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19(1 / 2)

徐影如想,如果她今生有幸,拥有小雨,她会是最幸福的人吧;如果不能,最起码她努力了。

到最后,她妥协了,只是离开前,让小雨等她,再没有多说。

不是不想给承诺,只是承诺太重,她给不起。

徐影如回国后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小雨,她知道她家庭的变化心疼不已,她甚至拿出了自己这些年的积蓄想要去给她,可是后来家里突然出现了变故,她不得不□□回去,想着尽快处理完来找小雨,可谁知道这一处理就是半年。

好在,现在一切稳定,她也可以回来找小雨了。

小雨看着徐影如,感觉学姐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刻,她有点想念阮忆。

大学的时候,她真的感觉学姐特别漂亮,一颦一笑都让她魂牵梦绕。

现如今,学姐也是漂亮,就是她们坐在这儿,周围就不时有艳慕窥探的目光投过来。

可是,小雨却感觉……跟阮忆比起来差了一些。

都是美人。

只是她的正直似乎更多了一些气场。

她如果坐在这儿,那些人就是想看也不敢这么频频张望,阮总的气场能快速冻结这周围的一切,一想到阮忆那张对别人都冷冰冰的脸因为她绽放的红晕,小雨的心热乎乎的。

徐影如感觉到了小雨的游离,她微微一笑:“小雨,听说你要录制民谣类的专辑?”

小雨看着她的眼睛,把注意力转回来:“是呀,寄托一点自己的小感情,里面写了一些……嗯,我和喜欢的人的歌曲。”

我和喜欢的人的歌曲。

这一句话,像是雷一样砸在了徐影如的耳边,她怔怔的看着小雨,脑中一片空白。

接下来。

小雨对着她说了什么,她都听不见了,就像是电影突然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她只能看见画面,看见小雨的唇一下一下翕动,看见她说起了什么眼睛笑成了月牙。

“学姐?学姐?”

小雨看出了徐影如的不对劲儿,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这是大学的时候俩人常有的状态。

那时候徐影如在话剧社当社长,很多事儿都需要她来考虑定夺,小雨没事儿的时候就来她这吃个糖拿个果子什么的,徐影如思考的时候,小雨就上来逗她,笑眯眯的手在她面前挥来挥去。她会笑着抓住,然后俩人闹成一团,素柔每次看着都感慨:“你俩真是……秀什么恩爱,有本事出去开房去啊。”

如今,同样的动作,同样的人,只是心境再无法相同。

“你有喜欢的人了。”

徐影如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是克制不住的颤抖,一双温柔的眼里全是泪水。

小雨愣了一下,她看着徐影如缓缓的说:“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

淡淡的果香飘在俩人之间,周围的客人来来往往。

徐影如定定的看着小雨,一言不发,小雨也看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影如咬了咬唇,她偏开头,擦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来的眼泪:“在一起很久了么?”

小雨看着学姐的泪,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还不算是正式在一起,我还在追求她。”

徐影如转过头看着小雨,“你在追求她?”

小雨想起了正直,虽然这样的话说起来会伤人心,但是她必须要说:“嗯,她也喜欢我,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心碎大概就是这样的滋味。

但又有什么理由去苛责呢?

当初在她不告而别的时候,徐影如就想过会有这一天,只是这些年来,她一直仰仗着爬出万丈深渊的人,突然之间告诉她,不再喜欢她,还是会难过,还是会痛苦。

“小雨,有些话我想告诉你。”

徐影如缓缓的开口了,她的眼睛盯着小雨,红红的惹人怜爱。

这要是在大学的时候,学姐这样看着她,小雨肯定要心疼死了,上前哄她呵护她。

而如今,学姐不是从前的学姐,她也不是从前的她了。

徐影如盯着小雨缓缓地说:“小雨,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就喜欢。”

那时候,她跟着朋友一起去迎新,徐影如当天是有安排的,本来是赶时间又敷衍的,每年迎新的流程都一样。

可那一次,就成了生命的拐点。

小雨永远都是那么的突出,她当时穿着一个白色的百合裙,背著书包,一手勾着妈妈的脖子,另一手勾着爸爸的脖子:“哎呀呀,我知道了,你们二老别叨叨了,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小雨同学能干利落又美貌,还不把一切都弄的妥妥的?”

