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8(1 / 2)

什么没有见过?

许许多多的事儿,即使是看不到将来,却早已摸到了那最后的终点的轮廓。

小雨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

如果让二老知道妈咪离开了,她们也许会伤心,但更多的是释然。

回家前。

小雨在电话里特意跟爸妈说了事情的经过。

苏爸和苏妈听了之后心疼正直心疼的不行。

苏爸想了想:“这样,现在正直需要时间调节,肯定是不想见生人的,我和你妈妈先去你老姨家住一段时间。”

她们回去很低调的。

小雨说什么,阮忆几乎都不会回应。

现在的她,像是木偶一样,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她很多时间都是躺着出神的,即使是小雨,她也拒绝沟通。

再一次,将她自己封闭到那小小的空间里。

而且,小雨发现了一点,阮忆非常嗜睡。

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她体力透支,精神又极度的悲伤,所以才会这样。

可后小雨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了。

阮忆经常会在梦里不安的喊着:“妈妈”或者“妈咪”。

在一起久了,小雨明白了,她的心又像是被什么攥住了一般,生疼。

现实中,两个妈妈都离开了。

她痛苦,她难过,她没有释放的方式。

就只能靠着在梦里那一点点不切实际的慰藉了。

阮忆是想要在梦里看到她两个妈妈,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梦醒后会更痛苦,可她还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固执又近乎自我折磨的折磨她自己。

小雨心疼却没有办法。

她们回去的时候很低调,就简单的一辆车进了村,没有通知任何人。

小雨给阮忆弄了一个藤椅,她把窗户打开,城市的夏天充满了空调的气息,和农村自然风的凉爽完全不同。

阮忆就那么靠在藤椅上,看着窗外的一草一木,小鸟溪水,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天。

隔壁有一个留守儿童,小花苏常过来看看,小雨本来是不见客的,但是小花苏的父母长期在外务工,她就跟着年迈的奶奶一个人住着,还有一年就要初三,14岁了,因为营养不好,个子不高,长得特别可爱,别看年龄很小,家里的家务活做饭什么的她都包了。

她很喜欢小雨,又对屋里那个总是躺着却不说话的漂亮大姐姐心生好奇,没事就跑过来。

她很讨好人,小雨一个人做饭麻烦,她就在旁边帮忙,小小年龄,小花苏就能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了。

阮忆虽然不说话,对于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

但是小雨还是会在每天早上起来给她一个吻,笑着问一问她想吃什么。

基本上没有回应。

小雨就去变了花样给阮忆做一些滋补身体的,她经常留小花苏过来吃饭,小花苏捧着碗第一次吃红烧肉的时候,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真好吃真好吃,我都好久没有吃肉了。”

小雨摸了摸她的头发,有点心疼:“那你以后就来姐姐这里吃。”

小花苏用力的点了点头,她偷偷看了一眼在那躺着动也不动的阮忆:“小雨姐姐,那个漂亮姐姐到底在看什么呀?”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吗?

为什么她一看就能看一天?

小雨微微的笑了,她对待小孩都非常有耐心:“漂亮姐姐累了,她心里压了太多东西,过来看看花花草草不是很好么?一花一草一菩提,大自然有的时候能治愈人心哦,她会开心起来的。”

小花苏可不懂什么叫治愈人心,她快速的吃饭:“我不懂,只是如果每天给我肉肉吃,我就会开心了。”

小雨是一点都不着急。

一天天的陪着阮忆,阮忆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情况好了一些,她有的时候会用一双眼睛安静的看着小雨,小雨就像是能看透她的心,低头吻了吻她的唇:“我不走,我就是去后院抱一点柴火烧炕。”

现在一早一晚有点凉,她怕正直感冒,本来心情就不好,别再身体又不舒服了。

中途。

穆心过来了一次,小雨当时正在刷锅,她一转身看见穆心在旁边盯着她看,她吓了一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小雨为了方便干活,把裤腿挽了上去,露出细腻白皙的一小截,头发也是扎成了马尾,清爽又好看。

穆心这是第一次欣赏到小贱人的美。

她指了指身后:“我拿了一些滋补品来。”

小雨看了看她身后的阿森,吃了一惊,这是一点吗?

