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8(1 / 2)

小雨“哇”了一声, 还有这待遇?去当保洁阿姨还能总裁专车来接?

她有点腼腆的看着阮忆。

从那天阮总发脾气离开快两天没有见了呢,怎么脸色又那么不好了, 是不是一点觉都没有睡?

小雨给自己拉了个清单。

她解救总裁的大任并没有就此作罢, 她想着在工作室一方面打扫卫生做饭洗衣, 另一方面,她可以帮帮阮总,虽然她这个破烂的技术没什么用,但她想过,像是阮总这样的人,什么样的技术精湛的医生没有见过?她也许可以用自己的真心来改变她。

苏樱看着小雨,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站在阮忆身边的小雨整个人都不一样,她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有点害羞有点腼腆,可又忍不住把所有目光停留在阮忆的身上。

那一刻,心里有什么东西重重的落地。

是的,她该放下的。

她苏樱喜欢美好的人或者事物没错,同样,她拿得起放得下。

苏樱的眼眸有一刻的暗淡,却又很快的恢复了神采,她叫了一声:“小雨。”

“唉!”

小雨扭头应着,苏樱扬了扬手腕上的表:“这个点了,我也该回去了。”

小雨跑了过去,她跟着苏樱说了几句告别的话,苏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小雨也就跟着笑了。

阮忆在远处看着,晚风吹过,带着点阴冷,却不如她的脸色冷。

因为之前有过准备的,所以小雨回家特别痛快的就把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给扔到了后备箱里,她又把面上的东西打包了一下,那些锅碗瓢盆就不要了,她去过工作室,看过那些崭新高大上的厨具,该是够用了。

阮忆在楼下等着,她的心情不是很美丽,没有上车,她靠着车在抽烟。

苏潇雨下来的时候就看见阮忆闭着眼睛,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袅袅的烟雾缭绕,黯淡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阴郁之中带着一股莫名的魅力。

小雨靠近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淡淡的:“收拾好了?”

那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睛。

小雨要不是手里拎着东西都要捂心脏了。

又放电啊……

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对阮忆到底是什么感情。

有点怕吧……本来应该躲着的,可是见不到又莫名的惦记……

光是站在她身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她就心跳的不听使唤了。

小雨赶紧假装忙碌,把东西放好后就准备去开车,阮忆瞥了她一眼,“你不是喝酒了么?”

哦……对了,她一兴奋差点忘记了。

不过……阮总怎么知道的?

阮忆当然是知道的,她甚至提早就知道苏樱来找小雨了,她看着俩人有说有笑的牵着手在小区里遛弯的时候,心里简直是被泼了十斤陈年老醋。

虽然关系好的朋友之间,闺蜜什么的牵牵手遛弯没有什么可说的。

但她怎么就那么想把苏潇雨的脑袋拧下来呢?

上了车,阮总心里那股火还没有熄灭,她使劲握着方向盘一言不发。

小雨是谁?

整个忆风最敢热阮总,最没有眼力价的人啊。

她哼着小曲心情超级嗨皮,甚至中途还接了一个苏樱的电话:“姐,你到家了?”

……

“嗯嗯嗯,我今天也特开心,好啦,晚安。”

……

挂了电话,小雨无意识的看了阮忆一眼,当看到总裁那黑到有点肿的脸时,她僵硬住了。

额……

阮总这是怎么了?

“你们挺熟?”

阮忆努力压着火,让自己的声音听着平静。

她不会在意的,她一个日理万机的总裁怎么会在意这样的小事儿?

俩人不过是因为工作关系刚认识没几天而已,呵呵,她并不关心。

小雨美滋滋的:“是啊,我跟苏姐挺熟的,阮总,下次她再来觉得不好接待,就让我来就行。”

阮忆冷笑:“你本事不小。”

小雨想着苏樱那爽朗的笑容,心里暖暖的,今天溜达的时候,苏樱说了,以后要把她当妹妹,她脑海里已经幻化出一副她和苏樱跪在蜡烛前,她们俩一脸正气。

“明月在上,我苏潇雨。”

“我,苏樱。”

从此结为异性姐妹,在这乱世之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

“你在想什么?”

阮忆的火都要喷出来了,至于她提一个苏樱,苏潇雨就笑成那个咧瓜样么?

