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7(2 / 2)

小雨点了点头:“习惯习惯,谢谢您让我过来历练,这几天感觉特别好。”

阮忆:………………

硬生生一圈打脸上把下面的话都给憋回去,阮总第一次吃这样的软刀子。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苏潇雨一般见识,“你会唱歌?”

苏潇雨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吉他:“恩恩,会。”

阮忆点了点头:“你唱一首我听听。”

她还是不忍心把小雨放在这里的。

阮忆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最近她连开会都有些不安心。

其实是把人扔到这里,她就后悔了,但做总裁的人,总不能刚说的话就改口。

今天看小雨唱歌的神采……

阮忆想着她只要开口浪漫的弹一曲类似于《简单爱》、《唯一》、《红豆》这样暧昧哄人的歌曲,她也就找一个台阶下放她回去。

阮总要听自己唱歌?

苏潇雨一下子紧张起来了,比刚才给那些工人叔叔阿姨们唱歌还紧张。

唱什么好???

她有点慌,最主要是今天早上,李嫣特意给她发了个信息提示。

——阮总下午可能要去,好好伺候,别惹她生气。

小雨侧面打听到阮总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知道苏樱那边的苹果娱乐给她抛橄榄枝了,可能误以为她会“叛逃”,她这一次必须要伺候好了并且郑重表达自己对忆风的忠心!

阮忆看她这样,唇角微微上扬。

苏潇雨简单的调了个音,她身子站直,一边弹着一边扯着脖子来了一首此时此刻最能表达她的衷心的《精忠报国》。

——狼烟起江山北望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来贺!!!

她两眼圆睁,饱含感情,到最后,吉他扔在了一边,她一手举高,横在胸前,颇有京剧腔,一身正气渲染而下。

那叫个正直,那叫个有力,那叫个铿锵!

阮忆:…………………………………………

还是让她继续留在这吧。

第17章

女人的心思总是很难猜的。

小雨错愕的看着黑着脸离开的阮总,一脑门的问号。

她刚才那一首《精忠报国》唱的声嘶力竭,慷慨激昂,她自己都要被感动到流泪了,怎么阮总的脸好像更……黑了?

李嫣依旧是毕恭毕敬的跟在阮总身后,只是上车前看小雨一眼,忍笑忍的肩膀直抖。

这么久了,她从没有看见谁能够把阮总气的直哆嗦。

阿伦就更直接了,她竖起大拇指,直接用口型给小雨来了两字:“牛逼!”

可不是牛逼吗?

瞧瞧那一脸的无所畏惧。

阿伦美哉的想着,想不到阮总也有认栽的一天啊。

老阮总发现阮忆最近有点不对劲儿,孙女失眠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以前她都是一个人端着酒杯盯着窗外,两眼空洞的可怕。

而如今……

阮秋扒着墙角小心翼翼的观察。

阮忆洗了澡,在家里难得的放松,她只穿了一个宽大的白T恤,盖着袖长的大腿,性感极了,她的长发散着,手里抱着一把吉他低头调音。

阮秋:???

兴致这么好?

要唱什么?

音调好了。

阮忆哼着唱:“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啸,剑气如霜……”

阮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自己摔出去。

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这么大半夜的,孙女唱着如此铿锵的歌,还一边唱一边自己笑,笑完了又唱,唱了又笑。

唱了一会儿,阮忆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出去,“嗯,是我,她怎么样了?”

……

“好,别让她落下病根。”

……

阮秋看着孙女,内心闪现“诡异”两个字,真的是……太诡异了。

阮秋第二天就把阿伦给叫过来了,“正直怎么回事儿?”她都琢磨着要不要去叫一个驱鬼的法师过来了。

阿伦不敢隐瞒,把那一天的经过都给阮秋说了一遍,说到最后,阮秋扶着腰笑得直打哆嗦:“唉呀妈呀,她也有这么一天啊,她不是装吗?该,真该,总算有人能收拾她了。”

阿伦也跟着笑了起来,真的,但凡是了解阮忆在她身边的人看到听到了那天的场景都会想笑的。

俩人捧腹大笑。

阮忆穿着黑色的长裙出来了,她今晚有一个晚会要参加,眼妆是性感冷艳的黑色,她瞥了一眼奶奶和阿伦。

二人:……

奶奶和阿伦像是被点穴了一样,立马停止了笑,奶奶咳了一声,摸了摸头发,假模假样的:“阿伦,我那个特质面霜进展怎么样了?”