阿森一脸的郁闷,一左一右的肩膀上都扛着麻袋,脖颈上还挂着,不知道大小姐怎么了,非常不能开车进村,她们步行了十公里才找到地方。

穆心不多做停留。

她进去的时候,阮忆正闭着眼睛躺在藤椅上,小雨伺候的非常好,她的手边是泛着清香的百香果榨汁,腿侧还有一个摇摆的小电扇。

阮忆和小雨离开的时候,说是要回家看望爸妈。

可现在看阮忆的样子。

穆心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她走到阮忆身边,微微的弯下腰,抬起手本来想要摸一摸她的脸的却在离着还有几公分的地方停下了:“姐姐来了。”

这是第一次,穆心对着阮忆称呼自己为姐姐。

阮忆动了动,她看着穆心。

穆心看着她的眼睛,咬了咬唇。

安静的对视片刻。

穆心红了眼,她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小雨正蹲在地上收拾阿森送来的东西呢,冷不丁的看到穆心突然含着泪快步往外走,她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

阿森看着穆心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

小雨琢磨了一下也就明白了,她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继续收拾。

晚上的时候。

小雨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

小鸡炖蘑菇、铁板鱿鱼、爆炒虾仁、糖醋小排……

小花苏基本上是闻着味儿过来的,小雨看见她的时候还有点犹豫,她忐忑的看着穆心。

穆心穿了一身黑色的酷酷的西装坐在那,阿森已经被她遣走了,她的目光不离屋里的阮忆,表情很冷峻。

不说话的时候,穆总都有点吓人,别说是现在了。

小雨低声说:“穆总。”

穆总抬了抬眼,她看见了小雨身边怯生生站着的小花苏。

小花苏站在小雨的身后,偷偷的往这边看,穆总看小花苏,她怔了怔,片刻之后挥了挥手:“过来。”

小花苏吓了一跳,看了看小雨,小雨点头:“去吧。”

小花苏这才敢走过去,穆心打量她看了看,把自己盛满米饭的碗递了过去:“吃吧。”

这下子,小花苏开心了,她低着头小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接过去就开始吃。

穆心盯着她出神,表情也逐渐缓和,眼神都没有了平日的凌厉。

小雨之前也多少听阮忆说过穆心的身世,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阮忆之外,穆心第一次对谁有这样温柔的表情。

她想着,也许,穆心在小花苏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吧。

“穆总,你也吃吧。”

小雨又盛了一碗饭,穆心看了看她,淡淡的:“叫姐姐。”

小雨:……

这是???!!!

穆心盯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冷冰冰的:“怎么,你不愿意?”

自然不是。

只是这样的变化……

小雨的脸微微有些红,她低着头叫了一声:“姐姐”。

穆心“嗯”了一声,拿起碗筷吃饭,她看了看在那吃的开心的小花苏,她很懂事儿,很少夹肉吃,基本上都是吃旁边的菜,米饭也是一粒都不落在桌子上。

穆心看了看,她换了一双公筷,把肉夹给她:“吃肉,我不会打你。”

小花苏:……

小花苏看穆心的第一眼,就让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别人的眼神,惶恐不安之中又带了一丝丝讨好。

小雨看着两个人挺欣慰,她端了阮忆爱吃的素炒蘑菇,过去搂着她吃。

阮忆也会吃饭,只是吃的很少。

本来她平日饭量就小,现在又几乎是每天都不动,吃一点,她就扭头不吃了。

穆心看见了,蹙了蹙眉。

到了晚上,小雨洗碗筷的时候,她走过去说:“你挺有耐心。”

之前,她对小雨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甚至还有点瞧不上她,感觉不过是个乳臭未干花心小贱人。

可现在。

她开始懂得欣赏小雨了。

按照年龄来讲,她处于大学刚毕业懵懂时期,对于她来说,阮忆的长相外貌身材或是背景,或许有很多地方会吸引到她。

但是同样的,阮忆的冷漠,她的不善于表达,她的曾经……

穆心曾经以为,这个世上,能包容正直这一切的只有她。

可现在,小雨不声不响的带她回了家,还这样默默的照顾她,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居然一句怨言也没有。

小雨瞅着穆心:“姐,你想说什么?”

穆心:……

小雨跟阮忆待久了,学会了很多,一眼就瞅出来了,穆心的夸奖后面肯定是跟着话呢。

穆心淡淡的:“她总这么着也不行啊,无论发生什么,你们出来都快一个月了,她不能总这么躺着,人会躺废的。”

这一点也是小雨担心害怕的,“那能怎么办?正直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她自己不愿意走出来,谁说她也没有办法。”

穆心挑眉:“你不能这么逆来顺受,你要刺激她一下。”

刺激?

小雨本能的摇头:“那可不行,她现在不能接受任何刺激。”

她想起上次穆心割手刺激阮忆直接给刺激晕厥的画面了。

呵呵。

穆心有点想笑,她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小雨就这么护犊子?

