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7(1 / 2)

阮忆冷笑。

随便一说?

那很好。

既然她看到她学姐赢了开心成这样,就差手牵手跳个舞了,她也总不能让自己家人被欺负的太厉害吧。

阮总看了看阿伦,阿伦赶紧起身,去把水壶接了过去。

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手腕,阮忆坐到了穆心身边。

大家…………

但凡是跟阮总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

她是被“禁止”上牌桌的。

她跟秦珺的记忆力好可不一样,她过目不忘。

这样一坐大山坐在自己身边,先别说别人了,穆心就颇为吃惊的看着阮忆。

阮忆今天穿的很居家,长发扎着,温温柔柔“打吧,我帮你看着。”

小雨…………

啊啊啊啊啊!!!

这是故意在气她报复她么?

阮总一上桌。

桌上的局势立即就不一样了。

之前穆总都输了有小一百个数了,几把下来,就基本拉齐了。

而且阮总玩牌不一样,为了增加大家的互动性,不会让对手立即丧失兴趣,她会放小做大。

小牌看不上的都给苏樱和秦珺胡了,大牌她这儿和穆心截下来。

至于徐影如那……就倒霉了。

从阮总上桌之后,她一局都没有赢。

小雨在旁边吓得都麻爪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李嫣忍不住埋怨“小雨,都跟阮总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她的性格么?”

怎么还敢跟学姐私下抛媚眼?

阿伦也是叨叨着“哎呀,不行,为了不牵连无辜,我要出去买槟榔吃,焉姐,你去吗?”

李嫣一下子站起来,“去!”

小雨……

这帮不够意思的。

穆心是一个从来都不听别人指挥的人。

对人,对事儿,她都是绝对的果断果决。

唯独对阮忆,一再的妥协。

其实小时候,她就惨遭过正直的智商碾压。

那时候,高中尤其要背诵文言文,穆心对她自己的要求高,除了课本上的,她发誓要饱读诗书。

小时候正直就似乎很不屑于学习。

她的心底都在乐高上,要不就偶尔的,她自己出去,谁也不带,每次回来的时候,表情都不一样。

或是开心,或是难过,或是委屈的。

别人看不出来,因为阮忆小时候就善于隐藏细微的情绪,但是穆心一颗心一直扑在她身上,她是知道的。

只是……她知道她的心绪起伏,却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

一直到最后。

她才明白。

那时候的阮忆一个人出去就是常常溜到苏潇雨的学校。

她在外面默默的偷偷的关注她。

那样一个高傲的人,那样一个冷漠的人,为了她付出至此。

穆心曾经听过阮奶奶训斥阮忆“明年奶奶就要安排你进入公司了,那时候你的自我时间更少了,你现在这么不认真,学业荒废了?”

正直冷冷冰冰“我荒废了什么?”

阮奶奶暴跳如雷“书,你跟人家小心学学!”

正直没说话,她走过去,就当着奶奶的面翻书。

那是小穆心第一次被天才震慑到。

正直就那么翻书,翻好后她合上了,对着阮奶奶,开始背诵。

一字不落。

就像是背诵了好久一样。

小时候,穆心看过《射雕英雄传》里面,金庸先生写过黄蓉的母亲就是如此。

但是大家都以为杜撰。

世上哪儿有这样过目不忘的人?

可是阮忆就是做到了。

那时候,穆心一直觉得不甘,觉得怨恨的同时,她看着小小的正直入迷。

就像是现在这样。

穆心看着阮忆的侧脸,心里的酸楚一点点往上涌。

她还是那个她。

自己也还是那个自己。

可是她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也许是……从来就不需要。

这牌打的风生水起的。

到最后,还算是苏樱比较有良心,她多少知道一些学姐和小雨的事儿,为了避免徐影如输空空,她笑着说“好啦好啦,我看有点阴天了,咱们吃点什么吧,阮总?”

大家都看向阮忆。

阮忆也看了看窗外“是阴天了。”

秦珺神清气爽“下雨天吃火锅吧。”

是的呢。

阮忆回头看小雨。

小雨不知道在想什么,在旁边眼神闪躲。

家里做饭的任务一直是落在小雨身上的。

几个大佬自然是坐在一起聊天。

穆心得意洋洋的看着徐影如“怎么样,还让我求你么?”

