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16(1 / 2)

阮忆喃喃的:“小雨,你很喜欢孩子是不是?”

的确,小雨是特别喜欢孩子,而且很有孩子缘,妞妞每次来公司都是找她一个人玩,俩人笑得嘎嘎的,有一次,小雨看见阮忆拖着咖啡杯幽幽的盯着她和妞妞看,她当时还以为阮总是嫌吵呢,赶紧把妞妞给带出去了。

阮忆的声音很轻,轻到似乎风一吹就会被揉碎:“这一辈子,我是不会拥有自己的孩子的。”

前半生,她走的辛苦。

先不说那份魔咒,她从小就身体不好,几乎是在医院里长大的,即使是现在,偶尔的,她还会梦见那手术刀,梦见长长的针。

如果生下来就是为了受苦,她宁愿自己这一辈子不要孩子。

她绝不要自己的孩子承受与她一样的痛苦。

那样,她会发疯。

小雨的身子一抖,她看着阮忆,阮忆深吸一口气:“我的身体……即使不是因为家族,怕是也不能长寿的。”

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一天天的掏空自己,已经许久了。

小雨心疼极了,“正直,我们——”

“嘘。”

阮忆打断她的话,她转过身,看着小雨:“让我抱抱你。”

俩人贴的很近,近到小雨能够看到阮忆眼里的泪光与不舍。

很轻很轻的拥抱。

可是小雨却感觉脖颈一湿,她知道正直哭了。

阮忆抱着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我今天带你去看妈咪,就是想要让你去选择,小雨,你还有很美好的未来,我不希望你的明天会像是妈咪那样。”

小雨也哭了,她流了很多很多泪,咬着唇看着正直:“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到我?”

是啊。

为什么?

只是舍不得……

没有人想要孤单。

人都是自私的,她想要看小雨,想要看她的笑,哪怕是一分一秒。

可是那一天,穆心的话提醒了她。

她不能如此的自私。

她要把所有的一切告诉小雨,然后让她去选择。

“一个月。”

阮忆脱离开小雨的怀抱,婆娑的泪眼深深的凝视着小雨,像是要把她的一切都记在心里,“一个月的时间,小雨,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选择离开,我会消失在你的世界。”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刀一样割着阮忆的心,虽然痛,虽然不舍,但她必须要说:“如果你选选择留下来。”

她的声音哽咽:“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像是小时候一样,一直等着你。”

……

人生有多久可以等待?

阮忆不知道。

她从没有等过谁。

可为了小雨,她等了半辈子。

小雨回到忆风的时候,失魂落魄的,满心都是阮忆最后的话。

——不要现在就回答我,不要一时感情用事,我要的是一辈子,小雨,你去好好想一想。

好好想一想……

看到小雨回来,李嫣迎了上去,她一脸的惊讶:“小雨,你怎么了?怎么淋了一身雨。”

阿伦也走了过来,她嘴里叼着棒棒糖:“好奇怪,刚阮总打电话说要放你一个月假,说你不是早就嚷嚷着说想看你爸妈吗?许你带薪休假,太偏心眼了啊。”

李嫣也是奇怪,她拉着小雨的手,走到了角落里:“小雨,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小雨不敢说话,只是摇头,她怕一说话眼泪就会流下来。

李嫣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一张纸。

“阮总有点奇怪,以前都不让告诉你的。小雨,这是还款合同,之前你在外面欠的钱,阮总都还了,只是以前不让告诉你,还有这把钥匙,她说给你,你不是一直想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厅当老板娘吗?她也是早就准备好了,旁边的档案袋里是一切手续。”

所有的一切,都装了起来。

小雨拿着档案袋往外走,原本的小雨下大了,她没有撑伞,任雨水打在身上。

说好的一个月的考虑时间。

可是小雨却依旧是含着泪走到工作室,她按照以前一样的习惯打开了密码锁,进屋后,小雨哽咽着喊了一声:“我回来啦。”

她往屋里去看,平日这个时候,阮忆都会装作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说是看报纸,其实小雨知道,是正直为了等她。

她周六或者周日的时候经常会出去见见朋友,做点自己的事儿,那时候,阮忆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等她回家。

她的世界可以有很多选择。

可是正直就只有她。

厨房里,还堆满了阮忆买的菜,都是小雨喜欢的口味。

一路走,小雨一路哭,她到了书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有人应声。

小雨的眼泪掉了一地:“正直,正直,开门!”