小雨咳了一声,赶紧收敛了笑容。

阮忆看着远处霓虹的灯,淡淡的问:“你喜欢她么?”

小雨一个激灵,她坐直身子看着阮忆。

阮忆目光不与她接触:“她喜欢你。”

小雨内心满是震撼,阮总真的是能够看透人心啊,真的是太牛了,她想了想认真回答:“我不喜欢她。”

阮忆的脸色放开了一些,她点了点头,看着前面的路。

也许是灯光暗淡气氛正好,也许是阮总这侧脸实在太美了,小雨终于能够捧着自己的熊心豹子胆,轻声问:“阮总呢?阮总有喜欢的人吗?”

这话让阮忆有些惊讶,她看了看苏潇雨,小雨低着头绞手。她知道阮总的追求者不少,而且跟她闹着玩的后宫佳丽三千人不一样,质量上都是嘎嘎的。

果不其然,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阮忆幽幽的说:“有。”

小雨一下子抬起了头。

阮忆偏了偏头,如墨的眸子看着她:“我喜欢的那个人,她是一个没良心说好了不会忘记我会娶我却一转头就把我忘到脑后负心薄情无情无义的坏人。”

小雨:……………………

从跟阮忆在一起,小雨就知道阮总除了工作之外,从不爱多说话,如今……这喷薄而出一连串的形容词……对方该是得多招人恨啊才让她如此耿耿于怀。

“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记着?”

小雨的熊心豹子胆有些失落,重重的跌回了肚子里,以前,她还真的以为阮总有点喜欢她呢,毕竟她看自己的眼神偶尔的会非常温柔,非常的让人沉醉。

阮忆深深的看了小雨一眼:“因为她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光。”

是她这些年仰着想着才能够撑下来的希望。

一时间,小雨没有什么话说了,她的心酸酸涩涩的不是滋味。

一方面是因为那份喜欢落空,更多的一方面则是心疼。

她实在不明白对方是怎么样一个三头六臂的神仙人物,能把阮总迷成这样又伤成这样,如果现在给小雨一把刀,她真的很有可能去捅一捅那个没良心。

阮忆凉凉的问:“你都没有什么安慰的话么?”

总裁发话了。

小雨打起精神,她先是试探性的来了一句:“真的是负心薄意啊,天下怎么能容这样的负心人呢?”

她是单纯,但又不是傻子。

她虽然是个菜鸟,但好歹也学过心里。

她可是听老师啊同学啊朋友们说过无数次了,世上最难以捉摸的事儿是什么?情/事啊!

很有可能阮总嘴上恨得不行,骂的那叫个溜,可是她要是跟着附和一句,立即给她从车上掀下去。

出乎小雨的意料,阮总应该是真的恨,她的唇角居然一点点上扬。

小雨非常有眼力价的开始加码:“哎呀,这样的人忘记好了。”

“阮总这么优秀,她就是个天仙也不用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啊。”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阮总,你别难过,以后要是真的遇到她了,我帮你削她一顿!”

小雨卖力的表现衷心,阮忆心情似乎不错,她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小雨:“记得你说的话。”

小雨一口答应:“必须的必!”

“哦,对了,我听说蓝经理想让你去人事部。”阮总看着反光镜,随口提了一句,结束上一个话题。

这话小雨听了倒是挺惊讶,她看了看阮总,“啊……”

以前蓝经理是说过,尤其是这次俩人一起在工地,她更是跟小雨说过。她是管人事的,自然独具慧眼,她早就感觉出来小雨身上独特的魅力了,开玩笑,工地上都是什么人?脾气秉性迥异,带头那个就最为火爆,可是小雨呢?人家冲她发脾气她笑嘻嘻,人家给她冷言冷语她不以为意,每天哥哥姐姐的叫着,久了久了,谁还能硬下心肠?

只是蓝经理拿不准阮忆的脾气,她知道总裁对小雨不一般,但怎么个不一般,她一时半会也没有摸透。

苏潇雨挺阮忆这么一说想错了,她以为阮忆嫌弃她没能力,想给她丢人事部去了,其实这件事儿她也想过,作为总裁助理,她的确不大合格,幽幽的叹了口气,小雨用看负心人的眼神看着阮总:“什么时候去报道?”

