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18(1 / 2)

素柔:…………

此时此刻,她唯一的想法。

小雨这个小贱人,这个作精,她要绝交!她不想要这样的朋友!

素柔克制着情绪:“你不是说正直有洁癖的吗?她应该推开她啊。”

小雨低着头可怜兮兮的:“但是她没有,她一个总裁,人家国外回来的,礼仪得过得去啊,一把给她推开成什么了?哎……让我难过的不仅如此,我一直自诩自己后宫三千,美人无数,但是你知道跟正直站在一起的那个什么华姐姐么?哎呀,简直是太漂亮了,让人过目不忘啊,你知道刘亦菲吗?她有点像,简直是A到爆。”

素柔:“……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你要是把这些话说给你正直听,估计阮总能跟大力水手一样把你那华姐姐给推飞了。”

小雨撇了撇嘴,“我就幻想了一下啊,你说今天这个华姐姐是我看见的,在我看不见的角落里呢?得有多少精英人士,这个ceo啊,那个总啊,多少人觊觎我的正直。”

素柔:……

小雨一脸叹息:“虽然我有着无与伦比的美貌,但我究竟是个女人,有女人的弱点。”她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哦,我是如此的脆弱卑微,需要人呵护,像是一朵颓废让人怜悯的玫瑰。”

素柔:……

明白了。

小雨把她叫过来应该是让她听单口相声的。

小雨磨了磨牙,“但是我绝不认输。”

素柔:……

小雨昂首挺胸:“阮忆就是阮忆,她是正直,她从小就不走寻常路,她喜欢的东西都极其特殊,喜欢的人也是。”她搓了一下头发:“我妈跟我说,正直见我那天,我穿了一件粉色的特别漂亮的裙子,她当时都看直眼了,可想而知,她从小就喜欢我这样的非常有女人味儿的女人。”

素柔看了看这满桌子小雨扫过之后跟狼来了一样的狼藉盘子,她真的无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来了一句:“是啊,你超有女人味儿的。”

“这就是了。”小雨感觉自己的气场更高了,“那时候我还小,如今,经过二十多年的卧薪尝胆,我俨然已经长成了熟透的女人,我要让她见识见识我的魅力,让她为我着迷,让她看见外面那些贱男人漂亮姐姐,她的心不起任何波澜。”

素柔:……

这人真的是风流到骨子里了。

到男人那就是贱男人,怎么姐姐……都情敌了还是漂亮姐姐。

小雨还在自我剖析:“从这件事儿,我也看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错误,原来……真的深爱一个人,能把装满世界的大大的心变成芝麻绿豆那么小,我以前高估我自己了……从今以后,我也要恪守本分,不能伤正直的心。”

素柔拿起茶杯:“您累了吗?喝一口水润润嗓子。”

小雨深吸一口气,她看了看表:“我已经跑掉了一个小时,此时,正直正在慌张心虚的找寻我,我如果这个时候回去,绝对是一个委屈的吃醋的可爱的小女人模样。但如果我再晚一点回去,我就是一个不懂事儿就知道瞎吃醋的老娘们儿了。”

素柔:……

小雨突然看了看素柔,拍了拍她的肩膀:“为了节省时间,我先go了,你记得结账。”

素柔:……

苏潇雨!!!!这个混蛋!!!到头来把她涮了一顿!

人生啊,有什么烦恼么?

有的话,那就吃一顿饭,把自己狭窄的心撑到胃那么大就好了。

小雨回来的时候,路过楼下的咖啡厅,那是之前被开除的王总监的咖啡厅,买了好几杯咖啡,想着给阿伦和焉姐带回去。她琢磨着,按照阮忆的习惯,她这么跑出来了,俩人或多或少都要遭殃了吧?

王总监看见她笑了:“真巧,刚才阿伦也过来了,买了十几杯,说带到工地上和大家一起喝。”

小雨身体僵硬。

…………

不是吧。

她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

已经有无辜的亲人遭受到了迫害吗???

小雨忐忑又内疚的给阿伦打了个电话,此时此刻,阿伦已经到工地上了,她戴着安全帽蹲在地上抽烟:“苏潇雨,你个混蛋,你知道姐有多苦吗?姐一会儿就去搬水泥去了,呜,你要是有点良心,就赶紧吹吹枕边风给我弄回去……”

小雨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我这就去吹。”

办公室里。

李嫣看见她回来也是两眼直冒光:“小雨,你可回来了!”

