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8(2 / 2)

莫名的奠定了小雨和穆心以后的相互模式。

穆心来到村里,本来很无聊,每天不是愣神就是看阮忆的。

现在突然改变成愣神,看正直,打小贱人。

苏潇雨简直要气死了,她是个不服输的性格,越挫越勇,胳膊上都有了淤青,她都不知道穆心怎么出手那么快的,每次她刚试着要上前去给两下,穆心总是一个反手就能将她擒住。

第四天下午。

小雨哭唧唧的给自己的胳膊上上药膏,她蹲在正直的藤椅前,絮絮叨叨:“混蛋,老女人,恶毒皇后,就知道欺负我。”

虽然穆心已经控制手上的力量了,但毕竟是打架么,不挂点彩怎么行?

对面不远处的小茶棚前。

穆心看着阮忆,冷冰冰的:“再说打掉你的嘴。”

旁边的小花苏给穆心递了一杯自己做的奶茶过去:“姐姐,你尝尝。”

人的适应能力总是很强大的。

第一天,小花苏看见小雨被穆心按在桌子上摩擦的时候,她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穆心看见了松了手,她小时候在孤儿院经常看见大孩子欺负小孩子,内心是有阴影的,怕给小花苏留下阴影。

小雨揉着脸,愤怒极了:“打人不打脸!”

穆心冷笑:“小贱人。”

小雨竖中指:“老巫婆!”

好不容易营造的什么姐姐妹妹的美好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到了第四天。

俩人对打的时候,小花苏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中途,她也偷偷问过穆心:“姐姐,你为什么打小雨姐姐?”

穆心看着她语重心长:“你小雨姐姐照顾阮姐姐不容易,我怕她抑郁,活跃一下气氛。”

哦。

小花苏点头,她两眼发亮,感觉穆心姐姐真的是太善良了。

小雨期期艾艾的给自己上着膏药,手腕后面那里她碰不到,想着叫小花苏来着,可这孩子不知道怎么了,简直是审美畸形,居然从穆心来那天就跟个小尾巴似的黏在她身后,还感觉老巫婆天下第一漂亮,把她和正直都比下去了。

小雨感觉这段时间,自己这些肉是白养她了。

不去叫小花苏,小雨咬着唇扭着胳膊给自己上药,正疼的直抽气,一双冰凉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小雨身子一僵,她猛地抬头,吃惊的看着阮忆。

阮忆从床上起来了,屋外的阳光正好,洒落在她的眼眸里,她看着小雨轻声说:“我来吧。”

小雨就跟傻了一样点了点头,把棉棒递给了她。

阮忆接了过去,她也不说话,专心给小雨擦药。

茶棚里。

正在品尝奶茶的穆心看到这一幕突然眼圈红了,小花苏有点心疼:“姐姐,你怎么了?”

穆心忍着情绪笑了笑,她摸了摸小花苏的头发:“姐姐开心。”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

在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总是希望泥潭外有人能伸手拉她一把。

可真的当那人伸出手的时候,去不去接的又取决于被困在泥潭中的人。

阮忆好了一些,不天天在床上躺着了,只是还是不愿意说话。

只是有一次穆心又把小雨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阮忆走了过去,她淡淡的:“来。”

来?

小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穆心突然放开了她,勾了勾唇角。

然后……

小雨和小花苏在旁边一人捧着一块瓜在看俩人过招,全都傻眼了。

这莫不是电视剧上的片段?

阮忆和穆心师出一个老师。

别说是散打了,各种防身技巧她们都学过。

俩人一打起来,难解难分,最主要的是……都是长发飘飘的美女,一个眼眸冷漠,一个带着挑衅。

那一刻,看着她们纠缠在一起。

小雨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想法。

其实穆心是真的很了解正直的。

如果……如果她们俩之前不是这样一种相遇方式……也许真的会走在一起?

被这种想法缠绕的心里难受,小雨甩了甩头,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不该想这些无须有的事儿。

小花苏扭头看着小雨:“她们两个好好看,站在一起好般配。”

这孩子,真不会说话。

小雨戳了戳小花苏的鼻子:“你不是喜欢你穆心姐姐吗?怎么还觉得她们在一起般配?”

孩子时代的感情总是最纯真的。

小花苏看着已经被阮忆抓住手腕的穆心小小声说:“我总感觉穆心姐姐平时不是真的开心,只有跟阮姐姐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的。”

小雨惊讶的看着小花苏,小花苏也看着她:“对吗,小雨姐姐?”

