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5(1 / 2)

阮忆都是看着小雨。

她不像是现在的年轻人,休息的时候玩游戏什么的,偶尔看个视频,她也会和阮忆说一说里面的内容。

很多时候,她会像是阮忆小时候一样,坐在地上拼乐高。

刚开始,阮总是不去看她,怕看了生气。

她都不知道小雨怎么会那么笨,那么基础的模型都搭不好。

可是小雨却自信满满:“咱手灵活,就是脑袋慢了点,只要慢慢练习,铁杵也能磨成针。”

阮忆涨红了脸,愤怒的看着小雨。

苏潇雨笑了,笑得那么坏,那么甜。

她现在特别喜欢没事儿欺负欺负阮总,看她恼羞成怒的可爱模样。

她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只要是和阮忆在一起,于她用一句老掉牙的话来说,再苦也是甜。

到了要出院的前一天。

小雨已经能快速拼搭车辆模型了。

要知道那在乐高里算是顶级难度了。

阮总这会儿终于肯商量了,她幽幽的盯着小雨。

午后的阳光特别好,从窗户透了进来,颗粒状的阳光洒满了小雨一身,她长发披肩,整个人都像是被笼罩了一层光辉。

当她拿起终于拼好的车对着阮忆笑的时候,阮忆怦然心动。

她居然第一次喜欢上医院。

其实之前几次,她找奶奶闹着想出院。

很多人都以为她是想要回去工作。

就连最亲近的家人和小雨都被蒙蔽了。

可只有阮忆知道,她害怕这里,畏惧这里。

她很小时的时候就在医院里进进出出,身体上的痛苦深深的刻入了灵魂里,任她怎么努力怎么也拔不出去,而小雨就这样耐心十足的为她挑出灵魂深处的刺。

阮忆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好多了,连日来的休养让她精力充沛,眼下长期存在的黑眼圈也终于消失了。

下午的时候,阿伦过来听吩咐,毕竟明天阮总就要出院了,肯定很多事儿要去办。

阮忆交代着,她的声音很轻柔,思路清晰,阿伦看的直了眼,她感觉……阮总好像哪里和之前不一样了。

工作都说完了,阮忆看了看她突然说:“晚上你们都不要过来了。”

阿伦愣了一下。

阮忆盯着她:“你,焉姐,奶奶,穆心一个都不要来。”

一下子拒绝了这么多人,阿伦犹豫着问:“是有什么要紧事儿要办吗?需要帮忙吗?”

阮忆看着正好刚打好热水笑眯眯进来的小雨,她的唇角上扬淡淡的:“不用,这件事儿只有我能办。”

作者有话要说:小雨要被办了。

第51章

——不用, 这件事儿只有我能办。

阮忆说的轻描淡写, 目光落在小雨身上,久久未曾离开。

小雨就是一个马大哈,她要不是记性不好, 也不至于把小时候就那么与众不同的正直给忘记了。

前几天自己做的事儿,阮忆说的话, 她都当鸽子给咕咕放飞了。

这会儿,她还琢磨着晚上跟阮忆吃点好的:“明天就出院了,想吃点什么吗?”

最近她天天跟着阮总喝粥, 喝的脸都绿了。

阮忆对于吃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以前小雨问起来, 她都说“随她”, 可如今, 她勾了唇角:“嗯,的确要吃。”

“什么?!”

小雨还挺兴奋,难得阮总开口了, 她比吃了好吃的还要兴奋。

阮忆盯着她的唇,幽幽的看了一会儿说:“时间还早, 晚一点吧。”

晚一点?

小雨明白了,阮总想要吃夜宵。

阮总可不是想要吃夜宵么?

这个时间, 医院的人还不较多,人来人往的川流不息。

很多事儿是非常不方便的。

阿伦看着俩人却明白了什么,她满是同情的走到小雨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妹妹。”

小雨吓了一跳, “干什么?!”

她警觉的看着阿伦,青天白日的叫的这么亲密干什么?是不是又跟嫣姐打什么赌了?

阿伦语重心长的说:“你要好好的。”

小雨怔了怔,“姐,你没事儿吧?”

她好着呢!

