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9(1 / 2)

再抬起头。

阮忆的一手搂着小雨的腰,轻轻的拥着她低声问:“小雨,你愿意嫁给我么?”

第59章

——小雨, 你愿意嫁给我吗?

阮忆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说这些话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勇气。

因为紧张,她一向冰凉的手心甚至微微的出了汗, 小雨被她搂着靠在身前都能听见她激烈的心跳声。

小雨紧紧的抱住她, 吻着她的下巴, 眼泪也跟着落下来了。

她等到了。

“你就这么求婚么?”小雨破涕而笑, 她的手往阮忆的腰间探了探:“哪儿有你这么赖皮的?好几天不搭理人, 现在一恢复了就求婚?”

阮忆捧着小雨的下巴,吻了吻她的唇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不是下雨了?”

今天真的是一点雨都没有, 晴空万里, 可这时候, 小雨却红着脸,咬着唇:“是呢。”

……

夜色渐浓。

院子里,小花苏已经把烧烤架支了起来, 签子也串的差不多了, 就等小雨出来开烤了。

可等的很久人也不出来。

阮奶奶挺享受的,自己弄了一杯家里自酿的小酒在喝, 时不时的品一, 再喂给夫人。

穆心也是很淡然的坐在那,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有些出神。

小花苏把架子弄好了,就跑到她身边去靠着。

很多时候,小花苏都会看见穆心露出这样的眼神,让她很心疼。

“姐姐, 你在想什么?”

小花苏轻声问, 一般情况下, 是没有谁敢打断穆心的沉默的, 她看了看小花苏幽幽的:“姐姐想起了我很小的时候在孤儿院的生活。”

小花苏吃了一惊, 错愕的看着穆心。

孤儿院?

穆心的目光悠远。

那些回忆被封在脑海里很久了,孤儿院当时的条件虽然差,但是院长妈妈却尽了最大力气用爱去呵护她。

因为孤儿院里有很多弃婴,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到底在哪一天。

院长妈妈经常会带着给她们过集体生日,有一次,居然还在小院子里也支起了烧烤架。

那一天的烤肉特别好吃,深深的嵌入了穆心的记忆之中。

到了以后,哪怕她家缠万贯也再没有品尝过那样好的味道了。

小花苏看着穆心,内心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她从小跟着奶奶,村子里的很多人,包括小雨的爸妈平日里都会对她格外的照顾,她也一直是被大家保护的对象。

而如今,这样想要去保护一个比她身份高贵那么多年龄高了那么多的女人。

小花苏摸着自己的脸,少女的心涌起了一股子莫名的情愫。

夜晚的风很凉。

小雨被推在床上的时候,嘴角一直带着笑。

她的状态很好,阮忆同样如此。

不像是之前的连续作战,最近,小雨天天守着正直,看着吃不到,早就馋了。

最主要的是……

正直向她求婚了。

以后小雨就是有身份的人了。

她是阮家的夫人,是阮忆的妻了。

结婚是个什么概念……

小雨这个年龄想必是早了一些,可是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再也不会遇到像是阮忆这样爱的人了。

她之前还担心正直会想不开又推开她什么的。

还好,还好她舍不得。

有了身份地位,虽然还没有扯证。

做起那种事儿来感觉都不一样了。

阮忆惊讶于小雨的变化,她的额头都是汗,狭长的眸子盯着小雨看,小雨敏感的不成样子,她伸出手挡住她的脸:“别戳破我的矜持。”

她真的是……

之前小雨还想着正直在这方面太纵欲了,怕俩人以后,她会接受不了。

可现在看看呢?

有些东西。

一旦被打开了,品尝到滋味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就像是小雨,她从未想过,命运在那么小的时候,就将她和正直用红线牵在了一起。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们又回到了最初。

阮忆一直很温柔,她的吻很轻,手也是格外的细腻。

可越是这样,小雨越是无法控制自己,到最后,她抱住阮忆,压抑的低声催促:“正直,用力一些。”

在这种时候,小雨在阮忆耳边说这样的话,当真是穆心嘴里的小贱人,不知道死活了。

房里摆的藤椅本来是阮忆平日里用来乘凉的。

如今,被压得“吱吱”直响。

阮总平时就天赋异禀,跟不用说在这边躺了这么久养精蓄锐了。

很多时候。

情到浓时发生的一切,比言语更能至于人。

还有什么比看着深爱的人在手里绽放要更美好的事儿么?

