨的眼睛有些发花,她看着不知何时起身的阮忆缓缓的靠近她,眼里泛着让人迷醉的光,红唇轻启,磁性的声音呢喃着缓缓流出。

“一。”

……

不行,有点hold不住了。

在腿一软失去知觉的那一刻,阮忆的唇角上扬,她伸出手将身体软绵绵就要摔在地上的苏潇雨接住抱在了怀里。

人在陷入昏迷前的那一刻往往会有一种非常恐怖的失控感,总是会做出各种自我保护的动作或者说出防备的话。

阮忆见过很多种,有默默哭泣的,有大喊着“不要的”,还有肢体强烈挣扎的,甚至有因为太过恐慌伤害自己或者她。

阮忆怕苏潇雨害怕,对着她难得露出温柔的笑。

阮总对于自己的微笑很有信心。

苏潇雨眼神迷离,手虚弱的往前抓了抓,喝高了一样中英文合用:“OH,NO,你……你欺骗了我,还一笑而过……Help!who?who can help me啊!……I can give you my kiss……my 香香kiss……”

阮忆:……………………

作者有话要说:小雨绞手:……我和阮总说过的,我催眠成功过欧洲妹子好几次了。

阮总:嗯,以前的不提了,现在I也可以help你。

小雨:……

阮总偏了偏脸:来kiss吧。

小雨:……………………

第10章

人生第一次催眠,却被反催眠什么的。

苏潇雨这辈子人生第一个梦想,就这样被阮总不留情面的给打碎了。

还是碎的稀巴烂。

朦胧之中,苏潇雨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抚在她的脸上,而耳边是温柔又幽怨的声音。

——你竟然真的忘了,我绝不会放过你。

……

这一晚上睡得是真好啊。

屋外的微光点点照了进来,清晨的早上室内满是花的香气,苏潇雨就是在这样一片宁静的氛围中醒来的。

她起来的时候有点懵,四周看了看,有点睡傻了一样摸了摸那带着陌生香气的被子。

这是哪儿?

有点迷糊的,那一刻,苏潇雨仿佛置身于大四的毕业旅行。

那时候,她家里还没有破产,她跟着素柔天南海北的玩着,到处拍照,尝遍美食,不知道多开心。

“你醒了?”

冰冰凉凉的声音传来,苏潇雨一个哆嗦,她一股脑的爬了起来,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阮、阮总!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在这儿?”

阮忆似笑非笑,她的手里端着一杯未喝完的红酒,轻轻的晃了一下,“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儿应该在哪儿?”

苏潇雨:……

完了,记忆开始归位了。

昨晚的场景犹如电影重现一样在脑海中纷涌而至。

——你想催眠我?我可以让你试一试。

试试就试试!

Help!who can help me?

……

苏潇雨:………………

她真的好想死。

足足沉默了半分钟,苏潇雨真诚的面对事实:“阮总,谢谢你……”

她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睡好,白天总是没有什么精神,体力正透支着,可是昨天在阮总的“帮助”下,她有了一宿的好眠。

年轻就是好,睡一晚上苏潇雨感觉自己像是充足了电,立即恢复了活力。

只是……本来想帮boss的,结果反倒成了人家帮她,这局面有点尴尬啊。

“不用谢。”阮忆淡淡的,苏潇雨一听立马抬头两眼泛着小星星的看着她,她就知道阮总是个大好人,绝对不像是传说中的那样冷血,看看吧,她看的没有错!阮总,我为你的打call!我为你撒花!

阮忆盯着她的眼睛:“对外,我一向是按小时收费的。”

苏潇雨僵了一下,内心撒花的小人刚跃到半空中就被点穴点住了。

阮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一共睡了八个小时。”

苏潇雨:……

不是吧,不要这么残忍。

阮忆勾着唇,眼角挑着看着她:“我很贵的。”

苏潇雨:……

“啪”,内心撒花的小人俨然已经摔死了。

******

李嫣发现今天阮总心情似乎不错,在开董事会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唇角总是挂着笑。

不仅仅是李嫣发现这一点了,几个副总和大股东都发现了这一点。坐在她对面一身黑色西服的女人眯着眼睛,身子向后靠着椅背,一眨不眨的盯着阮忆。

李嫣出去沏咖啡的时候,看了看苏潇雨:“阮总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苏潇雨看起来则是有点心不在焉,她内心的小人在疯狂的流泪,万恶的资本家啊!!!每一分每一秒是按金子算的吗???还真的给她拉个清单???