为什么突然要用这样苦大仇深的目光看着她。

就好像……她即将落入虎口一样。

小雨可没有理会阿伦,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从一楼跑到二楼。

跟阮忆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这里简直就要成了她的家了。

她跟这个奶奶拥抱一下,逗一逗那个生病的小姑娘的,一下午的时间居然排的满满的。

因为晚上,穆心被通知不能来医院。

所以,她下午就提前过来了。

她手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纱布也拆掉了,只是还是不能弯曲。

她依旧是坐在那给阮忆削苹果,淡淡的:“公司的事儿,我和奶奶都打点好了。”

她知道苏潇雨一直口口声声的说要带阮忆回家看看。

以正直对那个小贱人的宠爱程度,一定会去的。

阮忆也还是老样子没有理她。

穆心把苹果削完后正要放在盆里,阮忆却突然伸出了手,拿了过去。

穆心吃了一惊,她睁大眼睛看着阮忆,阮忆还是老样子,她没有看穆心,只是红唇微启,咬了一口苹果。

只是简单的接受,没有任何的言语就已经让穆心红了眼圈,她沉默了一会儿,其实很想问一问阮忆。

——正直,如果……我当年没有在孤儿院被领会来,没有成为你的姐姐。

也像是苏潇雨一样,快乐的成长,你会爱上我么?

可是她不敢问。

她是知道答案的。

虽然心已经千穿百恐了,但还是会疼。

小雨回来之后已经快八点了。

阮忆虽然现在睡眠好多了,但她都要抱着笔记本处理工务到十一点左右。

小雨已经习惯了她的作息,她看了看时间,笑着问:“怎么样,正直,饿了吗?可以点夜宵了吗?”

很奇怪的。

阮忆今天居然提前洗了澡,她还把病号服给换了,换成了她那件白色的冰蚕丝睡衣。

她抬眼看了看小雨,不动声色:“嗯,你先去洗澡吧。”

苏潇雨愣了愣,她擦了一下头上的汗:“不先吃么?”

应该是吃完了再洗啊。

这样的话不是白洗了,弄一身的味儿。

阮总盯着她看,也不说话,小雨抖了一下,直觉的感觉有点不对劲儿。

这……难不成是要出院了,整个人怎么突然强势了起来?

小雨这澡洗的有点长。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里毛毛的不踏实。

晚上医生都要查房巡视的,尤其是阮忆这边,一定会多加关照,反复查看的,今天居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且……

阿伦、嫣姐、奶奶……就是跟打卡一样准时的穆心怎么都没有来?

到后来,这洗澡水越洗越凉。

门外,阮忆的声音飘了过来,“躲什么?赶紧出来。”

小雨嗓子一紧,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挡在胸口,挡完之后,她才意识到浴室里就她一个人。

她的心“扑腾”“扑腾”跳得厉害。

也分不清是害羞还是喜悦还是不安了。

小雨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被热水沁了太久,脸颊红透了。

阮忆看着她,“过来。”

该死的……

这个时候这样叫她,真的好有感觉啊!

小雨走过去了,一下子扑到了阮忆的怀里,阮忆摸了摸她湿润的头发:“在想什么?”

小雨的心都要流水了。

在想什么?

你说人家在想什么?

阮忆的表情淡淡,跟平时一样:“去拿吹风机吹干,晚上开空调会头疼的。”

小雨愣了愣看着阮忆,就……这样?此时阮总你不该扑过来然后各种恩爱吗?

阮忆盯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这是怎么了?一直在撒娇?”

小雨:……

她才没有!

小雨愤怒的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吹风机,直接塞进了阮忆的手里。

敢让阮总伺候。

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小雨现在已经快成熊心与豹子胆研究所专业户了。

阮忆的手法很好。

很温柔。

伴随着“嗡嗡嗡”吹风机的风声,小雨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想她……也是非常纯洁的美少女了。

之前从来没有过那什么的经验。

阮总也是像是以前一样给她吹着头发,可是她怎么就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呢?

阮忆的手法又太温柔,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一缕一缕的为小雨吹干头发,轻声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小雨身子向后,靠近了她的怀里:“你知道就好,以后要好好的,别让我再跟着你操心的,按生日来说,你比我大的,你要照顾我。”

哎呦,开始撒娇了。

阮忆笑了,她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小雨的头皮,看着她忍不住轻轻的颤抖:“你说,该怎么照顾?”