阮忆是一个决绝的人。

她说了,给她一个月的时间考虑,这一月,就必定不会见面。

这是小雨第一次进阮忆的书房,以前,她一直觉得书房是一个特别神秘又私密的地方。

毕竟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演的,很多总裁的办公室里都有暗格什么的,收着各种机密文件。

如今,她走了进来,刚一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家五口的合影。

很小的正直被两个奶奶抱在怀里,而她的身边,两个年轻的妈妈笑容如花腻歪的抱在一起,一人调皮的抓着正直的一个小揪揪。

那时候,一家五口是那么的开心。

而在照片的正下方,是一个一米多高的用上万块乐高拼起来的女人。

小雨只是看一眼,她就泣不成声的蹲在地上。

那长长的发,笑眯眯的眼睛,还有嘴角坏坏的弧度。

不正是她么?

原来,从刚见到她的时候,阮忆就在拼搭的乐高是她。

当时小雨还嫌阮总有耐心没事儿干了,休息的时候搭乐高。

一个个失眠的日夜。

正直就在这里,用心,一点点搭着她的样子。

乐高的旁边,摆着塑封的玫瑰花瓣,那是小雨相信玄学的时候,揪一片数一片“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时随手的玩物,全都被正直精心的收着,而下面写了深情的几个字——我喜欢你的。

小雨哭着关上门。

她走了。

按照阮忆所说的,把这一个月的独处与空白时间给彼此。

大雨磅礴的天。

小雨一个人走在街口。

她手里拿着的一切,曾经是她最想要拥有的。

她再没有欠债……

还有梦寐以求的咖啡店。

如今,阮忆都给她了,她什么都有了。

可是在这一刻,她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耳边回响的都是忆念法师低沉的声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正直、正直、正直……

第33章

山里的空气还是特别好的, 溪水涓涓, 蓝天青草, 花香缭绕, 适合人修养。

苏爸和苏妈从小雨回来之后就满是惊喜, 她们抱着女儿又是亲又是笑的, 可是小雨却不是很对劲儿。

她回来后没像是以前那样嘴叨叨个不停,直接就发烧了, 吃了药,她一头扎在床上睡了几天。

中途, 基本上除了吃饭上厕所洗澡就是又睡觉。

似乎累了许久一样。

爸妈一直守在身边。

她们都心疼极了, 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小雨说了一声:“放心, 债被还完了。”就再也没有说别的。

她小小年龄承受了这么多, 想必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以前小雨睡觉都是非常沉的, 除了流口水,几乎一天都一动不动的。

可如今,她居然睡着也哭了, 流着泪喊着:“正直, 阮忆, 正直……别走……来……过来……”

这两个名字来回叫着,苏爸和苏妈面面相觑,心疼又不敢去问。

小雨醒来是第四天, 她好久没有这样的长时间休息了, 起来后身子像是抬不起来一样, 头跟压了砖头一样, 整个人都睡酥了。

苏妈端着早就炖好的皮蛋瘦肉粥,“小雨,妈妈喂你喝粥。”

小雨勉强的笑了笑,“哪儿那么脆弱,拿来我自己喝就好。”

话是这么说,粥接过去,小雨没喝几下就想起了跟阮忆在一起的片段。

那时候阮忆总是胃疼,还几乎天天都有应酬,她心疼她,想着做一些营养好喝的粥哄着她喝下去,养养胃。她是心疼阮忆,后来阿伦告诉她,自那之后,阮忆无论几点都要回工作室,就一句话:“我要去喝粥”。

