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14(1 / 2)

susan走出了门,虽然她当着阮总的面非常淡定自若,但一出来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她是一个场面人。

很快的就跟身边的人都熟悉了,为了接近小雨,她还特意买了她爱吃的甜品。

小雨美滋滋的笑着:“谢谢susan姐。”

一上午的忙碌,小雨看着阮忆一直很忙,她的办公室里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根本就没有间隙,她一直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妆容精致,让人一点看不出来是昨天只睡了一个小时的样子。

小雨瞅着心疼,趁着中午好不容易的短暂休息时间,她进去把阮忆的咖啡换了,偷偷给她泡了一杯柠檬水。

她听阮总的嗓子都有点哑了。

阮忆本来是半闭着眼睛靠在老板椅上休息的,平时只要她那屋的百叶窗拉上是没有人赶紧来的,可如今,小雨真的是越发的大胆了。

蹑手蹑脚的把杯子放好,小雨正准备出去,阮忆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小雨:……

真的是尴尬了。

阮忆只有对着小雨的时候才会略显疲惫,她抬了抬眼,“过来。”

这一声“过来”就好像是带了魔力。

小雨赶紧走了过去,阮忆靠在椅子上又闭上了眼睛。

就这么站了几秒钟,小雨试探性的问:“累了?”

阮忆动也不动:“还好。”

小雨想了想:“累了就不要再这儿休息了,去里面的休息室好不好?那儿有床。”

阮忆一般是不爱进去的,床对于别人来说是能彻底放松的地方,可是她要是躺在上面那就跟喝了浓缩咖啡一样,特别精神。

这是一种心里上的病态,一种强烈的自我暗示。

——我不困。

我不能困。

眼看着阮忆没有说话,小雨的声音轻轻的带着一股子撒娇:“我正好给你按一按头好不好?”

嗯……

总算是应了。

阮总几乎是被哄进去的,她脱了鞋子躺在床上,小雨洗了手走过去,轻轻的揉着她的额头。

因为阮总是闭着眼睛,所以看不见小雨的表情。

可是从小雨这角度,看到的却是阮总窈窕的身材曲线,衣领紧扣的扣子,还有那双包裹在丝袜之下修长的双腿。

小雨有点脸热,她赶紧转移注意力:“这样舒服一点么?”

阮忆点了点头,她虽然身体放松了,但仍旧是一点都不困。

“不睡一会儿么?”

小雨真的是不怕阮忆了,什么都敢说,阮忆沉默了片刻,说:“睡不着,把我的药拿过来。”

这是小雨知道的,可这会儿听见了还是心酸,以前阮忆吃药她不敢也不能阻挡,现在却非常不喜欢,她想了想:“阮总,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讲完我们再吃。”

阮忆虽然没睁开眼睛,可是忍不住笑了,“是要催眠我么?”

小雨点了点头,“我这招虽然原始,但是挺管用的。”

阮忆倒是来了兴趣,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小雨,这一眼啊,修眉微微挑着,眼里都是妩媚与好奇。

小雨心一哆嗦,赶紧用手挡住她的眼睛:“别睁开啊,赶紧闭上。”

阮总从善如流的闭上了眼睛,她倒是要看看小雨会用什么原始管用的办法。

小雨开始讲故事了,“从前森林里有一只大灰狼,它特别残忍,想要抓小绵羊吃,然后,它跑啊跑,终于在森林深处发现了一群绵羊,好多好多,它在那数呀数怎么也数不过来,那这样啊,阮总,我们一起帮帮它吧。”

阮忆:………………

小雨:“1只。”

阮忆沉默了许久许久,“2只。”

小雨:“3只。”

阮忆:“4只。”

十分钟后……

小雨靠着墙壁,甚至有些不清,“1045只。”

阮忆:“1046只。”

“10……4……只”小雨的身子向旁边歪,软软的就靠在了墙上,阮忆坐起身子,她揽了揽小雨的肩膀,把她的头靠近了自己的肩膀上。

小雨睡着了。

再一次成功的将她自己催眠成功。

她额前的碎发毛茸茸的戳着阮总的锁骨,阮忆低头看了看她,长久的凝视片刻,她伸手捏了捏小雨嘟着的小嘴:“我会吃了你的,小羊。”

苏潇雨同学这一觉睡得可真是舒服,下午还是susan给她打手机才叫醒了,她躺在总裁休息室的床上一阵懵,半天才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赶紧接听了手机。

susan的声音有点着急:“小雨,你在哪儿?下午三点半的会忘记了吗?我们还要去会场看一看。”

小雨:……

她一看表,糟糕都已经三点了。

阮总呢???

