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6(1 / 2)

天边都要白了。

小雨缩在床上,动也不动,她浑身都泛起了粉红,甚至因为阮忆轻轻一碰,就会忍不住的颤抖。

阮忆看也是差不多了,而且她的手好像也有点抽筋似的,正准备休息,小雨突然恶狠狠的咬着唇说了一句:“我想在上面。”

想要在上面?

阮忆惊讶的看着苏潇雨:“你不累吗?”

小雨两眼冒着卧薪尝胆一样积累了无数仇恨的复仇之光:“我可以的。”

呵呵。

阮忆,正直,阮总,你别落在我手里,只要让我返攻一次,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要欺人太甚!

心理学上讲究一个意念的力量。

小雨虽然觉得自己像是已经被掏空了似的没有力气了,但这个时候,强大的意念支撑着她居然有迅速的恢复了。

阮忆颇为惊讶,倒是她小瞧小雨了。

小雨这时候头发乱成一团,跟个小疯子一样看着她,唇还是红肿的,特别可爱。

阮忆盯着看了一会儿,既然她还有力气,那她就不负盛情了。

眼看着阴影压了过来。

小雨眼里都是惊恐:“干什么?你干什么?”

阮忆的手摩挲着她的唇:“再来一次,我答应你想在上面的要求。”

真的吗?

小雨满怀希望的看着阮忆,阮忆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你现在要表现的好一点,让我满意。”

耶耶耶!!!

为了之后的美好,现在隐忍羞耻一点又如何?

小雨调整了一下状态,迅速的满格电量投入。

她的身体柔软如花瓣,纠缠着阮忆,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让她沉醉。

她的眼眸,她的长发,她的声音……

像是一只被欺负了的猫咪。

阮忆虽然在吻她,但是嘴角一直挂着淡淡宠溺的笑。

一次又一次。

到了最后,小雨嗓子都哑了了,阮忆也是终于精力被掏空,她瘫在一边。

小雨再次用她性感的鸭嗓问:“阮总,你满意了么?”

“嗯。”

岂止是满意,阮总很满意,她之前还不知道小雨这么妩媚呢。

小雨用尽全身力气翻起来,撑着胳膊看着她:“你答应我了。”

阮忆点了点头,她看着小雨:“我答应你什么了?”

小雨这会儿记忆力出奇的好,“我说我想在上面,你答应了。”

阮忆的手把玩着她一缕头发,微微的笑:“是啊,你可以开始想了。”

小雨:???

什么???什么意思???

等待了三秒,阮忆狭长的眸子盯着小雨的唇问:“想完了吗?”

苏潇雨:…………………………

阮忆笑了,她的两手像是蔓藤一样缠住苏潇雨的胳膊,用力一拉,将她扯了过来压住:“该我了。”

苏潇雨:………………

呜呜呜呜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阮总就是阮总。

么么哒,叶子今天休息的太爽了~下雨天,果然适合睡觉。

第53章

小雨最近的日子一言难尽啊。

她现在真的是怕了阮总了……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活力”。

现在晚上, 几乎是一宿一宿的不睡。

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了, 还必须是小雨各种软磨硬泡撒娇求来的。

最主要的是明明俩人一起熬夜,就她哈气连天,眼下有黑眼圈, 人家阮总精神抖擞,状态不知道多好。

连吃饭的时候, 阿伦都忍不住拉着小雨问:“唉,你最了解阮总,她最近是不是换什么护肤品了?怎么皮肤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小雨有气无力的在沏咖啡呢, 两眼无光跟死鱼似的。

李嫣有眼力价的抓了一把阿伦:“别瞎说, 快过来坐下。”

有什么好的护肤品, 阮总有的小雨会用不了?

看她俩一个精神这么好, 一个有气无力的, 李嫣是过来人,很显然的纵欲过度。

只是……

李嫣同情的看着小雨,她可是知道阮总的实力与能力的, 如果她想要一件事儿,怕是没人能逃脱的了。

还好, 小雨和阮总商量着是要在下个星期交接完工作就回娘家的。

这是她的唯一的信念了。

好歹回家那是她的地盘,阮总就是想胡来也会有所忌惮, 到时候她一定要报仇,一雪前耻!

