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1(1 / 2)

她真的是太愚笨了。

从前的种种,许许多多的事儿,她不是没有想过意外,就连素柔都说,小雨是被幸运女神关照的小吉星,很多事儿都能逢凶化吉,可如今看来……不过是阮总在背后默默的为她撑起了一起。

阮忆握了握她的手:“不要多想,我爱你,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是的。

她爱小雨。

恨不得倾尽一切,哪怕是生命去守护。

小雨感动的不已,到了吃饭的地方,她挠了挠头:“都是刚毕业的穷大学生,所以找了我们之前吃小龙虾的地方。”

阮总的吃穿住行都非常考究,这样的地方,小雨没有看她来过。

阮忆看着她的眼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小雨:……

阮总的情话都是这么的……辣味。

小雨才刚走到大堂,一堆人就迎了出来,这一年的不见,大家都从当年的翩翩少年变成了都市白领,打扮都成熟了很多,只是感情都特别好。

一堆人叫叫喳喳的,为首的一个高个子男生看见小雨,兴奋极了。

“小雨来了!”

“哇……苏大美人,你怎么才来???就你最晚。”

“马上自罚三杯啊!!!”

……

徐影如站在人群后面,身边是素柔,她看到小雨和阮忆牵在一起的手,虽然在笑,但是头却缓缓的低了下去。

素柔这是第一次见到阮忆,她特别戏剧的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就差喊出声了。

小雨很快的就成了人群的中心,她有点不好意思,“都别闹,我带女朋友过来了,给你们介绍。”

“我靠!!!”

“不是吧????”

“天啊,这是哪儿来的,仙女妹子,太美了太美了!!!”

……

素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卧槽,苏潇雨,你可以,从今以后,你是我偶像了!

大家都围了过来,这些个全是毛头小子,爱闹腾的丫头,很快的将俩人挤到了中间。

小雨担心的看着阮忆,她知道她是不喜欢人靠的太近的。

可是这一次,阮忆却微微的笑,那笑容足已迷倒一片迷弟迷妹,“大家好,我是苏潇雨的女朋友,阮忆。”

这一幕,这个微笑,这一声“苏潇雨的女朋友”啊。

小雨同学已经完全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与满足感中了。

耳边嘈杂的起哄声,羡慕声,呐喊声都听不见了,眼里就只有阮忆的笑容。

可是她却不知道。

阮总虽然脸上露着春风一样和煦的笑,可是目光迅速的扫过人群,她的心里冷冷的在磨刀。

“刷——刷刷——”

很好,苏潇雨,四男三女。

没想到你的后宫如此热闹。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09 21:43:29~2020-07-11 09:31: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mosuo 4个;不停地吃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凌泡君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艺之鞠鞠子 3个;夜星星 2个;什么⊙?⊙?、ANN、蔚然vkring、sone的蜜柚、言情百合可以兼得、阿河、3462856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乐 33瓶;独留花下人 10瓶;wielyF. 9瓶;墨瑾、咔咔 5瓶;甫一、陈大善人、A-小坏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2章

小雨完全不知道阮忆在想什么, 她握着她的手, 一直满足的笑着看着她。

阮忆平时是面对什么人的?

她只是清冷不爱应对,如今, 她拿出笑容对付三三两两的小毛孩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小雨花痴一样的看着阮忆,周围的人的注意力都被阮忆吸引过去了, 她看她精致的侧脸,看她挺巧的鼻子,还有那圆润的耳垂,心像是被出风吹过一样,荡起了温柔的涟漪。

“哇, 姐姐, 你是干什么的啊?长得真漂亮,是不是艺人啊?”

“对啊对啊,以前怎么没有听小雨说过?哎呦,是不是一直金屋藏娇啊, 看你们在一起这样, 都老夫老妻了吧。”

“苏潇雨, 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背着我们藏人!”

小雨美滋滋的, 那语气骄傲又嘚瑟:“一边去,小时候你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她这话说的是真的,但是在同学听起来就是一种特别找打的撒狗粮方式了。

阮忆一边和同学们说这话,不时的目光落在小雨的身上,那样的目光啊……即使是握着手也把小雨电的心酥酥麻麻的, 要不是这周边都是人,她都要亲上去了。

阮忆看透了她心里所想,她按了按小雨的手,眼神略带着警告与娇嗔,面上却红了。

小雨简直要被撩疯了,心中像是在过电流,酥酥麻麻的,她忍不住抓着阮忆的手使劲往自己这边一拽,阮忆正跟同学聊天,猝不及防的被她扯进了怀里。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阮忆脸颊微红,她推了推小雨:“你干什么啊?”

