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3(1 / 2)

现如今,同样是这样的状态。

小雨一脸的焦虑,医生倒是很淡定:“放心吧,我们检查过了,阮总大概是疲劳过度,然后最近是不是放松心情了?就像是长期绷紧的皮筋,加上惊吓……嗯,惊吓过度,一下子身体上的不舒服都反噬出来了。”

怪不得。

阮忆感觉自己昨天明明睡着了,可今天心里还是疲乏的狠。

小雨很着急,声音都带着哭腔:“那怎么还不醒过来?”

医生:“休息一下就会醒过来,打了镇定的药剂了,她的身体实在不是很好,趁着这次机会,就住院调理一下吧。”

这是阮家的愈阳医院,楚奶奶是现在的院长,当然会给阮总最好的照顾。

阮忆该是放心的。

糟糕。

她突然想到了。

阮忆的眼皮猛地眨动。

穆心和小雨都在一个病房里。

她会不会伤害小雨???!!!

穆心单手在削苹果,中途,阿森过来了要帮忙被呵退了,阿伦和李嫣知道她的脾气根本不敢往上凑。

她一直盯着阮忆,看见阮忆的眼皮一直在神经质一样的眨动,穆心冷笑,她起身靠近阮忆,淡淡的:“你怕我伤了她?你还会怕正直?我的手里就有刀呢。”

她看了看苏潇雨因为着急跟医生说话,扬起的修长的脖颈。

“如果在她的脖子上划一刀会是怎么样?”穆心说的很平静,阮忆的身子剧烈的颤抖,因为着急,眼角流下一行泪。

这样的正直,这样的阮忆,这样的阮总。

从未见过呢。

穆心看见了,她笑了,也不管别人还在,她低头舔了舔那泪幽幽的说:“你在求我。”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看你们又是尖叫,又是扔雷,又是撒娇的,三更送上啦~

快,叶子也打滚撒娇求表扬。

感谢在2020-07-13 09:34:41~2020-07-13 19:2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洛神家的清漪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mosuo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瓶子酱的小可爱、爆炸番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河、珊珊、猫猫loveAnita、艺之鞠鞠子、夜星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焰泪殇 50瓶;How 15瓶;666 10瓶;肆行 8瓶;56号小泥巴 7瓶;宁音。 6瓶;少司命、白羊座的喵星人 5瓶;陈大善人、甜甜的小狮叽 2瓶;从不废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7章

——你在求我。

穆心说这话的时候看着阮忆的眼睛泛着痴迷贪婪的光, 就好像是饕餮已久的恶兽, 要将她一口吞下一样。

她卷着阮忆泪的画面,不仅仅是身边的阿森, 就连阿伦和李嫣都看见了。

阿伦吃了一惊,第一反应就是握紧了拳头, 她虽然畏惧穆心的狂躁,但要是敢动阮忆,她就是拼命也要去撕逼。

李嫣反应极快,一把抓住了她,阿伦怒气冲冲的看着李嫣, 她太了解阮忆了, 除了小雨,别人这么对她,肯定是一种难以洗刷的耻辱。

李嫣却对她使眼色,让她看穆心手里的刀。

那刀, 可是才见了血的。

穆心手上虽然包了纱布, 但上面还隐隐的往外渗血。

阿伦这个时候绝不能冲动。

倒是小雨……

李嫣和阿伦一起扭头去看, 小雨很显然,她也看见了穆心的动作, 她怔了怔,有了片刻的茫然。

她并不知道穆心和阮忆的事儿。

别说是阿伦了,就是李嫣如果看见爱人被姐姐这样也要狂躁了,肯定要揪住穆心问她在做什么?!那现场就更不可控制了。

在这之前,苏潇雨真的单纯的认为穆心不过是阮忆的一个暴脾气的姐姐, 每次来都要跟她吵架。

可是刚才穆心做的事儿……是一个姐姐会做的吗?

穆心自然也发觉到了小雨的目光,她冷笑,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她。

医生一看势头不对,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阿伦和李嫣都有些紧张,她们怕小雨激动跟穆心发生争执。

虽然是阮家的地盘,但毕竟是医院,要是闹大了,不仅仅是不好收场,阮氏集团也会受到影响的。

小雨缓缓的走了过去,她看了看穆心,穆心的眼里满是侵略的火,一团团一簇簇,简直要烧着了。

小雨的做法却出人意料。

她的眼睛看着穆心的眼睛,手却猝不及防的“拿过”了穆心手里的刀:“穆总,你手都受伤了,这样削苹果多别扭,还是我来吧。”

阿伦:……

李嫣:……

穆心:…………

小雨对于美食可是一把好手,穆心感觉自己的满腔怒火像是一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海绵上,其实她还挺期待能够激怒苏潇雨的,她看看她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什么本事能跟她发火。

阿森走了过来,他低头在穆心耳边说:“大小姐,徐影如来了。”

穆心顿了一下,她抬起了头,目光平静的在屋里巡视了一圈,出去了。

人一离开。

小雨赶紧回头看李嫣:“嫣姐,你快去打一盆水来。”

哎呦。

穆心那个糟心的家伙,不知道她家正直有多洁癖么?