阮忆的眼里一片迷醉,她的手流连忘返,一次又一次。

……

到最会,院子里的烧烤还是小花苏烤的,她的手艺不如小雨,但是胜在认真。

小小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穆心想要帮忙,却被她撵到了一边:“姐姐,你别再扎着手。”

穆心咬牙,看了看小雨房间紧闭的门。

这两个人一定要这样么?

还有孩子在家里。

她们一定要这样在这种时候做少儿不宜的事儿么?

倒是阮奶奶一脸的淡定,她起身去帮小花苏递签子:“哎,小心,你别恼,这很正常的。”

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

阮奶奶年轻的时候拉着夫人干的事儿可比孙女要疯狂多了。

都是自己人,她们爱放松就放纵吧。

穆心可不理解。

她不明白,正直那么一个理智的人,怎么在小贱人身上就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栽跟头。

楚奶奶喝了一口茶,看着穆心:“小心,我听说你现在在跟徐家合作。”

穆心身子一僵,她以为奶奶是怪她之前因为正直的事儿为难徐家。

谁知道,楚奶奶的眼睛笑着盯着她:“徐家的千金我看过,温柔大方,矜持有礼貌,很讨人喜欢。”

正在烤串的小花苏手一僵,她盯着穆心看。

阮奶奶看到小花苏一脸的吃惊,卧槽,不是吧?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的么?

穆心知道奶奶又开始操心自己的事儿了,她淡淡的:“那是小雨的前皇后。”

楚奶奶:……

阮奶奶:……

这关系这么乱的么?

再试试。

楚奶奶看着穆心:“你觉得她怎么样?”

如果要是别人敢这么说,穆心肯定让她看到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是这是奶奶的关怀,她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嗯,人是不错,只是不适合我。”

二老知道穆心的性格。

这孩子从小就有主意,她既然已经这么说了,就是心里已经有了定夺。

阮奶奶的目光从小花苏身上滑到穆心身上,问:“那小心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什么类型的?

穆心眼神有些黯淡,就是正直那样的。

懂她的,明白她的,可以倔强一些的,却让她心疼的。

只是,正直永远都不会属于她。

小花苏盯着穆心看了好半天,她转过头,正对上阮奶奶探寻的眼神,小花苏平静的与奶奶对视,没有闪躲。

这倒是让阮秋很惊讶,到了她这个年龄也算是阅人无数了,有很多人,远的不说,就像是阿伦和嫣姐那种佼佼亲近者很多时候都不敢与她对视。

一个小小的少女居然敢这样平静的看着她。

长大以后,一定是一个狠人物。

小雨和阮忆是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的。

出来的时候。

小雨低着头不好意思,她才想起来昨天是准备给大家烧烤的。

阮总倒是很平淡,面对两个奶奶的揶揄目光,无动于衷。

阮奶奶喝了一杯茶:“哎,年轻人啊,果然体力好,这得多少个小时了?”

楚奶奶:“二十一个小时。”

小雨脸微红:“奶奶要吃什么,我给你做饭。”

阮奶奶笑了:“得了吧,奶奶看你腿都打晃了。”

小雨:……

阮忆嗔了奶奶一眼,提醒她不要欺负小雨了,穆心坐在一边喝着茶,看着远处的山峰,像是老僧入定了一样,不理会几个人。

这是她近期常有的动作。

有时候大自然的一切的确能够治愈人心。

虽然看见了还是会难过,但到底是没有那么撕心裂肺了。

时间很可怕,能治愈一切不甘心。

小花苏真的很懂事儿。

她把中午做好的菜热了热给小雨和阮忆端了上来,就蹲在一边看书。

她马上就要初三了,面临着中考,她想要考乡里的重点,按照现在的成绩来说,冲一冲就可以了。

至于学费方面……

穆心表情很淡:“你只管好好学习。”

阮秋看了看她:“你要带苏苏回北京么?”

小花苏一哆嗦,她立即去看穆心,穆心却像是能看透她的心一样,摇了摇头:“不,这里是她的家,她有年迈的奶奶和亲人。”

当年,穆心就是那么被带走的。

没有人问她愿意,或者同不同意。

在所有人眼里,进入阮氏,当阮家的千金,那是莫大的荣誉,有谁会拒绝?