但就在没几天的时候,出了点岔子。

阮忆才刚从医院出来,穆心又进去了。

穆心身体一向比阮忆要好的, 但是她这段时间算得上是身心透支。

知道小雨和正直在一起之后,心里难过至极,又不能有所表示。

所有的情绪都投入到了工作,没日没夜的,但她不是正直,身体体质特殊,熬那么久缓和调理就慢慢的好了。

才几个星期,她就有些神情恍惚,开车的时候没注意发生了事故。

还好,只是小碰撞,她的头受了点外伤,照了片子没有大毛病。

阮忆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了许久,动也不动。

小雨知道她的心思,她走过去,从后面环抱住阮忆:“我们去看看姐姐,嗯?”

这段时间,为了避免阮总又“精神焕发”,小雨已经很少这样主动的接触她了。

阮忆不说话,幽幽的看着窗外。

小雨亲了亲她的脖颈:“别这样,是姐姐呢,你不会担心么?”

担心?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阮忆有了一刻的换乱,可是下一秒钟,她居然忍不住去怀疑,穆心会不会是故意的?

高中的时候,她和穆心因为一点小事儿吵架,几个星期没有说话。

穆心心里不爽,在操场跑步的时候,直接人飞了出去,软组织挫伤。

阮忆当时去看她的时候,穆心盯着她两眼通红:“你肯来见我了?”

青春期的阮忆比现在要更加的清冷,她不说话,转身要求。

穆心却叫住了她:“正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受伤吗?”

阮忆顿了一下,停住了步子。

穆心冷笑:“是因为你。”

阮忆转过身看着穆心。

穆心盯着她的眼睛:“你已经快一个月没跟我说话了,你知道吗?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所以就伤了她自己?

阮忆的心里发凉,她盯着穆心看了一会儿,摔门离开了。

一直到人走了。

穆心的眼泪才流了下来,软组织挫伤也是很疼的,仅次于骨折,她盯着天花板幽幽的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

是啊,从小到大,阮忆对她都是那样的冷漠,无论她说什么,她都不会去理,不会去听。

可是她受不了啊。

她受不了这样的冷漠,哪怕是正直怨怼于她,哪怕是正直又愤怒生气了,她只要跟自己说一句话就好。

依旧是那泛白的天花板。

穆心仰头看着,她手上的纱布才刚刚撤掉,头上的就又扎上了。

阿森在一边站着不敢说话。

过了半天,穆心看了看他:“你出去吧。”

她想一个人静一静。

以前每当生病受伤难过的时候,她都会去找正直,让她看见自己最不为人知最脆弱的一面,哪怕是丢人,哪怕是没有自尊。

可只要正直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但现如今,穆心只想要一个人待着。

下午的时候,两个奶奶过来了。

穆心一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二老面面相觑,她们是过来人,怎么看不出来穆心是装睡。

坐了一会儿,阮秋又嘱咐了阿森一些细节之后,离开了。

她知道,也许小心需要一些时间,调整她的身体。

只是她和夫人更为担心她的心。

身上的伤可以慢慢修复,逐渐缓和,但是心里的呢?

人,一旦抑郁痛苦起来,就像是一个蚕,把自己封锁起来不让外界进来,最终作茧自缚。

阮忆那一晚上又没有睡着觉。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小雨半夜醒来了,她伸手将阮忆抱进了怀里,“睡不着?”

阮忆看着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是睡不着。

虽然她怨恨于穆心,从来不给她什么好脸。

可是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其实在内心深处,她早就当做了家人。

只是……穆心的性格强势到让人发指,阮忆她自己可以承受,一旦有了小雨,她就不再是那个无所畏惧的人了,她害怕,害怕有一天,小雨会受到牵连。

“不要想那么多,明天我们去看看她。”

小雨没有阮总那么多弯弯绕,她总是直来直去的简单。

阮忆盯着她看了半响,小雨戳戳她的鼻子:“要是不去,我们就这么走了,你就是回去了也不会踏实的。”

字字多说进了阮忆的心里,她看着小雨:“你是不是能看透我的心?”

小雨微笑着正要回答,突然一声闷雷响耳边,她一个激灵,往外看,卧槽,不是吧???

阮忆也跟着看着窗外,这雨啊,说下就下毫无预兆,她的手钻进小雨的睡衣,幽幽的:“怎么又下雨了呢?”

