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9(1 / 2)

她蹲在花坛边上,弯着腰开始呕吐。

小雨吃了一惊,赶紧跑了过去弯下腰想要看看她有没有事儿,冷不丁的,被阮忆一手给推的摔了个屁墩儿,“走开。”

吐过之后,阮忆的声音不再那么虚了,她的眼眸里也有了平日的狠劲儿,“别过来。”

她那样好强的人,怎么可能让小雨看到她呕吐。

小雨听着她看,阮忆的手捂在胸口,眉头蹙着,眼里压着火。一般人不舒服都是会去向亲近的人撒娇或者抱怨,可是这么些年,阮忆没有能抱怨的人,两个最亲的妈妈不在,奶奶又岁数大了,她嘴上不说心里却心疼,她又能跟谁说?渐渐的,她就习惯了,习惯了所有的一切都自己承受。

刚开始不好过,她也流过泪,但后来,阮忆都抗了下来。

小雨知道她的倔强,她折回车子,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我不碰你,你漱漱口。”

阮忆沉默了片刻,她接了过去。

这么一顿折腾,阮忆有点出虚汗,她胃更难受了,那种密密麻麻的针扎一样的感觉一阵阵往上涌,她踉跄着往屋里走,苏潇雨在后面沉默了片刻,她上前搂住了阮忆的腰,她能够感觉到阮忆身子猛地一僵,石头一样杵在了她的怀里。

苏潇雨身上有一股子淡淡的奶香,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了,阮忆却记得清清楚楚,很小的时候,她和小雨玩的时候,总是能闻到这样的味道,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小雨棒棒糖不离口的原因。很好闻,甜甜的,在那之后,长久又漫长的思念时,阮忆会经常想起那味道。

这么久了,她寂寞痛苦了太久了,身体想要抗拒,可内心的真实渴望却让她无法推开小雨。

苏潇雨看着她,月色之下,她眼里有氤氲的泪光:“让我帮帮你不好么?”

阮忆抿了抿唇,看着她眼里的泪愣住了。

小雨有点哽咽:“干什么把所有的一切都埋在心里,阮总,你不累么?”

阮忆沉默了许久,她的手仍旧是去推小雨,却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我……刚吐过身上有味道。”

“没有。”小雨的心里有莫名的酸楚在涌动,还夹杂着一股子火气,她反手将阮忆那纤细的腰搂的更紧了,她看着阮忆的眼睛:“阮总,我刚给你当助理的时候,你说过,不许我对你有任何隐瞒。”

阮忆点了点头,她没有说话。

苏潇雨深吸一口气,她看着阮忆,认真的说:“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嫌弃你,我想要靠近你,我心疼你。”

说到最后,小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阮忆怔怔的看着她,几乎是同一瞬间,她红了眼。

不远处传来开门声,等孙女和小雨好久的阮秋从屋里跑了出来,她气得话都不利落了,“可以啊,你们两个当我老太太死了吗?这么晚不回来,打谁手机都不接,你们——”

奶奶接下来的话在看到孙女的眼泪时戛然而止。

阮忆深深的看着苏潇雨,片刻之后,她转过头看奶奶:“奶奶,你怎么来了?”

小雨也是恍神,她的眼泪还没有干,心跳的厉害,脸也是滚烫滚烫的。

她感觉自己刚才似乎也喝多了一样居然敢对阮总说那样的话。

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明天就辞了她?

奶奶认认真真的看了看小雨,她又看了看说孙女,咬了咬牙,又拿出刚才生气的态势来:“奶奶问你啊,正直,你搞什么?这么晚回来也不告诉一声,电话还打不通!”

这话像是一道雷,砸在了苏潇雨的耳边,震的她脑袋轰隆隆的。

阮忆也是雷霆震怒,她转身两眼死死的盯着奶奶,唇嗜血一样鲜红。

奶奶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的手一下子捂住了嘴,两眼瞪圆。

老年人的演技总是非常的浮夸,可是够用了不是么?

苏潇雨震惊的看着阮忆,一眨不眨的看着,心里早已翻天覆地的涌起了巨浪。

啥???

奶奶叫阮总啥???

正直…………正直……正直???!!!

OMG……不会吧?不可能的???!

阮总是小时候……是她……几次废黜的……她的正直贵妃????