穆心看了看她:“你别总是跟个丫头似的在身边,笑眯眯的什么都不说,只要捡一些劲爆的消息跟她说,短暂的刺激也是刺激,总好过她一天天活死人似的这么躺着。”

俩人正说着。

小花苏特别可爱的捧着一个大西瓜来了,“姐姐,请你吃西瓜。”

这是她家里唯一能拿得出手招待客人的东西,她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报答感激的。

月色之下,小花苏的皮肤好的像是流光,她的眼睛闪亮亮的盯着穆心,单纯诚恳。

穆心看着她笑了笑,居然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发。

小花苏看的脸都红了,低下了头。

“你不是在村里很受欢迎么?”穆心睥着小雨,回到主题:“你可以明天让你的情敌过来,让正直看看什么反应。”

小雨:……

亏她刚才还被穆心的善良感动,原来都是假象。

穆总这次来,还是想着要拆散她和正直的吧?

穆心盯着小雨:“要不就说点你的风流韵事,为了爱人,总要有所牺牲。”

小雨咬着唇,恶狠狠的盯着穆心。

穆心一挑眉:“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能刺激到正直的么?”

穆总说的是实话。

她也很擅长利用实话却攻击小雨。

的确,在阮总的世界里,能让她动容的东西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小雨不吭声,犹豫再三终于进去找阮忆说话去了。

小花苏有点困,她枕着穆心的腿打哈气,穆心拽了拽她的耳朵:“回家去睡,姐姐还有事儿。”

她要去听一听,小贱人到底有什么风流往事能刺激着正直。

小花苏鼻尖还是穆心身上的香味,她有点不舍的,但还是听话的离开。

穆心凑到门口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隐藏起来。

小雨一手抱着阮忆的胳膊,撒娇似的说:“正直,我跟你说一个恐怖的消息。”

穆心听得耳朵多要竖起来了,恐怖的?她不是害怕太过刺激正直的么?

苏潇雨坏笑,她压低声音:“哈哈,不知道穆总搞什么,居然让我管她叫姐姐,你说她是不是被咱俩气的自暴自弃了?”

穆心:……

阮忆没有反应。

苏潇雨嘎嘎的笑:“她居然还给小花苏喂肉吃,哈哈,我看着有一种白雪公主的后妈给她苹果的感觉。”

穆心:……

阮忆的眼睛看着苏潇雨,总算是动了动。

小雨备受鼓舞,她的手心都出汗了,“我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

阮忆盯着她看。

穆心的头往前伸着,努力想要听得仔细。

重点来了。

小贱人会不会又扯出来一个乡村初恋?

小雨压低声音神秘兮兮:“之前你不是总想着给她牵线么?学姐配对不行,其他人配对也不行,但是我今天发现穆总这位姐姐很会母爱泛滥,她跟小花苏很有可能啊!单纯可爱小美丽和冷血残暴老阿姨,这搭配怎么样,酷不酷?”

阮忆:……

穆心:!!!!

第58章

——单纯可爱小美丽和冷血残暴老阿姨, 这搭配怎么样,酷不酷?

小雨说的开心兴奋,就差手舞足蹈了, 穆心在后面气的心突突的,她冷笑,贱人就是贱人亏她之前还看苏潇雨为了正直不容易,是她瞎了眼。

小雨还在叨叨:“我算算啊, 小花苏今年14岁了,还有四年到18岁,哇塞,那时候穆总刚刚好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咱让小花苏进公司怎么样?你看她身边的秘书, 没有一个人受得了她。正直, 你说好不好嘛?”

小雨说个不停, 穆心捏着拳头从后面一点点靠近。

从小雨的方向,根本就看不见危险的逼近。

阮忆动也没有动,眼眸安静的看着穆心。

她不是不能说话, 是不想。

忆念法师的离开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妈妈离开的场景。

那时候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躺在床上,整整的消沉了半年才缓和了些许, 从此将自我封闭, 不让任何人进入心里。

现如今, 她依旧是心痛难过, 只是身边不再是自己一个人。

小雨终于是一个锁喉被穆心给掐住了, 穆心个提溜小鸡崽一样把她按到了墙壁上。

俩人闹腾极了。

小雨看着穆心:“松手,穆总, 快松手, 我劝你赶紧松手。”

穆心冷冰冰的看着她。

小雨面红耳赤:“我告诉你, 我可是练过散打的。”

“哦?”

穆心笑了,她看着小雨,一字一吐的说:“正好,我也练过,在我们那个圈子第一呢。”

小雨:…………

当天晚上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