小雨顿了顿,她往总裁室看了看:“内个……阮总有什么事儿吗?我今天下午是该休息的。”

李嫣握住她的手,冲她挤咕眼:“瞎说什么?阮总能有什么事儿?她就是慰问下属啊,特别的温柔体贴。”

小雨用力的点了点头。

——姐,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我明白了,为难你了!

其实阮忆在十几分钟之前就找到小雨了,她不放心她,身边一直安排人保护着。

据保镖说:“苏小姐似乎很伤心,捂着嘴跑到了一家烤鸭店,然后和一个朋友聊天,自暴自弃的吃了很多,后来又哭又笑,感觉精神状态有点不好。”

阮忆沉默了许久,挥手让别人下去了。

两个人,两份忐忑。

小雨敲门进来的时候,阮忆心一颤,她拿起旁边的文件,假装在看。

小雨走了进来,看了看她桌子上的咖啡,现是给换掉了,然后又问:“我吃的呢?”

阮忆淡淡的:“喂流浪狗了。”

小雨:……

得,这是生气不满了。

不应该她生气的么?

小雨善意提醒:“阮总,你文件拿倒了。”

阮忆身子一僵,低头一看。

……

被骗了。

她拿的好好的。

阮忆冷冰冰的看着苏潇雨,小雨也不吭声,她起身看了看窗外,去把阮忆的窗帘给拉上了,又去把门锁给反锁上了,一回头,她看见阮忆皱眉盯着她看:“你在做什么这是公司。”

“在家里也不能做什么啊,更别说是公司了。”

小雨要是想耍无赖,那是业内老大级别的存在。

阮忆从来不会安慰人,她沉默了片刻,安静的说:“我刚刚回来之后洗澡了,我是总裁,代表着忆风,很多时候,很多事儿,不能做的太绝。”

小雨看着她,然后呢?

她就是想看看正直能表达到什么程度。

阮忆深吸一口气,这些话对于她来说十分困难,她从小到大,没有对谁这样有过耐心:“华姐刚从国外回来,很多礼仪习惯都和国内不一样。她这次回来,是为了一个投标项目。”

小雨看着阮忆认真解释的样子,突然有点心疼,“她喜欢你吗?”

阮忆对上小雨的眼睛:“以前是。”

小雨不吭声了,心里依旧是酸溜溜的,过了一会儿,她走到阮忆身边,把她的手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口:“正直,我吃醋了,现在这儿还酸溜溜的,你打算就这么安慰我的小肚鸡肠么?”

阮忆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苏潇雨。

她……以前也看过公司其他副总的媳妇因为怀疑对方外面有染各种原因跑过来大吵大闹,有的甚至都直接胡嘴巴,特别惊心动魄。

苏潇雨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被华姐贴面碰过的阮忆的侧脸:“虽然不应该这样,但是我真的受不了别人碰你呢,我看到的时候,特别想用锤子砸了她的手。”

阮忆的身子放松了下来,“那你要怎么样?”

她没有哄人的经验。

在商场上,阮忆是身经百战,在情场上,她只能任小雨摆布。

小雨就在等她这句话,她勾了勾唇,小雨站直身子,一抬手,把扎着的头发散开。

如瀑的长发落在肩膀,小雨对着阮忆妩媚一笑,她身子前倾,一把将阮忆推到了椅子上:“洗澡也不管用,我要消毒。”

阮忆怔怔的看着她,心跳如雷,“消毒……你散头发干什么?”

小雨舔了舔唇,眼睛勾着她:“勾引你啊,这样气氛更好不是么?”