怎么照顾?

小雨不知道。

她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捏住了。

然后……曾经在梦里出现了许许多多次的画面出现了。

阮忆轻轻的吻着她。

这吻很纯,很轻,就像是小雨是易碎的宝贝一样。

她舍不得用力。

可这对于苏潇雨来说,就是另一种惩罚了,她的手圈着阮忆的腰,想要贴上去,阮忆却不着痕迹的躲开。

欲迎还羞。

这招数谁不会?

阮总顺便给她来了一买一送一大放送,赠送给小雨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阮总敢作敢当,她从来都是有仇必报的性格,今天,一定饶不了苏潇雨。

将这些天受的“耻辱”,通通的讨回来。

小雨跟不倒翁一样倒在了一边。

吹风机是关了。

空调还开着,本来不应该热的,可是那湿润的温柔像是惩罚。

苏潇雨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出汗,她忍不住了,动了动,阮忆按住她,唇还贴着她的背:“别动。”

她也不想的啊。

折磨还在继续。

小雨伸手要关灯,阮忆却先她一步,扣住了她的手,“不许动。”

小雨的眼里一片迷离,额头都是汗:“你……你干什么呀。”

她干什么?

阮忆抓着小雨的手腕,“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该死的。

为什么要用那样邪魅的眼神看着她?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声音诱惑她?

小雨没劲儿了。

她之前在医院无聊的时候,还非压着阮忆跟她比掰手腕。

阿伦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阮忆是个病人,怎么可能比的过她,她看着苏潇雨的眼睛:“有意思吗?”

“当然。”小雨满足极了,“我比你有力气。”

阮忆笑了,她看着苏潇雨的眼睛,像是看进她的心里,“结果都是一样的。”

是啊。

结果都是一样的。

大佬出场,才知道菜鸟到底是什么级别的。

幽香,红唇,长发。

小雨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受成这个样子,她浑身都不舒服,阮忆每吻一下,她都忍不住要躲。

手腕,被擒住。

小雨知道之前掰手腕的游戏有多么的幼稚可笑了。

这个时候,她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十指相扣。

阮忆撑着身子看着苏潇雨,漆黑的眸子如墨,一如初见时让她沉醉,只是里面的冰凉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簇簇一团团烧着的火。

为苏潇雨而燃烧。

这可真的是太激烈了。

窗外又开始淅沥沥的下棋了小雨。

天气预报说,今晚的雨要持续半宿。

小雨本来挺不开心的,可现在突然有些庆幸,也还好下雨了,那雨落地的声音遮盖了令人难以描述的声音。

到最后,小雨像是猫咪一样缩着,阮忆看着她:“累了?”

起止是累了。

小雨动也不动,阮忆笑了,她看着苏潇雨:“你还记得,在医院这段时间你一共欺负了我几回么?”

苏潇雨怎么会记得!

她记忆力最不好了。

可是阮总记忆力却很好,她意味深长:“七次。我在想,是否有什么纪念意义。”

有什么纪念意义。

小雨的手抓着病床冰凉的栏杆,被阮忆强势的抓住拖了回来。

到最后。

小雨真的忍不住求饶了,“这儿……是医院。”

阮忆“嗯”了一声,失控的眼睛看着她:“很方便不是么?”

小雨:………………

方便什么?

阮总要弄死她,然后方便抢救么???

雨,越下越大。

小雨感觉自己像是被甩到了岸上的鱼儿。

阮忆强势的按着那鱼儿,翻来覆去,反反复复。

雨声与求饶声连成一片呢。

到最后,阮忆捏着小雨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淡淡的:“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小雨,太不矜持了。”

别说反击了。

小雨连竖中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缩成一团,自己只占了病床的角落,躲得阮忆远远的。

第二天一早上。

阮奶奶本来要亲自却接孙女的,却意外的接到了阮忆的电话:“奶奶,你和阿伦还有嫣姐就先别过来了,我这边有点事儿,让宋词过来接我了。”

宋词是阮忆新培养的人。

主要看中的就是他不多言不多语,最重要的是有什么事儿完全不跟阮秋通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