小雨:……

下雨天滋润小雨。

似乎已经成了阮总的惯例。

她发现小雨真的是一个宝贝,她越来越了解她,越来越能看透她的心了。

曾经,阮忆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什么都不会让人看破,无论什么样的心事儿放在心里,哪怕重量大到压的她无法呼吸,可只要忍一忍就扛过去了。

可现如今,有了小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会看透她的一切,告诉她,“正直,你的心里有石头,你不要害怕,我和你一起搬开。”

小雨不仅仅是说,她是真的努力,帮着正直一起把那石头搬开。

之前,阮忆不开心了,难受了,她就会一个人搭乐高,好像能够把那满腹的心事儿都融进去。

说实话,是有了短暂的放松,但是在那之后,更加的累心累脑。

可现如今……

阮忆似乎发现了另类的释放途径。

她看着小雨绷紧的脖颈,在她的锁骨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

看着她抽泣,看着她求饶,看着她说不要却又搂紧自己的无助样子。

那感觉……犹如天堂。

第二天小雨醒来已经中午了。

她真的是浑身像是被武林高手折断了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的。

阮总已经出门了,在旁边给她留了个纸条。

——我去看穆心了,你好好休息。

好好休息。

哎呦我的天啊。

小雨像是孕妇一样揉着自己的腰,她眼含泪光,想要发泄却又不敢,最后只能咬牙对着天竖了竖中指。

总下雨干什么????

太讨厌了!!!

小雨可没有休息。

她不放心正直,更不放心穆心。

就俩人那大脾气,简直了……天雷地火,在医院打起来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小雨洗完澡,稍微缓和了一下身体赶过去的时候,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病房里。

穆心居然背对着阮忆。

阮忆也没有说话,就在旁边削平果。

最重要的是,她面前的桌子上……

一个、两个、三个……摆了一溜削好皮的苹果,甚至第一个已经隐隐的有些发氧化黑了。

她这是……来了多久了???

穆心不说话。

阮忆就一个一个苹果的削下去,每完成一个,她都淡淡的问:“吃吗?”

穆心动也不动。

阮忆也不说话,手一摆,“咚”的一声,苹果扔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她就继续下一个。

穆心身子绷紧,她咬着唇,这一次,死她也不会理正直,再也不会低头了。

那些苹果,等正直走后,她会都吃了的。

但现在,她不想理她。

小雨看的目瞪口呆,人才啊,她家阮总真的是个人才……

眼看着那一箱苹果要保不住了,小雨推门而入,她拉住阮忆小小声的说:“你干什么啊?”

阮总抬眼看了看床上的穆心,声如洪钟:“她不理我,使小孩子脾气。”

小雨:……

她感觉俩人都挺小孩子脾气的。

床上的人依旧是像是不存在一样,一动不动。

为了缓和气氛,小雨坐下来劝慰:“哎呀,毕竟是在医院,身体不好就容易心情不好,吃不下去也正常,要不,你讲点轻松的事儿也许心情好了就吃了?”

这是明显在给双方台阶下。

阮忆盯着床上的穆心,冷冷的:“好。”

小雨舒了一口气,她刚才还担心正直发脾气来着,没想到这么块就答应了,到底是姐妹情深啊。

阮总想了想,面无表情的说:“我讲笑话吧。”

小雨两眼冒光,满是期待:“好啊好啊。”

哇,居然能听见阮总讲笑话,好期待啊!

床上的穆心虽然没动,但是到底也不绷着了,竖起了耳朵。

从小到大,她从没有听见阮忆讲笑话,不免也有些好奇。

阮总清了清嗓子,万众期待下开始了:“从前,有一个姐姐住院了,妹妹过来探望。妹妹心疼姐姐,给她削了个苹果,姐姐假装看不见不理会。等妹妹走了之后,她把她削好的苹果一个个都吃了。后来,姐姐就噎死了。”

小雨:???

穆心:……………………

作者有话要说:小雨:……这是何等的姐妹情深。

第54章

——后来, 姐姐就噎死了。

好冷的笑话。

小雨拉住阮忆,压低声音“你干嘛呀?”

阮忆幽怨的盯着床上的穆心,“她不吃,也不动, 还假装听不见。”

小雨……

穆心……

小雨想着缓和气氛, 赶紧说“可能是不爱吃苹果, 我拿了绿豆粥的。”

这粥是她特意熬的,她问过阿森, 阿森说的是穆总喜欢这个,还加了一些冰糖。

粥都快要喂到嘴边了。

穆心还是一动不动。

小雨求助的看向阮忆, 阮忆凝视了穆心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样子,缓缓的说“我去叫护工, 把她揪出来灌下去。”

小雨……

一句话, 气的穆心一个转身, 她猛地坐起来, 头发乱乱的, 气势汹汹的看着阮忆“你敢?!”

阮忆冷淡的与她对视“我为什么不敢?这医院是我家开的,护工听我使唤,我有什么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