小雨:……

她竟然被一个孩子问的无言以对。

事情的转机还是一个星期后。

两个老太太都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说过来就过来了。

当时天才蒙蒙亮,小雨正在院子里压井里的水,这样的山泉水喝着特别清爽,尤其是早上刚打出来的,那清凉的感觉沁人心脾,用来烧茶阮忆是最喜欢的。

“哇!!!大自然,我来了!”

阮奶奶一脚踹开了门,双臂张开,呈小鸟状飞了进来。

小雨吓了一跳。

楚奶奶在后面跟着,微微的笑。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到来。

小雨本来想做点好吃的招待的,可阮奶奶点名说要吃菜团子和小米粥。

她已经好久没有喝到那种熬到金黄流油的小米粥了。

养胃又好喝。

还是小时候喝到的味道。

穆心看到二老也是惊讶,但也只是片刻,她就微微的点头:“奶奶,累不累?怎么找来的?”

阮奶奶哼了一声:“你们姐俩是越来越出息了,出什么事儿都不跟奶奶说。”

这是?

小雨仔细去看两个奶奶,心里一咯噔。

虽然她们在笑,但是小雨却看见了她们微微泛着红肿的眼圈。

是不是知道了?

阮忆出来的时候,脸色略显苍白,她坐在两个奶奶对面不声不响的喝粥。

穆心和小雨对视一眼,俩人找了一个借口说要去隔壁看小花苏,一起走了,给她们一家人留下空间。

阮奶奶和楚奶奶对视一眼,看着女儿都叹了一口气。

山里的清晨非常安静,没有城市的喧嚣与忙碌,间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与蛐蛐声。

过了很半天。

阮奶奶才缓缓的开口了,“正直,我们都知道了。”

阮忆握着勺子的手一僵,她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阮奶奶哽了一下,她克制着情绪:“我和你楚奶奶都知道你的心里,怕我们岁数大了,所以一直想要瞒着,可是,正直,你妈咪是我们的女儿啊,你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瞒不了我们。”

阮忆不说话,碗里泛起阵阵涟漪,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阮奶奶看着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楚奶奶抬起手,摸了摸正直的头发:“我们知道消息后也很难过,但是正直,你要明白,对于你妈咪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正直还小的时候。

两个奶奶瞒了她很多事儿。

一直是报喜不报忧。

只有她们知道,女儿被思念折磨的多么痛苦,如果不是心里还有牵挂,她怕是早就离开了。

“我和你奶奶已经是半个身子都进了黄土的人了。”阮奶奶擦干眼泪,她看着远处湛蓝的云朵:“我们这一辈子,什么都经历了,说看透了生死不尽然,但是已经能坦然面对死亡了。”

阮奶奶看着夫人,微微的笑。

两个已经不再年轻细腻的手十指相扣握在了一起。

“逝去的人已经逝去了,活着的人不该好好活着么?”阮奶奶看着孙女:“越是看到她们,越是该珍惜,人生苦短,正直,你要对你自己负责,对小雨负责。”

既然决定要在一起不放手了。

就应该明白,从此之后,生命里不再是独自一人的存在了。

人,总要学着长大,总要学着面对。

总要学着……爱。

奶奶的话像是那一日灵光寺的钟声一样。

一遍遍的响在阮忆的耳边。

她坐在藤椅上,看着远处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她是一个聪明人。

两个奶奶相信她会相同走出来。

之前,正直的妈妈离开,她是因为心疼两个奶奶,知道自己必须要坚强扛起阮氏家族,所以才硬着头皮带着还滴血的伤口一步步走出来的。

可现在不同了。

她身边有了小雨。

即使伤口再次崩开,也会被爱意包裹。

因为两个奶奶来了。

小雨想着晚上热闹一点,就支起了架子准备烧烤。

小花苏过来了,她今天特意换了衣服,把头发扎了起来,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两个奶奶。

阮秋和夫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惊艳。

孩子虽然小,但将来肯定是个美人坯子,最主要的是……她的眼神好灵动,不卑不亢的,非常吸引人。

穆心看见两个奶奶看着小花苏,她不动声色的身子向前挡了一下:“奶奶,这是小雨的邻居。”

她怕两个奶奶会不喜欢小花苏。

穆心知道小花苏的,这样的孩子看着阳光,其实内心敏感,很容易被一个眼神一句话伤害到。

孩子胆子小,如果被吓到就不好了。

楚奶奶略带些惊讶的看着小心,阮奶奶笑了:“小心,你挺喜欢这个妹妹啊?除了正直,奶奶还没看见你护过谁?”