小雨坏笑着在她耳边说:“别光顾着聊天,吃点东西,要不一会儿她们该灌酒了。”

“哎呦喂,什么我们灌酒啊?小雨,你是感觉姐姐冷落你了吧?”

“天啊,苏潇雨,你还能这么腻歪人呢?”

……

为首起哄起的最厉害的就是戴着眼镜的学习委员,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小雨是团支书,可没少呵斥他。他是一个游离的人,经常做了决定,同学没人听,苏潇雨皱着眉:“你一个大老爷们,别说还有个官呢,就是没有,靠自己的气场也得把路铺平了啊。”学委哭唧唧:“你总是这么霸气,我看以后你找个什么样的人驯服你。”小雨还臭美当时:“我这样的人是能被驯服的吗?”

嘿嘿,现在呢?快悄悄,这打脸噼里啪啦的。

阮忆盯着小雨看笑了,她握了握她的手。

小雨要是骗别人还行,她的酒量是日日夜夜练出来的,她会怕这些学生?

只是……

阮忆眼神一变,她看着苏潇雨:“你也喝酒么?”

一句话,把往日打龙王的片段都掀起来塞进了两个人的脑袋里。

小雨笑了笑,她的手往阮忆的腰间探一探:“这一次不来打龙王了,你放心。”

……

俩人在这边像是两口子一样说着聊着,就好像是阮忆担心她喝酒身体不舒服一样,没有人知道那只属于两个人的小甜蜜。

在场的是有不少人起哄,可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几个这一次来同学聚会,就是想鼓起勇气向小雨表白的,目光都落寞了。

那个最高个子长得还算英气的班长也缓缓的低下了头。

素柔是和学姐坐在一起的,她看着苏潇雨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看看,学姐,你看看她得意的那个狗样子,真是的,进来之后居然连个招呼都不跟我们打。”

徐影如目光黯然,她笑的勉强:“大概是在忙。”

在忙?

素柔愣了愣,她转身看着徐影如苍白的脸色,心里一咯噔。

糟糕,她说错话了。

之前大学的时候,小雨和学姐一直处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阶段,就连素柔都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怎么回事儿。

可如今这样一看,学姐对小雨……

小雨是没有跟学姐和素柔打招呼。

素柔倒是其次,俩人都熟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放屁了。

可是学姐呢?

给她八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阮忆的面跟她说话啊。

她可是阮总的枕边人,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吗?

如果她过去了,阮忆可能会微笑着与她一起跟学姐打个招呼,回家呢?那就不知道多少刀子在等着她了。

徐影如幽幽的看着小雨和阮忆。

她之前的心里还抱着一些残念,想着小雨和阮总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约定。

也许小雨并非自愿,而是因为某种原因的被迫。

可现在,她听见小雨说她们很早就认识,看阮忆看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

她的心像是物件一样被扔到了湖心,伴随着冰凉的水,一点点的下沉。

她拿起旁边的啤酒,一杯杯的往下喝,周围有认识她的都惊讶,素柔也是一脸的卧槽。她之前可是知道学姐是一个多么温柔端庄稳重的人了,这情字果然伤人啊,现在居然也借酒消愁了。

大学聚会总是比社会上的更亲一些。

阮忆也是瞧着新鲜,她的同学们早就分散在世界各地,几乎都是精英。

感情也不像是现在这些人这样的熟悉。

她们的聊天是真的敞开心扉在聊。

有朋友给阮忆告状:“姐,你可算是把这家伙收了,你不知道当年都勾人。”

小雨直接给了个白眼,“快快快,小龙虾还堵不住你的嘴?”

旁边的人拎着酒瓶子坏笑:“怎么,还不让我们说了?怕回家跪键盘啊?还记得那次夏季歌舞会,小雨自唱自跳的吸引了多少桃花吗?”