徐影如手里抓了一把瓜子,淡淡的“穆总想要听什么答案,是我心里真实的答案,还是为了照顾你孩子气想要的答案?”

穆心……

阮忆看了看穆心,又看了看徐影如,突然,心情好了一些。

也许是跟小雨待久了。

她也习惯了补脑画面。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回荡了一句话——恭喜二号嘉宾和三号嘉宾牵手成功。

“哎,这么半天了,小雨怎么还不回来?”

秦珺往外看了看,苏樱也跟着疑惑“是啊,快一个小时了吧。”

徐影如的第一反应是去看阮忆,秦珺和苏樱也都被带的一起去看阮总。

穆心蹙了蹙眉,盯着三个人看。

她才弄明白。

这几个人都是小贱人的后宫?

阮忆面对昔日曾经跟小雨有各种牵连的女人们,她拿出手机,以证清白。

她还不知道她们三个什么意思么?

大概是觉得她苛待了小雨,小雨不敢回家吧。

呵呵。

阮忆甚至按了免提,接通了小雨的电话。

“在哪儿?”

小雨那边有淅沥沥的雨声,她的声音很低落“下雨了,正直。”

阮忆盯着那三个“情敌”,语气很温柔“怎么还不回来?”

不曾想。

小雨一下子爆发了,她呜呜的“我求你了,正直,不要再欺负我了,我真的不行了,我现手还无力,拎火锅调料的袋子都拎不动了,腿一走路都打晃,呜呜,我求你了,我都被你掏空了……不要虐待我了行不行?”

秦珺……

苏樱……

徐影如……

穆心???

第56章

——我都被你掏空了……不要虐待我了行不行?

小雨这话说的字字句句都泛着被掏空后又甜蜜又无奈又折磨的痛啊。

知道的是阮总问她为什么还不回家吃火锅, 不知道的完全就是阮总在故意宣誓主权。

这话飘入每个人的耳朵,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徐影如的眼眸有些暗淡,微垂着头, 嘴角带着一丝寂寥。

秦珺则是吃惊的看着阮忆, 苏樱一愣,随即笑了笑。她以前一直以为她们只是玩玩,没想到啊。

曾经的情动, 或深或浅都能看出来了。

到最后, 还是阮忆亲自开车去接的小雨。

又好气又好笑的。

她居然一个人躲在人家超市门口, 跟人家老板娘聊得很开心。

老板娘是个老北京,大下雨天还手里拿了一把扇子,一边扇一边说“小姑娘,我瞧你买这么多菜,是准备回家给老公做饭吧。”

小雨笑眯眯的“是啊, 给爱人和朋友。”

老板娘瞅着苏潇雨, 小雨人长得好看,长发散着,今天出来穿的很休闲的热裤和t恤,锁骨特别性感,这会儿往那一站, 身材跟模特一样,“你家那位真有福气啊。”

阮忆撑着伞从远处走过来,听到这话,她的嘴边有了淡淡的笑。

小雨还没有看见她, 倒是老板娘瞅见了, 她扇扇子的手都慢了几个拍, 一脸惊艳的看着阮忆。

阮忆走到小雨身边, 搂住了她的腰,小雨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不会是要抓她回去内个什么吧?

阮忆看她惶恐的样子,心尖上像是落了羽毛“来接你。”

小雨盯着阮忆看,她的额头的刘海有一点点湿,眼睛比乌黑的发还要亮,阮忆怦然心动,掐着她的腰低头亲了亲她的唇。

老板娘手里的扇子掉地上了。

小雨的脸也红了,她抱住了阮忆的腰,心里都是感动。

曾几何时。

阮总是多么冰凉冷酷的一个人。

她拒绝人的碰触,更不想别人走进她的心。

而现如今,她眼里喷薄的爱意几乎要涌出了。

小雨指着阮忆,笑着和老板娘说“这就是我家那位,大姐,我走了啊。”

阮忆搂着她的腰,对着老板娘也点了点头。

老板娘居然有点脸红,她赶紧捡起地上的扇子扇了扇。

回去的路上。

阮忆和小雨都没有选择坐车,俩人漫步在雨中,欣赏着雨景。

这种感觉很好,居然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浪漫。

细雨不会太大,冲刷着地面,空气中都是青草的味道。

握着阮忆的手,小雨都能嗅到她身上的檀香味,散在雨中,有几分神秘与诱惑,“正直,你爱笑了。”

她的声音很软,阮总听了微微的笑,她握了握她的手“真的怕回家么?”