阮忆似乎躺着都不安稳,身子跟弓弦一样绷得紧紧的,小雨身子前倾,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发,像是哄孩子一样哄着:“好啦好啦,不要生气了,我没有和她发脾气,她手里拿着刀呢,那眼神就像是随时要上来割我喉咙一样,我把刀子拿过来了,她现在出去了。”

阿伦在旁边都看惊呆了。

她看着因为小雨的一句话,阮总居然……身体一下子松了下去。

李嫣把水盆端了过来,小雨回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俩人。

李嫣拽了拽阿伦,俩人出去了。

阿伦到门口还往里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她瞅着小雨给阮忆擦着脸,跟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嗯嗯嗯,我知道,你生气了,是不是?想要洗澡是不是?将就一下哈。”

从兜里抽出一支烟,阿伦打开窗户,她吐了一口气,幽幽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咱们阮总对小雨这么死心塌地了。”

李嫣笑了笑:“嗯,是呢。”

这样温暖的人,谁不想靠近。

小雨心疼死了。

她一下一下温柔的给阮忆擦着脸,“你姐姐是什么狗脾气啊,好可怕的,你放心吧,我才不会傻到跟她起冲突。”

阮忆没有动,很平静的在躺着,她的鼻尖都是小雨的味道,那味道让她安心。

小雨换了几次水,把身体都给她擦了,阮忆身上,那一日她们荒唐的痕迹还没有下去,她看着叹了口气:“快点好起来,好起来之后,我带你回家,让爸爸妈妈看,咱们放松一下。”

医生告诉小雨,阮忆的身体实在不容乐观,她绷紧了太久了,需要认真调理一下。

小雨听了心疼又生气的,阮忆这个人别看现在被小雨仿佛捂融化了,可是这么多年,从小到大养成的强迫她自己的习惯还没有变。

这一次,要不是晕倒了,阮忆还不会松懈呢。

小雨温柔的抚摸着阮忆的头发,那头发软软的,她盯着看了一会儿,怦然心动,忍不住的顺着阮忆的脸颊轻轻的亲吻:“我帮你消消毒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以前的病房,在阮忆的记忆中,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有很多次,她会在梦魇的时候,梦见小时候的场景。

到处都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来走去,妈妈慌乱的脸,奶奶焦虑的眼。

如今,有了小雨,一股子名为幸福的暖流像是潮水一样,冲击着那残碎的心,让她的眼睛又有些发热。

“咳,不好意思,打扰了。”

关键时刻,总是会有不长眼的老太太,阮奶奶手里捧着一把花进来了,她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看起来特别年轻的老人家。

阮奶奶,小雨是见过的,感觉特别好,一点代沟没有。

可另一位,楚奶奶,她从来没见过。

小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楚奶奶,楚青年轻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加上她是医生,虽然眉目之间也有阮忆那种清冷,但是要柔和很多。

楚奶奶盯着小雨看了片刻,眼圈突然红了红:“好,很好。”

阮奶奶回头,伸出手臂,搂了搂夫人的肩膀。

她知道,夫人想起了女儿。

小雨和忆念法师,还是在某处有些像的。

楚奶奶去和主治医生沟通去了,她翻看着阮忆的诊断证明,各种检查单,眉头皱的死死的。

病房那里。

阿伦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阮秋,阮秋听着沉默,她坐在沙发上,小雨看见她,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老总裁的……不怒自威的气场。

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只是坐在那沉思,就没有谁敢说什么。

过了许久,阮秋轻轻的叹了口气:“冤孽。”

阿伦低着头不敢说话,阮秋淡淡的:“是我们阮家欠这孩子的,这么多年,我早就把小心当做自己的孩子,她本性不坏,只是太过偏执了。”

阿伦是有些心疼阮忆的,她从小跟着阮忆长大,哪儿看得了她受委屈。

阮秋看了看阿伦,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笑了笑,转而望着小雨:“奶奶来是不是打扰你了?”