苏妈看着她说:“我和你爸爸都觉得到了大学就要享受生活,你也别一天到晚盯着学习,谈谈恋爱什么的。”

徐影如当时看着特别震惊,她是第一次看到父母送孩子上大学第一天嘱咐她不用太认真学习多花些心思谈恋爱的。

小雨:“就咱这魅力,回头你们就为我太多桃花操心吧。”她用手在下巴下比划了一个对勾的形状,自信满满:“我争取大学就给你们带回去一个乘龙快婿,大学毕业争取让你们抱娃娃。”

徐影如:…………

小雨当时笑的东倒西歪的,真的只能用“东倒西歪”四个字来形容,她跳着闹着,一双好看的眼睛一抬头,瞥见了徐影如。

目光相对,小雨满眼的惊叹都不加掩饰,她甚至还用胳膊肘碰了碰爸爸:“爸,你看那学姐多好看。”

……

往事不可追。

小雨显然对于那一次夸奖不记得了,她印象中跟学姐第一次见面还是在话剧社。

短暂的沉默。

徐影如缓缓的:“我的家庭比较复杂,父母亲人的感情都很薄凉,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血缘至亲,大家联系在一起都靠利益。而我的父亲起家,当年也不是靠着正路,我虽然有这份心思,却也不敢太过直白,我怕会威胁到你。”

小雨听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怪不得那时候学姐总是会看着看着她就失神。

她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太过美丽。

徐影如:“我给了自己五年的时间,五年后,我若能够披荆斩棘把牢自己的位置,那我就回来见你,如果不能……我不会再耽搁你。”

她的计划很好,满满的唯一落了小雨。

小雨听了沉默了许久,她的手摩挲着杯子,过了片刻,幽幽的说:“学姐,过去的就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不是么?”

过去了就过去了。

是啊。

回忆就是回忆。

徐影如忍着情绪,她挤出一丝笑:“是啊,那我们谈谈你专辑的事儿吧。”

她还是舍不得。

这些年,在国外,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她。

可她从未动心。

以她的自尊,她的骄傲,如果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她早就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可谁让眼前的是小雨,她只想多看看她。

她不甘心。

小雨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她把自己写好的歌递到了徐影如手里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惊讶。

俩人聊着细节,商量著录制流程,不知不觉间,让徐影如感觉似乎回到了年少时光,那时候,她总是会在期末抓着小雨去上自习,她不好好看书,就看最后这几个星期突击。

徐影如是典型的学霸,她会把拿着小雨的书把重点都给她画出来,然后逼着她,哪怕是通宵也要都背下来。

就靠小雨的小聪明,她居然也年年拿奖学金。

到现在,徐影如都能想到小雨哭丧着脸,捧着咖啡呢喃:“我困啊,学姐,好困。”

很多次,小雨都枕着徐影如的腿睡过去了,本来想叫醒她的,可到底是不忍心,徐影如就偷偷的一遍遍用手描绘着小雨五官的轮廓。

那时候,多么的美好。

徐影如的眼里一片潮湿,她盯着小雨看,突然心生嫉妒,她嫉妒,嫉妒那个让小雨追求迷恋想要走一辈子的女人,她想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俩人聊了两个小时,外面的天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正好阮忆把电话打了进来,“谈完了么?”

小雨拿起手机之后,那表情都变得有些甜蜜了,她的舌头跟卷着一样:“米有呢,下雨了,今晚我们吃火锅好不好?”

徐影如垂着头。

简单的对话,她知道俩人已经同居了。

阮忆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雨,脸上有着笑:“嗯,我去接你吧。”

小雨一听这话,汗毛都要起来了。

她不是有意隐瞒阮忆,只是……本能的害怕。

她太了解正直了。

知道她虽然一直不说,但内心对于自己的这位初恋暗恋对象也就是……唯一的皇后非常的在意。

平时小吃醋小嫉妒什么的那都是调味品,要真的上纲上线对于感情有了伤害就特别不美好了。

小雨嗝了一下,“不用了,出来淋湿了怎么办,回头我回忆风找你吧,正好给嫣姐带了蛋挞,买回去让她给妞妞吃。”

阮忆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准确到玄学都无法解释,她淡淡的:“不耽搁,把地址发给我。”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阮总就是这么的果断。

小雨握着手机打了个冷颤,徐影如盯着她的眼睛问:“她要来接你么?”