第19章

正直……正直…………正直…………

这两个字就像是魔咒一样在脑海里回放, 小雨一直处于灵魂被掏空的状态,甚至阮秋在她耳边喊了好几声:“小雨,小雨?”她都没有听见, 整个眼睛跟直了一样,都不知道神游去哪儿了。

阮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忍着想要把奶奶撕碎了的冲动, 叫了一声:“苏潇雨。”

这一声清清冷冷的呼唤才让小雨灵魂归位,她呆呆的看着阮忆,脸扭曲的都要变形了。

她是正直……可是她看过阮总的简介, 她的年龄要比自己大的……

哦,对了, 素柔说过, 阮总为了服众, 铁定是改过年龄的。

可是……可是……

苏潇雨死死的盯着阮忆的脸看, 努力在脑海里回忆小时候她的正直贵妃, 完了,完了, 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只是隐隐的记得正直很喜欢乐高,正直会扎着两个小揪揪……永远干干净净的, 不爱多说。

阮忆当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一方面生奶奶得气, 现在看小雨吓傻了的样子有点好笑, 另一方面又是极其的舒爽解气。

她曾经想过, 如果有一天,苏潇雨想起她是正直会是什么反应。

基本上跟现在一模一样。

那是一种被抛弃后宫的曾经的宠妃打脸沾花捻草的皇上复仇的畅快感。

看她此时此刻盯着自己看,大概是在想自己小时候那两个揪揪了吧,难道自己能让她记住的就只有这些?

阮总冷笑:“你在干什么?”

苏潇雨一嗝,“没、没事儿,大概是酒气熏着上头了。”

阮忆:……

我去。

小雨要打脸了,她在说什么鬼话啊,才刚说了不会嫌弃阮总,怎么又去踩雷了?

这精准的踩雷之脚成功引炸。

阮忆冷哼一声,脸色难看,直接转身进屋了。

阮秋在旁边不嫌事儿大的看着苏潇雨那吓傻了的样子,忍着笑:“小雨,你怎么了?”

苏潇雨看着奶奶,嗓子跟卡了鸡毛似的:“啊?没事儿啊……奶奶,我没事儿。”

阮秋点头,好心提醒:“你刚才一直在顺拐。”

看给孩子吓得,不用去调查,她就知道,这孙女平日里是怎么样的凌厉手段。

苏潇雨:……

她这个人,一紧张就容易使顺拐,之前面试也是一样。

大半夜的。

苏潇雨没敢进屋,她蹲在地上,做出了非常不孝顺的事儿。

快十一点了,她愣是打电话把在村里干完活早早睡觉的爸妈给吵醒了。

苏爸睡得迷迷糊糊的趴在那,苏妈握着手机很紧张,“小雨啊,怎么了?”

她以为这大半夜的小雨打电话是又被暴力催债了还是怎么着。

小雨低着头,用手揪着地上的小草,她的声音里还带着最后的残喘:“妈,我问你一个事儿,你一定要好好考虑,慎重回答。”

苏妈一听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怎么了?”

难不成那些没人性的找到女儿了要报复???!!!

苏爸被她吓得也是坐直了身子,耳朵紧紧的贴着手机。

苏潇雨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她的身影那叫个柔弱:“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个朋友,我很喜欢她吗?”

苏妈愣了愣,没想到小雨会突然把话题转到这儿来,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啊,是小学那个喜欢穿白裙子的小年吗?”

苏潇雨:……

苏爸在旁边嘀咕:“不是吧,孩子都说小时候了,是不是学前班那个扎着马尾眼睛特别亮的花花?”

苏潇雨:……

啊啊啊,她要死了!

苏潇雨嗝了一下,弱弱的问:“就是幼儿园就认识的那个扎着两个小揪揪的正直,后来咱们搬家她还来看过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发脾气跑掉那个,你们还记得吗?”

是正直啊。

苏爸和苏妈怎么会不知道?

苏妈笑了,“当然,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她了,我和你爸爸当然记得,你小时候不还把人家领到家里来,还当着我们面说长大要娶人家吗?”

小雨空着的手一把抓住自己的脖子,用力的掐了掐。

天啊。

天杀的苏潇雨,你居然说过这么不要脸的话?

苏爸这段时间跟苏妈待成了老小孩,他一听不是要债是女儿打电话过来扯蛋聊天的,立马兴冲冲的回忆:“爸爸也记得,小时候你还拿你那个小菜板给人家做过饭,那个正直的小女孩,爸爸还有印象,她不是很爱说话,很喜欢站在你身后看着你,对不对?怎么着,你遇到她了?哎,媳妇。”电话那边传来细碎的掀被子声音,“我记得正直家境好像不错来着吧,是什么总的孩子。”

苏妈点头:“可不是吗?当时咱俩还夸奖小雨有魅力呢,哈哈哈。”

苏潇雨:…………

我的天啊。

世上还有如此残忍的爸妈吗???

小雨秉着最后一口气问:“那……我们当时很好么?”