小雨的脸一下子红了。

阮秋勾了勾唇:“我问过医生的,正直就是太过疲劳了,要缓和观察几天,回头奶奶安排一下公司的事儿,让你把她带回老家放牛好不好?”

小雨身子一僵,震惊的看着阮秋。

这这这……老总裁知道她的想法吗?

“我老家没有牛。”

小雨可不敢就这么把正直给绑回去,阮总的性格她还不了解么?

阮秋笑了,笑的那样爽朗:“那就带回去让她给你当童养媳吧。”

小雨:………………

真的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奶奶呢。

穆心知道两个老人来了。

她一直不做声,坐在长椅上。

天色晚了下来。

从早到晚,她什么都没有吃,要不是被医生强迫着,连水都不会喝。

她坐的椅子周边都是烟头。

一颗一颗的烟抽下去。

每抽一根,她都想要告诉自己,放下吧,穆心,放下吧,妹妹很幸福。

可是越抽,她的眼睛越红,小时候的事儿像是潮水一样往上涌。

穆心是在初中的时候,才有了“资格”跟阮忆一起学习的。

那时候,为了不被甩下的太多,她基本上都是彻夜的背书。

阮忆则不是,她这个人从小就清清冷冷,无论是学习,生活,朋友还是公司,她都没有什么上心的。

她甚至除了老师在的时间,都不会去多看书。

穆心好几次信心满满的把书背了下来,想要老师来考试,赢了阮忆。

但是阮忆每次都是上课前十分钟,她拿起书,就那样平静的读一遍。

然后,倒背如流。

穆心看的嫉妒又羡慕,她有些不懂,怎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天下的好事儿都被阮忆给赚了。

直到有一次六一儿童节。

阮奶奶心情好,跟老夫人说了一声,接着穆心和正直回去了孤儿院。

她一双眼睛通透,直到穆心这孩子一直在想什么,在惦记着什么。

穆心刚开始上车还以为又要去接受什么培训的,等快到了地方,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大,咕噜的从车上爬了起来,动作太大,把坐在后面捏着布娃娃出神的正直都给惊动了。

穆心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她伸出手冲已经在门口等待的院长挥手,大声喊着:“妈妈,妈妈!!!”

正直顿了顿,她惊讶的看着穆心。

她跟穆心接触的时间已经不少了,总感觉这个人古古怪怪的,脾气也不好,跟家里人也总是很有隔阂,对小朋友更是无比暴躁,一个不乐意就打人。

从没有见过她这样。

院长是一个中年妇女,她快步跑过来,大概是想念极了,也顾不得那么多礼数了,她拉开车门,抱下小穆心,一下子亲了亲她的脸蛋,“哦哦哦,小心胖了,好看了。”

说着说着,院长的眼泪落了下来。

孤儿院的很多小伙伴都像是约好了一样跑了出来。

“小心!”

“是小心!!!”

“呜呜呜,你回来了,小心姐姐!”

……

穆心被围在人群的正中央,被这个抱一下,那个摸摸头的。

阮忆从旁边捏着她的布娃娃看着,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特别羡慕。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们了。

妈妈身体不好,妈咪带她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疗养。

她很舍不得,却从没有说过。

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气氛才缓和了一些。

院长看着阮秋有点不好意思:“阮总,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是一些家常饭。”

阮秋摘掉墨镜,很和蔼:“辛苦了院长,别这么见外,我正好带正直过来看看。”

正直可以说是从小就没有什么金钱物质上的烦恼,只要是她想要的,一开口,奶奶肯定马上办到。

她也需要体验一下看看别的孩子的生活。

阮忆穿的干干净净,小西装小皮裙,梳着两个小揪揪,白皙的像是一个陶瓷娃娃,身上还有一股子香气。

孤儿院的孩子偷偷扒拉着饭看着她,谁都不敢上前。

有人偷偷问穆心,“小心,那是谁?”

穆心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吃饭吧,别问了。”

其实她很想说是自己的妹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她又突然感觉很自卑,感觉俩人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己根本不配当她的姐姐。

这一顿饭吃的很开心,到离开的时候,穆心哭的脸憋得跟个茄子似的,都发紫了,抱着院长不撒手。

院长也是隐忍着不停的抹泪。

小正直远远的看着,她轻声问:“奶奶,放她回去吧?”

“什么?”

阮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孙女,正直没有回答,她低着头摆弄着娃娃:“她原本很幸福的。”

阮秋震惊了。

从想不到,自己的孙女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在这里可能会吃不饱饭,还会遇到各种危险,以后上学都是困难的。”阮秋给孙女解释着,虽然她对母亲的做法不认可,但是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