穆心勾了勾唇角,算是对两个奶奶揶揄的回馈。

小雨最近有点晒黑了,家里的事儿都是她一个人忙碌,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要抱怨上天了。

可是她却开心,换了一件带着破洞有点酷的牛仔裤白衬衫,坐在旁边用钳子弄钳子。

穆心想要帮忙的,可是她不会使劲儿,那个铁丝怎么也弄不好,还给自己手戳破了。

小花苏心疼死了,她赶紧去屋里拿了创口贴,给穆心贴上了:“我来吧姐姐。”

她盯着那伤口看了一会儿,咬了咬唇,呢喃了一声:“笨姐姐。”

说也奇怪。

在穆心手里怎么都不听使唤的钳子,小花苏用着却如鱼得水。

穆心在旁边看着,天色渐晚,灯光洒在小花苏的脸上,皮肤吹弹可破,她很认真,额头渗出了点点的汗,她虽然低头在干活,但是就像是头顶长了眼睛:“姐姐,你一直盯着我看,是突然觉得我好看吗?”

穆心:……………………

小花苏抬起头,对着穆心嫣然一笑:“姐姐,今天阮奶奶答应我,说是只要我好好学习,以后可以让我去公司上班。”

穆心听了摇了摇头:“不要去,很累。”

如果让她选择,她不会想要那样的生活。

只是,当初的她是不能做出选择,这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人生。

小花苏盯着她的眼睛,就算是出了汗,少女的身体也散发着香气:“我想要去。”

奶奶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个美人坯子,小小年龄已经有些女人的媚意了。

穆心蹙眉:“为什么?”

难不成她看走眼了?

呵。

也是呢,这世上,有谁不爱金钱权力?

小花苏盯着她的眼睛幽幽的看了一会儿,突然扔下手里的东西抱住了穆心。

穆心身子一僵,低头看着小花苏,她本来想推开她的,可是却听见她哽咽的声音。

“姐姐,从来没有人护着过我。”

穆心一怔。

“所以……我会好好努力的,以后才会有机会站子你身边。”

小花苏眼睛都红了,穆心推着她的手便也没了力气。

阮奶奶扒拉正在帮忙串串的楚奶奶:“唉,夫人,你看,快看。”

楚奶奶翻了个白眼。

小雨看着笑呵呵的,她起身把阮奶奶手里的可乐给她换成了热茶。

阮奶奶正愤怒的看着小雨。

屋里,阮忆的声音突然飘了过来,“小雨,过来。”

一听这召唤,小雨自然是谁都不管了,扔下一切赶紧进屋了。

房间里。

阮忆已经坐起了身子,她坐在小雨的床边看着她,那眼神过于温柔。

小雨的心跳突然有些加速,她突然感觉口干舌燥的。

难不成……

今天两个奶奶来起了作用?

她的正直复活了?又开始垂涎她的美色了?

小雨往外看了看,哎呀,真的是讨人厌啊,这会儿怎么不下雨了?

阮忆把小雨的一切心理活动都读懂了,她没有说话,走到小雨身边握住了她的手:“小雨。”

嗯?

小雨看着阮忆,眼里烧起来的都是渴望。

正直已经很久没这样主动触碰她了。

阮忆看着她的眼睛,手顺着她的脸慢慢的抚摸,就在小雨红着脸几乎要忍不住的时候,阮忆的手在她勃颈处一挑,将小雨放了项链拴起来的戒指拨了出来。

这戒指。

是很小的时候,还梳着小揪揪的正直交给小雨的。

她曾经告诉过她:“小雨,收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了,不要忘了我,不然走到哪儿我都会找到你报复你的。”

这戒指跟着苏潇雨一路辗转搬家,居然没有丢,后来渣小雨想到了一切,这才赶紧弄好随身携带。

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

正直没了妈妈,没了妈咪,她失去了很多,唯有小雨,无论如何的千回百转,她依旧是找到了她,并将她用力的握在了手里。

小雨看着阮忆,心跳的厉害。

阮忆的眼神太温柔,她的手拖着戒指,珍视又珍视的看了半天,眼圈微微的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