顾不得这么多了,小雨赶紧往外跑,susan正匆忙的抱着文件要往会议室走,看到小雨从总裁 办公室出来,她愣了一下。

小雨气都没有喘匀:“姐,我们快去吧。”

其实会议室的布置和流程是不需要她们处理的。

但是susan需要跟各部门对接一下各个流程,而小雨的工作更为简单,她需要把阮总要的资料弄在电脑上,投影再调试几遍,确保没有什么问题。

跟李嫣这么久,小雨也早就不是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姑娘了,她反复调试了四次才放心确定。

正好蓝经理过来了,她跟小雨早就烂熟了,勾着小雨的脖子拽门外聊天去了。

susan看了看小雨:“都弄好了?”

小雨点头。

susan经验丰富,她不放心,看小雨出去聊天了,自己又去电脑前试了试,确保没有问题。

boss都是压轴最后来的,可今天阮总居然轻车简出,带着阿伦两个人就过来了,很不巧,小雨跟蓝经理在走廊里窃窃私语的样子让阮总看了个正着。

阮忆停下了步伐,她扭头看了看阿伦,阿伦皱眉:“这什么情况?蓝经理不够忙啊,回头我问问她,今年大学生毕业季招人招的怎么样了?”

阮忆的目光带着些许的赞可,小雨余光总算是看见阮忆了,她一下子转身:“阮总!”

蓝经理吓了一跳,赶紧跟着站起来。

阮忆盯着小雨看了看,又看了看蓝经理,没有说话,昂首挺胸走进去了。

会议正式开始。

先是各部门汇报,阮忆听得认真,她就是这样,无论怎么疲惫,一旦投入工作那就是女超人一枚。

因为基本上都用幻灯片汇报。

所以灯光很暗。

小雨站在后面,有点痴迷的看着阮忆的侧脸,阮总……好漂亮啊,真的……各部门的领导不乏有气质的,尤其是忆扬负责娱乐那块的人,各个赏心悦目穿着打扮时尚,以前小雨最花痴的,就喜欢看帅哥美女,而如今,她想要把目光从阮总身上拔下来都拔不下来。

阮忆认真的听着,手偶尔的转一下笔,小雨看着又在感叹,连手都那么漂亮。

“阮总还是那么精明睿智。”

susan也跟着感慨,小雨愣了一下扭头看着她:“姐,你以前认识阮总?”

susan直勾勾的盯着阮忆,她的眼里都是崇拜:“阮总是我的偶像,成为她的秘书是我这些年一直为之努力奋斗的。”

这样的话在亿风来说还是挺长听见的,可是小雨看着susan的眼神,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她准备下班去嫣姐那看看,好想她。

到了阮忆的环节,出了点问题。

小雨检查了四五遍的设备突然出现了问题,幻灯片在电脑上能放,投影就怎么都调不出来。

她上去弄了半天,额头上都是汗,阿伦在底下也是给她捏了一把汗。

几个部门负责人都认识苏潇雨了,大家笑着没当回事儿就当是放松了,可是那几个分公司的总裁有点不满了,看着小雨的目光都是嫌弃。

又调试了一分钟,阮忆摆了摆手:“下来吧,小雨。”

小雨都快急哭了,怎么回事儿?她明明查看了好几次的。

susan安慰她,“没事的,阮总没有怪你。”

小雨下来了,她满头汗的站在阮忆身后,心里急的直窜火。

阮忆的确没有怪她,她能感觉到对面几个人的不满,阮总淡然的看了阿伦一眼,“去把灯打开。”

灯一打开。

所有人的表情都会被阮忆尽收眼底,大家也就不敢再说什么,虽然心里不耐烦,但是不敢再挂脸了。

这本来是一个出错的事儿。

可是在阮总那就好像变成了秀技。

她脱稿,什么都不看,云淡风轻的把幻灯片里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了,因为是不用等待幻灯片演示,所以时间节省了很多,阮总又顺便把刚才几个部门出现的细微错误数据给逐一点评。

到最后,她看着忆扬的负责人:“既然是总公司叫过来开会,数据就不要作假了,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大家面面相觑,有人甚至在暗暗想,小雨这一遭不是阮总故意安排的吧?