一碗粥,妈妈的手艺,家的味道。

小雨的眼圈又红了,苏妈看着心疼极了,她抱了抱女儿:“怎么了,是不是城里压力太大了,要是那样就回来吧。”

这样的话放在以前,苏爸和苏妈是绝对不会说的,她们奋斗了一辈子,不就是想要让女儿出人头地么?可是这些年,家里经历了这么多,所有的富贵繁华不过是昙花一现,经历的时候没有觉得多么高贵显赫,可是一旦跌入谷底,人情冷暖才真的让人心寒,远不如家里,她和苏爸也商量了,如果小雨愿意,就让她回来,好好的守在她们二老的身边。

小雨听了摇了摇头,她的手握着勺子倒着粥,沉默了一会儿,她问妈妈:“妈,如果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孩子,你和我爸爸会生气么?”

一句话已经让苏妈的心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其实小雨的很多性格,都遗传她了。

她已经开始一连串的补脑了。

糟糕,糟糕,完蛋了,女儿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怪不得……她回来后这样的虚弱,又说把债都还了,还倒头睡了这么久。

苏妈忍不住却瞥女儿的肚子,心如刀割,一定……一定是跟哪个富商搞上了,人家帮她把钱还了,然后女儿把孩子拿掉了……中途又做了手术,然后把子宫伤了,从此不能再有孩子了是不是?

小雨看着妈妈那变化了无数种颜色的脸,忍不住皱眉:“妈,你在想什么?我没有打胎,没有谈恋爱,我好好的一个人。”

苏妈长呼一口气:“你咋不早说,吓死我了。”

小雨:………………

原来,她在爸妈心里就是这样一种形象存在。

苏妈可是个聪明人,她一抬头叫了一声:“她爸,你过来。”

“哎。”苏爸掀开帘子进来了,前半生,他忙于事业,对苏妈一直心中有愧,感觉亏欠了人家母女俩,现在闲下来了,真的是个苏妈来了一个恩爱第二春,俩人恨不得天天腻歪在一起。

“你闺女说了,以后不想要孩子了。”

苏妈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是很认真,她总感觉苏潇雨在跟她开玩笑。

苏爸听了怔了怔,他随即笑了:“那也行,就咱们一家三口过着,我和你妈把你当一辈子孩子带,等以后老了,你就去后院张老头开那个养老院,以咱小雨的性格,肯定能一天天跟那些老头老太太玩麻将玩的开心,就她的牌技,也许以此发家了呢。”

苏妈想着那画面忍不住笑出声,“那回头不得把人家别的老头老太太气死啊。”

苏爸也是笑,俩人很快的笑成一团。

苏潇雨默默的黑了脸,沉默了一会儿,她看着爸妈说:“我不会去养老院的,我有喜欢的人,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笑容瞬间褪去。

苏妈错愕的看着小雨:“什么时候的事儿?”

苏爸也是僵硬的看着苏潇雨:“哪家的臭小子?”

小雨沉默了一会儿,她把粥碗放在了一边,“就是之前打电话跟你们说的正直。”

苏爸、苏妈:……

OMG!!!

她们还没有看出来,女儿竟然这么长情。

而且……那毕竟是小时候两个孩子的玩笑,她们根本就没有放在身上。

苏爸和苏妈心里百感交集,俩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苏妈小心翼翼的说:“小雨啊,爸和妈不是老古董,只是你们两个女孩在一起,以后在社会上怕是会有很多烦恼啊……”

小雨懒洋洋的靠着床:“不会,她是总裁,忆风的总裁,随手一扔就是一个金疙瘩,能把烦躁直接砸死。”

苏妈:……

女儿久违的怼人功夫来了。

苏爸擦了擦额头的汗:“可是就是我们这儿同意了,人家爸妈也不能同意啊,人家是豪门。”

这是典型的抛绣球转移矛盾。

小雨头都没抬:“她家世代都是同性恋,俩妈,俩奶奶,哦,妈妈很喜欢我,前几天才见了,奶奶更是让我直接叫她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