苏妈点头,“当然啦,我记得你还和她一个床上睡过,就这么一个小朋友,妈妈记得特别清楚。”

苏潇雨:……

浑身无力的挂断电话,苏潇雨一手指着天:“老天爷,你是要整死我的吗???”

“咔嚓”一声,天边电闪雷鸣,突然狂风涌动,暴风雨就这样来临了!

小雨:……

天要亡人啊!!!

是了。

阮总就是正直了……

一定不会错的。

她记得……正直最喜欢玩乐高的……她当时还奇怪阮总那样一个高冷的人居然喜欢摆乐高。

我的个天啊……

亏她还有脸跟素柔说什么,她们纯洁的不行,到现在连阮总的手都没有碰过,然后呢???小时候她们俩就同床共枕了啊!

苏潇雨痛苦不堪的抱住了自己,她该怎么办?镇定一点,小雨,你镇定一点,也许阮总忘记了她对不对???也许阮总也跟她一样,早就把曾经的苏潇雨给忘记了!

工作室里。

阮忆已经恢复了状态,她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往落地窗外看。

因为天色太黑,就算是路边有灯光,她也看不清苏潇雨的表情。

可是小雨那又是用中指对天,又是双手抱头,又是捂嘴的样子,可以想象她的内心多么的丰富呢。

奶奶看了看表:“这个点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你楚奶奶明天回来,我得回去住,要不她得以为我跟哪个老太太鬼混去了。你明天回家吗?”

阮忆转过身,看着奶奶:“回家告诉楚奶奶你跟别的老太太跳广场舞,告诉她你一把岁数了还能成为酒吧最靓的那个崽吗?”

奶奶:………………

正直这怼人的能力真的是让人自叹弗如了。

奶奶的嗓子干干涩涩的,“当然,你是总裁,日理万机,还是以工作为主,过几天在吃哈,你楚奶奶估计也累了,对了,正直,你打算怎么对待小雨啊?”

阮秋盯着孙女看,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正直的眼里看到那样的笑了。

阮总抱着胳膊,望着还在那搓头发的小雨,“奶奶,你知道什么样的惩罚最可怕么?”

奶奶嗝了一下,“你要开除她?不。”她摇了摇头,孙女该是舍不得的,她想了想:“你假装也忘记她然后报复么?”

阮忆转过身,黑漆漆的眸子落在奶奶的身上,“不。”

奶奶心里舒了一口气,其实她也挺内疚今天把小雨吓成顺拐的,还好,孙女上有一丝丝人性在,看这样子是不会欺负小雨了。

阮忆淡淡的:“我要吓死她。”

奶奶:……………………

大雨磅礴而下,苏潇雨瑟瑟发抖的回到了工作室,她多么希望此时此刻阮总已经睡觉了,她就不用去面对那淋漓的现实了。

很可惜,阮总没有睡觉,而且为了提醒她自己还没有睡,一向不喜欢灯光的她,居然破例的为小雨把屋子里的灯全都打开了,那叫个灯火通明,闪瞎人眼。

小雨把心拎在手里胆战的找了一圈,听到浴室里传来细细的水流声就知道阮总在洗澡了。

嗯……

人生第一次坐立难安什么的,小雨是体会到了。

她也去洗了一个澡。

不为什么。

就为了洗澡之后,把淡妆卸了,小雨感觉自己可能看起来会比较……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希望阮总能稍微……就稍微的动一下同情心。

小雨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阮忆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她的头发半干,一手拿著书在看。

小雨的心跳一下子加速,她努力告诉自己不紧张不要害怕,可是腿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点打颤。

从阮忆的角度看小雨,她眼里散发着的那种光芒,特别像是做了错事的小狗子看见拿着链子准备殴打的主人一样。

“内个,阮总,这么晚还看书啊。”

小雨干笑了一下,她走了过去,假模假样的拿起旁边自己放的一本小说:“您好点了吗?我陪您看一会。”

哟,都变成您了。

阮忆唇角微微上扬,她看着仿佛一秒钟就进入书的世界的小鱼,温柔提示:“你书拿倒了。”

小雨:…………

靠。

阮忆把书放在了一边,她随手从茶几拿出了自己拼了一半的乐高,继续拼。

小雨看见了更加的胆战心惊,“阮总,拼这个不累吗?这个很考验记忆力的。”

她看着都眼花,阮总到底拼什么,这么多快,看样子这乐高好像是定制的。

阮忆头也不抬,“我过目不忘。”

苏潇雨抖了一下。

阮忆幽幽的:“这是我从小就有的天赋。”

苏潇雨:………………

完了,她就是个大傻子现在也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