所以她动小花苏,将来有一天,如果靠着自身的努力,她真的能够飞向更广阔的天空,穆心会帮她的。

她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也想要帮着她走完想要的人生轨迹,而不是像她一样,没有办法。

阮忆简单的吃了一口饭,她看着奶奶们:“我要娶小雨。”

阮奶奶正喝的茶差点从嘴里喷出去,楚奶奶也是吃了一惊,穆心看了看她,垂下了头。

小雨也没想到正直这么直接。

她还以为她虽然提出来了,但会等一段时间。

这是预料之中的。

两个奶奶惊讶归惊讶还是非常开心的。

阮奶奶笑眯眯的点头:“好好好,我早就把小雨当做自己的孙女了,要去国外登记么?什么时候办事儿,奶奶给你们办的轰轰烈烈。”

阮忆看了看小雨,很平静:“我们不在意这些形式。”

她从生下来到现在,经历了太过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种种,早就对世俗的一切看破。

阮忆甚至认真的想过,如果没有小雨,以她的心态,大概也会像是妈咪那样遁入佛门吧。

小雨很感动,她握着阮忆的手不放开。

是啊,正直是懂她的。

她不希望大张旗鼓。

她从小的生活环境跟正直不一样。

婚礼嫁人是每个人期待的,小雨只希望能有三两好友,在大家的祝福下进行就好了。

省去所有的繁文缛节,那样才是真正的快乐放松开心。

阮奶奶是知道孙女的性子的,虽然从她的角度上来说,还是想要轰轰烈烈的来一场喜庆的婚礼了。

但是正直发话了,她自然也祝福。

很快的,素柔、阿伦、李嫣、学姐、爸妈,还有几个闺蜜好友全都过来了。

对于是否请学姐。

小雨还纠结来着,阮忆很果断:“我放心你,也放心她,想让她来就来吧。”

徐影如是一个聪明温柔的女人,既然已经释怀了,曾经的曾经就全都过去了。

阿伦和李嫣过来的时候,抱着小雨真的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眼泪直流。

阮忆在旁边冰冰凉凉的问:“你们到底是哪个阵营的?”

这两个人,她是不是要开掉了?

小雨就是这点好,能把阮总身边的人都变成自己人。

见到小雨爸妈的时候。

阮忆有点紧张,她没有见长辈的经验,好在苏爸苏妈都跟小时候一样,她们宠溺的看着阮忆:“正直长大了,比小时候更好看了,只是这眉眼,还能认出来呢。”

阮忆的脸微微有些红。

很奇妙的感觉。

兜兜转转了二十多年。

她和小雨又是手牵手站在爸妈面前了。

只是……

阮忆有些黯然,如果妈妈和妈咪在就好了。

小雨知道她想什么,用力的抱了抱她:“不许难过。”

大喜的日子,怎么能难过?

说好了,一切都要往前看的。

大家没有大摆酒席。

就是在院子里,做了一大桌。

小雨和阮忆穿了红色的衣服,也没有换婚纱,俩人的衣服是阮奶奶找人提前设计的,不是单纯的气泡,有些类似于古人洞房花烛的那种纱衣。

小雨看着阮忆,眼睛微微的红。

太美了。

她的正直很有古人的风韵和气质。

这一身如火的长裙穿在她的身上,典雅端庄之中又透着浓浓的女人味。

而小雨穿出来就是另一种感觉了,就好像她一伸手对方就会把手搭上跟她跳一曲森巴一样。

穆总身为家里唯一的同辈。

一直很尽职尽责的完成“姐姐”该做的事儿。

全程黑着脸接待这些“亲属”们。

大家都习惯她了,笑着闹着小雨和阮忆,倒是徐影如,她穿着白色风衣,简单的牛仔裤,眸光烁烁,长发飘飘,非常漂亮。

她抱着胳膊站在那看着小雨,眼里有着欣慰的笑,“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结婚了。”

她这话很显然是在对穆心说的,穆心冷冰冰的:“到底是便宜了小贱人。”

徐影如略有些惊讶,她看了看穆心:“你这是放下了?”

穆心对上她的眼睛:“不放下怎么办?杀了小贱人么?”

徐影如:……

这才是穆总该有的风格。

徐家现在跟阮氏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俩人倒是逐渐熟悉了起来。

穆心幽幽的看着被小雨抱在怀里微笑的阮忆,她轻声说:“等回到北京,我会安排放开徐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