阿伦低头:“正在跟进。”

阮忆冷哼一声,她警告性的深深的看了一眼奶奶,奶奶很没有骨气的缩了缩头。

等阮忆昂首挺胸关门走出去的时候。

屋内,又是一阵子爆笑。

阮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笑声了。

当事人小雨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现在的心思都在工作上。

阮总下过命令,不能让苏樱进入忆风,她还就真的进不去了,但是苏樱是什么人,她神通广大,很快的就知道小雨去工地了,干脆开车杀了过去。

连日的阴雨绵绵,难得风和日丽,小雨忙完一天,她笑的小脸跟麻花一样爬上了苏樱的车:“姐,你怎么又来了?”

苏樱看着她扶腰的动作,蹙了蹙眉:“小雨,姐姐说过,只要你开口,我立即把你挖过来。”

小雨摇了摇头,“我可不敢。”

不敢?

苏樱冷笑,她是一个长相极具攻击性的人,美都美的火辣,一挑眉,整个人都凌厉了:“你是怕阮总么?”

所有人都怕阮忆,但是她不怕。

小雨一听阮总赶紧摇头:“可不是,姐,你别去惹她啊。”

苏樱看着小雨狭长的眼眸敛了光亮,唇角也是上扬微笑,看来,这个小丫头心里还是有她的,怕她受到牵连。

小雨想着阮忆那疲惫的眼睛,心疼的说:“她身体不好。”

苏樱:………………

其实这几天不在忆风,苏潇雨心里也感觉怪怪的,好像总是记挂着什么,自己又隐隐的摸不到。总算是腰好多了,还是她嫣姐惦记她,天天给她送膏药,还找人帮她热疗了一下,到底是年轻,除了隐隐的酸痛,基本上没什么事儿了。

晚上吃饭,苏樱要带小雨去吃她爱吃的火锅,小雨摇头:“姐,你总请我吃饭了,我也是要面子的。”

苏樱好笑的看着她,一只手指伸出,娇俏的点了点小雨的鼻子:“怎么,你想跟姐姐比谁有钱?”

与其说喜欢小雨的性格,不如说是惊喜于那份新鲜感。

苏樱什么俊男美女没有见过?

有钱的,没钱的,家境好的,实力相当的,平民出身的。

家境一样的,在一起大多都是保持淡淡的距离,毕竟身后都有那层家族利益牵扯;家境不好的呢,苏樱也见过很多,刚开始多是有些唯唯诺诺,到后来,她流水的钱花出去,不依然习惯了。

唯有小雨,不卑不亢,无论她多么有钱,一直以一颗“平等”的心看待她。

小雨带苏樱去家里了,这是她搬家前的最后一天吃饭了。

她在家里弄得火锅,底料都是自己炒的,苏樱靠着门看着她在那炒底料,手里托着的是小雨亲手做的小甜品。

因为要保持身材,小雨用的都是低脂或者脱脂的牛奶,精巧的小布丁上面缀着玫瑰花瓣,要不是小雨说是她自己做的,苏樱还真以为是在外面买的。

小雨一边忙碌一边哼着歌,最近在工地上,她唱歌唱的尽兴,甚至做梦自己都变成了大明星。

苏樱幽幽的看了一会儿,她走到小雨伸手,两手环抱住她的腰。

小雨身子一僵,顿了顿,扭头去看苏樱:“姐……姐姐?”

苏樱瞅着她,红唇翕动,带起了一阵子幽香:“小雨,让姐姐永远的保护你爱你好不好?”

其实她进了小雨租住的房子之后惊呆了。

这叫房子么?

苏樱感觉还不如她家浴室大,她甚至感觉一进来呼吸都不畅快了,就好像身子都不能挺直会撞到天花板一样。

最主要的是小雨没有一点自卑的样子,她开开心心把房间的各处给苏樱介绍了,还有点遗憾:“姐,要不是着急搬家,东西都打包了,我还可以领着你欣赏一下我装修的style。”

苏樱看着她的眼睛,清澈诚恳,没有一点点的伪装,那一刻,她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冲动,她想要保护这个女孩一辈子。

小雨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姐,你喜欢我这张脸吧,我也喜欢。”

苏樱的下巴暧昧的放在小雨的肩膀上,听着她的话“咯咯咯”的笑了。

“或者是喜欢我的歌喉?你知道吗姐,前几天,工地小王子也跟我表白来着。”

小雨说的云淡风轻,苏樱却明白了什么,她一直盯着她的眼睛:“但是你拒绝了。”

小雨点了点头。

苏樱盯着她的眼睛:“你心里有人?”

有人么?