阮忆看了看自己这边的几个人,“以后你们也少弄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糊弄我,我要干货。”

手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阮忆淡淡的:“散会。”

一句令下,人群鸟兽一般散去,就好像多待一秒钟就会被阮总抓住不放一样。

阮忆回头看了看小雨,小雨低着头满心的失落,本来想安慰她几句的,可是人这么多,阮忆也不便多说,起身离开了。保护分为很多种,如果选择,她更希望小雨是在保护中成长。

四十岁的魔咒……

到底是如刀一样梗在了阮忆的心里,如果她真的陪不了小雨那么久,未来的漫漫长路,她又该靠谁保护?她不忍心也不放心把她交给任何人。

明明不想这样悲观的,可是人总是无法控制。

越是害怕,越是担心,阮忆她就越是忍不住去深入撕开的去折磨自己。

回到家,小雨的情绪都不是很好,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工作失误,更是因为离开的时候,她看见susan为阮忆整理了一下衣领,而阮总……居然没有躲开。

小雨一回家就给自己关房间里了,阿伦过来蹭饭,她吃了一会儿,阮忆洗完澡出来了,把手里的西装扔在了沙发上,“你走的时候一起丢了。”

阿伦太了解她了,她笑着说:“哟,这是谁碰你了?”

阮忆不说话。

阿伦想了想,她看着阮忆:“你不觉得今天会议室那事儿太蹊跷了吗?小雨虽然没什么经验,但这点事儿不至于吧?而且……偏偏是在这么多董事领导在的时候。”

阮忆看了一眼阿伦:“susan是分公司来的,一来就对工作了如指掌,不少用心啊。”

阿伦听了这话心落在了肚子里,她放松了心情,笑眯眯的:“既然知道是那边派来的人,干什么还这么纵容啊?”

这不符合阮总的脾气啊。

阿伦挑眉坏笑:“而且我看那个susan才来多久啊,眼睛就一直盯着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崇拜多喜欢呢。”

阮忆想了想,“穆心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她本就有火压抑着是一定要爆发的,难得耐了性子跟我虚晃一招,我就陪她玩玩,而且——”

阿伦看着阮忆,阮忆瞅着小雨紧闭的房门,淡淡的:“总该让她感受一下后宫三千雨露均沾的痛苦了。”

阿伦:……啥……啥雨露均沾?

谁的痛苦???

痛苦不痛苦的,没人知道。

可小雨这几天确实表现的很低沉,话也少了,零食吃的都不多了。

susan还安慰了她几句,小雨可怜兮兮的跟她聊了聊天,说了说压力大的事儿,俩人居然还结伴出去逛了一次街。

阮忆喝着咖啡,从窗户往外看的时候,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次连阿伦也迷糊了,她疑惑的问:“这小雨到底是在干什么?她……前几天不是还讨厌susan讨厌的要紧吗?”

阮忆没有回应,她居然一时也摸不透小雨的意思。

阿伦耸了耸肩,“到底还是大学刚毕业啊,单纯啊。”

阮忆转身:“看着点,别让她真的受伤。”

阿伦点头了。

晚上阮总有一个饭局,还是老样子,她们几个领导坐在一坐,小雨、susan她们在一起。那一桌的几个人本来不熟悉的,但到底是年轻,没一会儿,聊了起来,气氛居然比总裁这边还要好。

阮忆本来是专心应付这一桌想着差不多就赶紧撤了,回家听小雨唱歌的,可是到后来,她发现susan频频的给小雨劝酒,俩人这一杯一杯的没少喝,比她们这边还激烈。

到最后,他们都要散了,那边还在聊,还有人起哄让susan和小雨喝交杯酒。

阮忆走了过去,她不说话就站在小雨身边。

这么一尊大神站在这儿,就是不说话,那气场也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大家赶紧四散而逃,susan看了小雨一眼,打了个酒嗝:“我……我……我给你找个代驾?”

真的是喝多了。

susan都无视阮总的存在了。

小雨摆了摆手,她踉跄着起身,“没事儿,我还能喝,能喝……”

阮忆的眼里已经是冰凉一片,她盯着susan看了看,susan也撤了。

小雨笑着一个后退,靠进了阮忆的怀里,阮忆蹙眉正要说话,小雨却压低声音,一双漆黑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阮忆,小声说:“放心,阮总,我没有喝多。”

阮忆愣了愣。

小雨假装喝多,偷偷的靠着她:“我喝的酒都掺了水的。”

阮忆:……

什么时候掺的?小雨手速设么快,她都没有看见?

小雨四处瞥了瞥,确定远处就只有阿伦一个人,她一脸007特工的模样跟阮忆说:“阮总,我发现susan姐可能是分公司派来的奸细!”

阮忆:…………

小雨这是在装醉,可是整个人都靠在了她的身上,一说话,带起一阵阵酒气与热气,让阮忆浑身都不自在,“你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雨声音特别低,却又很坚定:“我不能打草惊蛇啊,得探出她的真实目的,万一她要伤害你怎么办?我得保护你。”

来当总裁的助理,这样亲密的岗位,不用说,刀子肯定都是冲着阮总来的啊。

阮忆听了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从进入公司之后,有谁敢对她说保护这样的话?虽然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是小雨这样说出来,她感觉到欣慰的同时有非常的感动。阮忆克制着情绪,问:“你想怎么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