李嫣顿了一下,她把咖啡放在一边:“小雨?”

苏潇雨恍神,“啊?姐,怎么了?”

李嫣摇了摇头,“你怎么了,神情恍惚心不在焉的。”

提到这个,苏潇雨有点丧气,“姐,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我感觉……跟着阮总压力真的好大啊,我这几天量已经掉了0.3斤了。”

李嫣忍不住“噗嗤”笑了,她看了看时间:“好了,阮总这会还要再开半个小时,你这么没精神不行,你不是爱喝楼下的雪顶咖啡么?去吧,我帮你看着。”

一听到吃的,苏潇雨两眼冒光,她兴奋的跳起来,一把抱住李嫣:“哇,姐,你真是个好人!”

李嫣无奈的摇头笑了,越是相处,她越是觉得苏潇雨的年龄好像还不如女儿妞妞大一样,也不知道之前她是怎么了,才会有那样的心思去刁难一个小姑娘。

苏潇雨蹦蹦哒哒的去买冰淇淋和咖啡了,路过的时候看见旁边新开了一家咖啡厅,她进去看了看,整体格调不错,还挺小资的以后没事儿可以跟朋友过来小聚一下。

出去的时候,太阳正浓,苏潇雨没有忘记给李嫣打包了一些小零食,不敢多耽搁,想着赶紧回公司。

她现在是真的怕阮总,之前也只是因为她的传言,她是总裁,而现如今,阮总无论是能力还是实力……气场,都让她发出灵魂的震颤。

真的是太……可怕了。

亏她之前还想解救什么抑郁自闭总裁,现在看来,她也太不自量力了,别把自己装进去就行。

苏潇雨从咖啡厅出去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熟人,上一次被阮忆开除的王总监正在抱着女儿玩耍,看见苏潇雨他也是一愣,“小雨?”

居然还能叫出她的名字,苏潇雨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王哥。”

她记性不好,不能马上想起对方的名字,现在叫王总监又不是很适合。

这样的场合,她不是很能应付。

毕竟当时王总监被阮总冷酷辞退的时候,她就在身边,按照苏潇雨的理解,她现在是阮忆的助理,按理说也是她的人,王总监该是也连带着怨恨了吧?

谁知道,王哥笑了笑,他抱着女儿往里看了看:“是来和朋友喝咖啡了么?我刚才看着像你,没好意思打扰你和朋友。”

苏潇雨愣了一下,“这家店——”

王哥点了点头,表情温和:“这是我从忆风离开后开的,以后你常来,哥给你免单。”

苏潇雨笑了笑,这一次笑容就没那么尴尬了,王哥的女儿看着苏潇雨伸出一只手:“姐……姐姐……”

苏潇雨天生喜欢小孩子,她握了握她递过来的手,王哥看见了微微的笑:“真巧,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阮总那边现在还好么?还那么忙么?”

苏潇雨盯着他的眼睛看,她真的是在这张脸上看不出一丝丝怨恨。

到底年龄在那,知道她在芥蒂什么,王哥看着苏潇雨温和的说:“公司的事儿,错综复杂,其实我后来也都知道了,阮总是个好人,我岁数大了,如果不是她保着我,现在——”他苦笑的抱紧女儿:“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份平静的幸福。”

苏潇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着王哥的话,她虽然刚毕业不能明白理解这里的是非曲折,但毕竟也在亿风待了一个多星期了,有些事儿多少也明白了一些。她前些日子还听到财务部的感慨,说什么王总监一把岁数了,让人当枪使了,再结合今天他的话,难不成,阮总当时辞退他,明着是撵他走按着却是保护了他?

苏潇雨不适合多想这些事儿,一想多了她就头不舒服,干脆不去琢磨。

刚到楼下,她就接到了李嫣的电话,听声音,李嫣有点紧张:“小雨,回来的时候小心点,阮总心情不好。”

苏潇雨听了不免忐忑,她到的时候,李嫣手里拿着文件,如临大敌一样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苏潇雨想要问李嫣怎么了,可看她那表情也不敢多问,干脆跟她站在一边。

办公室里很快的传来一个女人压抑低沉的质问声,间或夹杂着阮总毫无感情的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