小雨认真的想了想,是啊,虽然工地小王子是有点半开玩笑哥们儿似的告白的,但是苏樱姐姐呢?她是那么的美丽有才有容又有钱啊。

莫名的,阮忆的脸颊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紧接着,那双总是满载着疲惫隐忍的眼眸一击击中了她的心脏。

这时候,苏樱看着小雨,还在她腰间的手缓缓的放开了,她的眼睛偏了偏,语气有些失落:“我是不是出现的晚了一些。”

一般人这个时候都会说一些话安慰她的,苏樱这些年也不是没有失手过,她都有经验了。

小雨却摇了摇头,她认真的给苏樱分析:“姐,你看,你之前跟我说你这些年都没有像是我这样聊得来的朋友是不是?”

苏樱想了想点头。

的确,她脾气不好,有的时候生气起来盛气凌人,被父母宠的公主病,异性还好,同性回国后基本上没有关心亲近的。

小雨循循善诱:“但是你看看,这些年,你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很多是不是?”

苏樱看着她,突然就笑了。

小雨美滋滋的,知道苏樱明白了,“我还是当那个唯一吧。”

别人都觉得小雨傻乎乎的,记性不大好,苏樱却独具慧眼,她忍不住夸奖:“小雨,你智商虽然不高,情商却非常的与众不同,你特别适合处理棘手人际关系方面。”

小雨把火锅装好:“姐,就当你是在夸奖我吧。”

这最后一天在出租房里吃的饭,小雨还挺开心,她喝了点啤酒有点微醺,到最后,她摊在床上看着这住了一个多月的房子,浅浅的吟唱。

——我飘啊飘你摇啊摇

路埂得野草

当梦醒了天晴了

如何再飘渺

……

苏樱看着她,伸手去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好了,不要伤感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小雨,嗯?”

她擦了擦小雨眼角的泪,心里酸酸的。

很多东西小雨虽然没说,但是她也知道这个还稚嫩的女孩肩膀上背负的是什么。

那样的东西离她太远,苏樱感觉不到,她曾经开口要帮小雨却被小雨拒绝了。

苏潇雨的原话。

——姐,我还年轻,能够吃苦,就像是我腰疼疼的弯下直不起来,但很快就会恢复,我就又是我了。可有的东西,一旦弯下了就再也直不起来了。

夜晚的小区静悄悄的,偶尔有虫鸣鸟叫声。

小雨和苏樱肩并肩手牵手的溜达着,嗅着青草的香气,苏樱感慨:“我都好久没有在这样的地方溜达过了。”

小雨笑了笑,正要说话,远处,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恍的她睁不开眼,用手挡住了。

苏樱也被闪了眼,她蹙起了眉。

那灯一直在晃,苏樱不得不松开和小雨牵着的左手,小雨也是下意识的松开。

就在这个时候,灯光暗了。

“砰”的一声,车门打开,阮忆的长腿迈下,她穿着黑色的长裙,紫色的眼睛犹如夜之精灵,她就这样面无表情的下了车,眼睛死死的盯着苏潇雨看。

小雨一看阮忆愣住了,苏樱却反应极快,她惊讶的看了看阮忆,又扭头看了看不知道怎么的脸突然红了的小雨,她勾着唇角: “小雨,姐姐知道你心里的人是谁了。”

话说的坦荡,声音却依旧有着淡淡的落寞。

小雨明白了她的意思,想要摇头否认的,可是……又莫名的不想否认,她有点无措的看着苏樱,苏樱却笑了,她突然伸出右手,与小雨的右手交叉,十指相扣把她扯进了怀里,小雨猝不及防被拉进了一个泛着香气的陌生怀抱,她愣了愣,错愕的去看苏樱,苏樱却坏笑的低头,在她耳边呵气:“姐姐帮帮你。”

第18章

小雨感觉自己像是一朵娇花一样就被苏樱给拉怀里了, 她甚至都没弄明白说的帮她是什么意思。这、这、这是在帮她吗……完了,她的精忠报国要白唱了。

阮总随手把车门甩上了,她冷冷的靠着车, 双臂抱在怀里,面无表情的盯着苏樱。

她是什么人。

苏樱的故意挑衅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不该生气的。

眼看着小雨那种小白兔一脸懵逼就被拉进大灰狼怀抱的表情就知道,她对苏樱一定是没有什么别的感情, 该是不会作为后宫的人选。

只是……

感情是一会儿事儿,理智又是一回事儿。

阮总都不知道,不知不觉间, 她眼里的火光跳跃,苏樱看着她脸上满是挑衅, 并不退让。

就这样刀光剑影的对视了几秒钟。

强烈的求生欲让小雨忍不住轻轻的推开了苏樱:“姐, 我喘不过气来了。”

苏樱顿了一下, 松开了手。

挣脱开怀抱, 顺着自己的心意, 小雨小碎步一溜烟的跑到了阮忆身边:“阮总,你怎么来了?”

阮忆的表情一直很冷, 眼神不含温度, 直到看见小雨走近,她的语气才缓和一些:“不是要去我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