阮忆动了动,作势要推开小雨,小雨却抓着她的两个手,盯着她的眼睛:“别动,我们的第一次吃醋,不得有点纪念意义么?”她身子前倾,趴在阮忆的耳边呵气:“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

第37章

——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

像是曼陀铃的花,吐着诱惑的芬芳, 伴随着藤蔓, 一点点一下下的爬上脸颊。

酥酥麻麻的, 阮忆想要推开,可是手却没有力气,小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太多次被推近病房, 推出手术室,她对于身体格外的敏感, 长大这么久以来,一直抗拒别人的触碰, 奶奶没少着急, 还真的担心过孙女这一辈子是否就这样一个人自闭着孤独终老了, 而如今,阮总俨然已经全线溃败崩塌。

小雨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淡淡的奶香中惨杂着洗发水的味道,可是为了能够避开这让人心痒的感觉,阮忆还是偏头:“你……身上有味道。”

刚刚吃完烤鸭么。

当然是有味道的。

小雨勾了勾唇角,两手捧着她的下巴:“嗯嗯嗯,我的嘴更有味道。”

阮忆:……

都说消毒了,自然要拿出专业的素质来说。

像是冰淇淋呢, 甜滋滋的, 又如此的滑腻, 小雨美滋滋的琢磨着, 闭着眼虔诚的亲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看着阮忆似痛苦似隐忍的蹙着眉,手还紧紧的扒着椅背的样子,她的心柔软成一片海。

微微向后,小雨看着阮忆:“阮总,醒醒啦。”

阮忆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带出眼底一片氤氲的水光,就连往日苛责的声音都带着虚弱的颤抖:“你……你……”

这半天也没颤抖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小雨笑了,她撒娇似的缩进了阮忆的怀里,两手抱着她的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当着我的面跟别人贴面。”

光是贴面就这么难过了。

阮忆低头看着苏潇雨:“你以前跟苏樱在我面前手牵手看星星。”

小雨“哦”了一声,“小心眼,还记仇呢,是不是当时特别辣眼睛,要不要我再帮你的眼睛消消毒?”

阮忆:“……苏潇雨。”

……

“快下去。”

“你……”

小雨这消毒水准那是相当的不错,弄得阮总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衣服还有些褶皱,她看了一眼李嫣:“把阿伦叫回来吧。”

李嫣:……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阮总。

那一双眼睛……含着泪光,而且……就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温柔?

不可言说啊。

就连傻子都知道为啥如此了吧?

小雨这会儿正躺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一手滑着泡泡龙,到最后,她也没有去亲阮忆的唇。

有些事儿不着急,要慢慢来才有意思。

人家阮总不是说了吗?还是有些抗拒身体上的接触,她当然得掌握好节奏。

阮忆站在门口盯着小雨幽幽的看着,她的心里有很多疑问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小雨一挑眉,瞅着她:“离那么远干什么?消毒剂用完了,不用怕啊。”

阮忆:……

岂有此理!

她堂堂一个总裁,居然现在被一个小屁孩给压倒了气势。

阮忆走过去,用高跟鞋踢了踢小雨的脚:“苏潇雨。”

“唉。”小雨赶紧坐直,她把手机放在一边,“阮总有何吩咐?”

“苏潇雨、阮总”,“小雨、正直”这两套称呼就是阮总两种情绪与状态的变化,小雨早就摸透了。

阮忆如墨的眸子凝视着小雨许久许久,她幽幽的问:“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老练?”

正在喝饮料的小雨说一抖,饮料差点喷出来,她慌乱的咳嗽,不可思议的看着阮忆。

阮忆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但目光却执着的落在小雨的身上,女人啊,无论是什么岁数,什么身份,一旦对感情的事儿有了怀疑,那就绝对是不依不饶的刨根问底。

小雨擦了擦嘴,她认真回答:“我天赋异禀。”

阮忆:……

小雨站起身子,走过去,还住阮忆的腰:“真的,我骗谁也骗不了我们阮总啊,正直小朋友,你可是从小就认识我的,当时的我什么样你不知道么?”

小雨这一点说的倒是实话,当时的小雨可真的是花里胡哨,见一个撩一个,见一个爱一个。

看阮忆不做声,小雨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脖颈:“从前的事儿,咱们都翻篇了不行吗?以后,这美丽多姿魅力大的苏潇雨美少女就属于阮总一个人的了。”

“没皮没脸。”

阮忆戳了戳她的额头,可是声音却也柔和了下来,小雨美滋滋的靠着她:“你想一想啊,正直,我也二十多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对于感情当然也有自己的憧憬与幻想,我不过是把幻想的事儿一点点实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