小雨的脸红了,她咬唇看着阮忆“你干嘛总欺负我?”

这是欺负么?

阮忆看着前方的路,她的伞基本都打在小雨那边。

小雨是知道她的性格的,她不善于表达心事儿,所以每一次,她都会给她充足的时间。

走了一会儿。

阮忆扭头看着小雨,有些艰难的开口“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对一个人好。”

她的脾气和穆心是一样的。

用奶奶的话来说,是典型的冰凉冷酷,很少给人温柔与笑脸。

其实她想要改的,只是那些东西是根深蒂固扎在心里的,一时间,阮忆改不过来。

她爱小雨。

很爱很爱。

爱到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她极力想要表达,又无法表达。

那个时候,拥有她就成了阮总唯一能够做到的表达爱意的方式。

在任何事上。

阮总都不是一个纵情的人,她懂得节制。

唯独对小雨,她做不到。

“我会害怕。”阮忆的声音很低,似乎融在了细雨之中“害怕有一天,你遇到温柔的,对你好的人,你会反悔,离开我……”

她的生命里已经有太多的离开。

每一次都是撕心裂肺。

她不能承受却不得不承受。

她害怕极了,却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小雨的心泛滥的一塌糊涂,她转过身抱住阮忆。

伞,歪到了一边。

一向矜持冷酷的阮总底线总是一次次被小雨逾越。

她在雨中吻住她。

深深的吻住。

阮忆抱她抱的很紧,到最后,小雨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们去开房吧。”

阮忆咬了咬唇,在她耳边呵气如兰“你不怕了?”

小雨盯着她的眼睛看,表情有一点妩媚的撒娇“你让让我好不好,这一次,让我在上面。好不好嘛?”

她刻意没有用“想”字。

阮忆的脸也跟着滚烫,小雨笑着抱住了她。

雨声,心跳声,融成一片。

人的心总是会一点点被温暖,即使曾经伤痕累累,也可以在爱的沐浴下逐渐恢复。

她相信。

她可以治愈她的正直。

雨,下的更大了。

阮总规规矩矩的人生再次被小雨颠覆。

她趴在天台上的时候,呼吸急促“这里……”

小雨哄着她,“没事的。”

是没事的。

外面下着雨又看不清。

可惜了。

俩人如火如荼的爱着,完全忘记家里一堆嗷嗷待哺的大佬们。

苏樱简直要爆炸了,她握着手机,踩着高跟鞋在屋里走来走去“搞什么???还不回来???电话也不接,这俩人不会下雨天自己搞什么浪漫去了,然后把咱们扔到这儿吧?”

秦珺笑了笑,她是这里起步最低的,也是态度最柔和的“嗯,既然阮总有事儿,我就先离开了。”

苏樱看了看她,“正好,我跟你一块走,你在路上给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在阮总眼皮底下出老千的。”

秦珺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樱。

苏樱特别中二的在下巴比划了一个v形,“别想要骗姐姐。”

秦珺……

以穆心的性格是不会离开的。

徐影如也是要告诉小雨后才会走的。

她很饿,想了想,就过去厨房找吃的。

小雨的厨艺可是星级的,她习惯了什么东西都做最新鲜的,对于食材也非常有要求。

徐影如拉开冰箱门看了半天,发现连一片面包也没有,不免有些失望。

穆心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起身走到水池边洗了洗手。

徐影如惊讶的转身,她看着穆心熟练的从冰箱里拿出各种菜。

她做饭跟工作一样利落。

简单爆炒了一个虾仁,白米饭闷上,后面又炒了一个鸡蛋。

都是简单的家常饭,空气中散发的味道非常诱人。

穆心打开电饭煲,看了看徐影如“你是废物吗?连做饭都不会。”

徐影如深吸一口气“我只是很忙。”

她的确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