阮忆:………………

真的是气死人不偿命。

从小到大,苏潇雨对她,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她们的相处之路,阮总一直被气的吐血。

看来刚才帮她吐槽什么的,完全是狗腿子表现,一点都不真心。

阮总憋了一肚子火到家了,她进屋的时候直接把钥匙“啪”的扔在了茶几上,小雨吓了一跳。

“你去洗澡。”

阮忆生硬的开口,小雨闻了闻自己:“我吃完火锅才刚洗完。”

她听说干性皮肤不能总是洗澡。

阮忆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夹着滔天的怒火:“你身上都是味儿。”

味儿?

苏潇雨又认真的低头闻了闻,什么味儿?

她身上的确有味道。

是苏樱身上那种浓烈的花香。

阮总都发话了,总不能第一天,小雨这一个打工的就不听使唤,她去洗澡了。

工作室前几次来她也熟悉了。

小雨洗澡很开心,她哼着歌曲,往身上涂着泡泡。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

阮忆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听见这聒噪的歌声,她的手捏了捏太阳穴。

小雨洗完澡,吹干头发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股热浪和香气。

她身上的味道很特殊。

淡淡的,像是奶香,甜甜的,很浅却让人无法忽略。

洗完澡的小雨整个人都跟发光一样,皮肤被灯光一晃几乎透明,她很尽责,美滋滋的去给阮忆弄了一杯柠檬水,“看书呢?阮总,这个给您。”

阮忆看了她一眼,把目光错开,“嗯。”

因为刚洗完澡,小雨是散着头发的,她平时在忆风都是梳着头发,这么散在肩膀,锁骨上还带着水滴,当真是独有一种小女人的妩媚。

她很尽心,“阮总,嫣姐交代我平时除了做饭打扫卫生之外,要听你吩咐,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告诉我。”

阮忆低头看书,没搭理她。

小雨自讨没趣,她一眼瞅见客厅角落里摆着的吉他愣住了:“哇,阮总,你也会弹唱么?”

哎。

她一说完就后悔了,她在说什么胡话。

阮总这样的人,自然是什么都会。

阮忆放下书,她看着小雨眼里的惊喜:“喜欢可以看看。”

苏潇雨点了点头,她的确喜欢,而且那吉他……外面是鲜亮的红,跟阮总平时的气场一点都不像。

小雨抱了过来,细细的看着,这个好像是定制的,加他的最边上刻了一个“然”字。

看出小雨的以后,阮忆淡淡的:“那是我妈妈曾经用过的。”

小雨一惊,抬头看着阮忆,阮忆身子向后,闲闲的靠在沙发上:“上次,我看你弹是自学的吧。”

小雨点了点头,她也不隐瞒:“以前,我一个学姐弹的特别好,我看着羡慕,后来我就自己学了。”

也许苏潇雨自己都没发现,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自觉地低落了下去。

那个学姐……

就是她的皇后了。

也是小雨感情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算是初恋么?其实也不算,在小雨看来,更像是一段默默无闻无疾而终的暗恋。

学姐比她大几岁,小雨大一的时候,学姐读研都要毕业了,当时的迎新晚会上,学姐抱着吉他,一个人坐在高脚椅上吟唱了一首《暧昧》。

当时那灯光,那环境,还有学姐抬起头来深深的一眼。

小雨被杀着了。

从此以后,就是漫长的暗恋,看见她会脸红,不看见会想念。

知道学姐是吉他社的社长之后,小雨一改之前的混吃等死的生活,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自学成才。

为的,就是能够跟学姐有所交集。

而学姐呢?

她总是浅浅温柔的笑,看着小雨弹吉他的时候会专注的望着她,望到她脸红之后,捏一捏她软绵的脸:“好可爱。”

小雨感觉学姐……应该是有一点点喜欢她的吧?

学姐考研毕业之后随着家里出国了,离别前,她没有叫别人,只是跟着小雨在校园里一圈圈漫步。

小雨心里难受,眼泪一直在眼圈里打转,俩人走了很多很多圈,到了最后,学姐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突然伸手抱住了小雨,在她耳边说:“小雨,我还太年轻,没有能力去守护什么。”

苏潇雨抱了抱她,眼泪落了下来。

学姐吻了吻她的头发:“我会很快成长的,你等我。”

等她……

难得花心交际花的小雨真的等了。

可是一年、两年、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