………………

小雨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影如,什么……什么情况?她什么都没有说,和阮忆的对话也很平淡……俩人怎么都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

“叮”的一下,手机震动了。

小雨低头一看。

今天也是大长腿宝贝总裁气场一米八的小正直发来了微信,就三个字——苏潇雨。

官称都出来了。

小雨吓了一跳,赶紧把定位给她发了过去,她知道要是再不发正直肯定要生气的。

“你很怕她。”

徐影如看着小雨的眼睛,小雨还没来得及说话,徐影如把刚刚去柜台前买好的蛋挞递了过去:“给。”

小雨拿着蛋挞有点感动,想着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学姐虽然很优秀,这些年,谈吐都变得更加的成熟迷人了。

一般人都会忍不住沉浸其中,但是小雨都想好了,回家之后给阮忆找个借口,跟她说想要换一个人沟通。

这样也好。

年少时的一个梦,小雨时长会想起,无关感情,只是一直堆放在心底最深处那一丝丝关于初恋与暗恋的执着。

现如今,见到了学姐,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甚至更富有魅力。

但是小雨那一点遗憾也就此填满了,像是为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她不能伤害正直的,一分一毫也不能。

正直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这一辈子,她早就赔了进去。

而且小雨是了解阮忆的,别看她在事业上那样的雷厉风行,似乎没有什么能伤害的了她。

可是对于感情,阮忆是那样的单纯简单,也许,她不经意的一个眼神,不在意的一句话就会让她想很多,纠结伤心很久。

阮忆身上的伤痕,她还没来得及去抚平,又怎么可能亲自再填伤疤呢?

徐影如看着窗外细细犹如银丝垂落的雨,幽幽的:“这周六,学校60年校庆,你要去么?”

小雨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这一次校庆,不仅仅是学姐,别人也跟她说过,她是打算要去的,可是如果学姐去……

“小雨,别这样。”

徐影如看着小雨的眼睛,她的笑容略显苦涩:“不用这样躲着我,我只是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既然你爱上了别人,我是不会去做让你为难的事儿。”她的眼里氤氲着泪光:“我只是……”

她只是有一点点不甘心,有一点点不舍得。

接下来的话,学姐没有说出,小雨自然也不会问。

说实话,她不是一个很会处理身边感情的人,但是小雨知道,她不能让阮忆伤心。

阮总的车子到的很快,李嫣停好车,往外看了看:“雨有点大,要不我下去叫小雨上来吧。”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阮总也没有说,就告诉她去接小雨,小雨给妞妞买了蛋挞。

阮忆的手放在腿上,她看着窗外摇了摇头:“不用,我下去。对了,嫣姐,我让你问的问到了么?”

李嫣点头,“问到了,我刚给南阳那边打电话了,还真是巧合,徐总监之前真的跟小雨一个大学呢。”

阮忆听了沉默了片刻,她看着李嫣:“叫徐影如?”

李嫣吃了一惊,“是的。”

她想问问阮忆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阮忆却转过头,看着窗外,脸色绝非愉悦。

李嫣摸不透阮忆的情绪,但是敏感的觉得她似乎不是很开心,便也不敢多说写什么。

过了一会儿。

阮忆:“把伞给我。”

她要亲自去接小雨,正好见一见这位正宫,欣赏一下小雨曾经的目光,看看到底什么样的佳人能让她念念不忘这么久。

细雨朦胧,天地之间仿佛都被薄薄的烟雾笼罩,阮忆走在雨间,她挂了小雨的电话就来了,连那一身西装都没来得及换。

周围的人频频的回头。

细雨,美人,如烟如画。

阮忆本来就高,这会儿又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她的肤色在黑色的西装衬托下更显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散,如墨的眸子隐在伞下,只能看见薄薄的红唇。她安静的走着,周围的人,自觉的为她让路,气场浑然天成。

在工作上,阮忆一向选择鲜艳的口红色号。

这样一看……就好像是从画里走出的人物一样。

阮忆没有直接进去,小雨和学姐选择的是靠窗户的位置,她站在那安静的看着苏潇雨。

此时此刻。

小雨没有说话,她低头滑着手机,着急的等待着阮忆过来,她看着雨越下越大,怕把她淋湿了感冒怎么办。还想着要不自己先告别回去,但她是了解阮忆的,就这样跑回去,阮忆会生气。

而徐影如正盯着小雨看,一眨不眨的看着。

俩人都没有交流。

小雨还在那不停的跟正直发信息,压根就没有往外面看,还是徐影如先看到了有人盯着她们看,她顿了顿,转身看着阮忆。

这一下子,现皇后前贵妃与前皇后现冷宫的二位小雨后宫目光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