……

大家说起来就没完。

班长站出来:“唉唉唉,你们别瞎说,回头影响人家家庭团结啊。”

阮忆笑了,笑容温柔没有任何距离感:“不会的。”她的目光落在那个男生身上:“你继续,我还挺爱听的。”

她看了看班长,目光又幽幽的落在苏潇雨的身上。

自古以来,班长与团支书是一对,苏潇雨的本事不错。

哇塞。

好温柔啊。

大家都忍不住犯花痴了。

小雨在旁边却手心冒汗,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阮总这么温柔的对别人说话,她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单纯孩子。

果不其然,阮忆一句温柔的鼓励,不仅仅是那男生,别的人都跟打鸡血一样开始纷纷诉说,好不热闹。

小雨中途要上厕所,她其实是使计谋想要把阮忆给叫出来然后干脆开溜得了,“我要去厕所,你去吗?”

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了。

大家开始不讲究的抽烟喝酒了,阮总一定很不喜欢这种环境。

谁知道阮总坐的稳如泰山,她抬眼看了看苏潇雨:“自己去。”

小雨:……

这是聊上瘾了???

阮总并不是聊上瘾了。

只是她想着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白走这一趟。

趁着这次机会,她干脆一次性的清空后宫吧。

小雨喝的不算是多,只是大家喝酒有个习惯,喝的急,你一杯她一杯他再一杯的,不知觉间不知道多少杯进肚了。

她的脚下跟踩了海绵一样,上完厕所放了些水总算是好了一些。

她缓缓的走到池子前,想要洗手,可能是刚才站起来的时候起急了,身子一个踉跄,手臂上一紧,被人抓住了。

“小心一些。”

是学姐。

徐影如看着她,眼里都是关心,小雨尴尬的想要抽回胳膊,徐影如声音苦涩:“我只是担心你摔倒,没有其他。”

酒劲上来了,加上学姐说这样的话戳破了小雨的小心思。

苏潇雨有点尴尬,她的脸微微涨红,翕动了唇:“谢谢。”

徐影如点了点头,她收回了手。

俩人就这样站在洗手间。

对面是一个硕大的镜子,将两个人都收在其中。

因为是学生聚会。

所以小雨穿的是一件淡粉色的很有自己风格的裙子,学姐跟大学时一样,还穿着她喜欢的乳白色的针织衫,脖颈上带着细细的项链。

俩人看着镜子里的彼此,一时间都有些怔怔。

时光过去了。

可是什么东西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记得以前在话剧社排练的时候,面前就有同样的一个大镜子。

当时那些排练的服装很多都是有点古典古风或者欧洲风格的蓬蓬裙。

小雨没有耐性,弄不好,每一次都是学姐走过来,学姐会揉一揉她乱成一团的头发:“好了,不要动,别夹着肉。”

“我才没有肉。”小雨红着脸辩解,学姐宠溺的看着她,从后面一点点温柔的给她拉拉链。

小雨的身材好,从小发育的就别人好一些,学姐拉的一直很缓慢很顺利,到了上面有点不畅快了。

俩人对视一眼脸都红了,学姐低着头:“你……还是自己拉吧。”

那时候的她们多么的单纯。

往事匆匆,一眨眼,四年就过去了。

她们还是她们。

她们却都不再是她们。

小雨的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有些低沉,她低着头轻轻的用凉水拍着脸。

抬起头的时候,她看见了学姐泛红的眼睛。

徐影如今天也是喝了不少的酒,她的眼眸微醉迷离,看着小雨:“小雨,我想问你一句话。”

小雨沉默。

徐影如幽幽的问:“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当年我离开前,将一切都告诉你,你会等我么?还会爱上别人么?”

餐厅的另一边。

阮忆和大家说了些话,她看了看表,秀眉微蹙。

“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

阮忆跟大家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她起身往洗手间走。

她在想。

小雨这么久没有回来。

应该是遇到徐影如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二更。

第43章

“ldys aleman, 各位美丽的可爱的帅气的英俊的, 我的好同学们,下面, 由我代表四班给大家唱一首《匆匆那年》。”

餐厅的那一边,气氛已经嗨到了极点, 大家吃饭的都吃完了,喝酒的已经喝到了抱头搂着哭泣怀念大学生活的环节。

而班长,曾经那个玉树临风的少年,此时此刻,他脸上的沧桑不在, 手里夹着一根烟, 另一手拿着麦克风,红着眼沙哑的唱着。

匆匆那年我们

究竟说了几遍

再见之后再拖延

……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