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29(2 / 2)

山里的风微微的拂面而过,徐影如看着小雨,眼里有着淡淡的笑与失落:“倒也不必。”

穆心看着徐影如。

什么意思?

这位信任徐总不是一直想要脱离她的掌控么?

徐影如盯着穆心看:“被穆总胁迫久了,居然也习惯了虐待的滋味,还不错。”

这话说的。

穆心盯着徐影如的眼睛看,想要确定她到底是习惯跟自己斗嘴还是认真的。

旁边,小花苏捧着西瓜走了过来,她微笑着:“姐姐吃瓜。”

很自然的,隔开了两个人。

穆心点了点头,接过去一块西瓜,倒是徐影如盯着小花苏看了看,她看出这孩子似乎不是很喜欢她,从她进来后,眼里就都是警觉,也许是为了小雨?

徐影如天生温柔,她看着小花苏微微的笑了笑。

酒席开始。

阮奶奶情绪慷慨的致辞:“大家啊大家……谢谢你们来我孙女的婚礼现场,我……”她有点鼻子酸:“太激动了。”

阮忆动容,眼睛泛红,小雨也是擦眼泪。

阮奶奶:“我终于把孙女嫁出去了……再不嫁出去,我就要发函致电广大帅哥靓女了。”

大家:……

阮忆身子僵硬,死死的盯着奶奶。

倒是小雨没忍住笑出声,她贴近阮忆:“还记得么?”

如兰的呵气弄的阮忆脖子痒痒的,她“嗯”了一声,脸上有了笑。

自然是记得。

当年,她可就是发的征婚禄让小雨咬钩的。

“怎么,后悔了?”

阮忆盯着小雨看,她今天化了妆,红唇性.感.诱.惑,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又有些妩媚。

要不是周围都是人,小雨都要忍不住了,她靠近阮忆:“怎么会,被阮总套路我心甘情愿。”

这样的妻管严语气还是得到了阮总的认可的。

阮忆烟波如烟:“我会赔你的。”

赔什么?

小雨美滋滋的:“洞房花烛么?”

还洞房花烛呢?

阮忆捏了捏她的脸,“现在是谁饕餮不知道满足了?”

她们已经是夫妻了。

从今以后,她是她的夫人,她是她的妻子。

无论生死,无论贫富,无论疾病,没有什么再能将她们分开。

小雨笑着正要说话,台上的阮奶奶暴跳如雷:“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奶奶致辞呢!不知道严肃认真吗?就不能回屋再秀恩爱?”

回屋再秀恩爱?

自然是不能的。

素柔、阿伦、李嫣她们已经带着三两好友冲了上来,圈住阮忆和小雨给红包。

这红包,对于阮总来说,平日里是看都不会看的。

可是小雨开心,她也开心。

今天,她一杯酒一杯酒喝到最后手都有些发抖了。

只是最后一杯交杯酒。

小雨跟她贴的很近,俩人的胳膊交错环着,长发交缠,她们的眼眸中就只有彼此。

正直找了小雨二十多年,等了二十多年。

而小雨也终于牵着手将她从阴霾之中领了出来。

从今以后。

风雨与共。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第60章 番外一

小雨知道学姐对老巫婆感兴趣还是因为一次很偶然的机会。

那时候她和阮忆刚度完蜜月, 她回去上班,一天天就想着跟夫人做一些不正经的事儿,心思都不在工作上。

大上午的, 她假模假样的拿文件去签字。

阮忆低头看了看, 又是蓝经理那边财务部不敢找她来,所以派小雨过来的。

阮忆抬了抬头, 看了看上面的财物批示, 淡淡的问:“你这是走后门徇私枉法知道么?”

小雨诚恳的点了点头。

阮忆嗔了她一眼,低头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事儿办完了。

小雨笑眯眯的搂住阮忆纤细的腰,手不安分的摸着:“都徇私枉法了, 你还不惩罚惩罚我?”

阮忆:……

有的人,真的是天生做受的命。

今天这还没下雨呢, 她就忍不住了?

很可惜。

关键时刻总有不长眼的人过来打扰。

门被敲响了。

阮忆瞥了小雨一眼, 小雨在她耳边呵气:“假装没人吧。”

“开门, 装什么装?”

穆心还是老样子,声音洪亮带着威胁。

小雨:……

阮忆:……

门被打开了, 穆心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她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双腿叠着翘着,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潇雨, “小贱人。”

苏潇雨恶狠狠:“老巫婆。”

阮忆:……

这是俩人现在惯有的问候彼此的方式, 让阮总头疼又没有办法。

阮忆看了看穆心:“有事么?”

穆心点头:“有事儿, 南边的那块地, 我要了。”

南边的空地是阮忆刚刚拍下来的,她看了看穆心:“什么安排?”

公司上的事儿, 穆心已经很久没那么强势了。

穆心抬眼看了看正在旁边给阮忆弄茶的苏潇雨, 似笑非笑:“我想要跟徐家合作, 需要那块地方。”

徐家……

小雨一下子抬起了头,目光定在了穆心身上。

穆心盯着她看,眼里带着几分挑衅。

阮忆看了看小雨,将目光落在了穆心的身上:“好。”

阮总办事儿一向是利落,她答应的就不会反悔。

下午,徐影如就额,她没想到穆心速度这么快,当初说俩人继续合作,她只是玩笑,可她却当真了。

看着这那份足以让她在徐家站稳脚跟逆天转命的合同,徐影如久久的不说话。

小雨远远的看着,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你们先看。”

阮忆说了一声,她往洗手间走,顺便给苏潇雨一个示意的眼神。

小雨落寞的把茶壶放下了,跟着走进去。

她的心思还在徐影如和穆心那,冷不丁的,刚进洗手间就被阮忆一下子压在了墙壁上。

小雨身子一僵,“干什么呀?”

阮忆盯着她深邃的眼眸带着不悦:“到现在还那么念念不忘么?”

小雨:……

她可真是冤枉。

可阮总哪儿管那么些。

低头使劲咬了一下小雨的唇,又在脖子上留下了痕迹,这才放开她。

小雨的头发都有些乱了,她气息不稳照着镜子:“正直,你疯了?你看看这唇印。”

阮忆冷哼一声,掏出口红补色。

小雨看她那样知道现在不解释清楚了,等到晚上可能就真的又要下雨了,她赶紧走过去搂住她的腰:“我不是在盯着学姐看,只是觉得惊讶。”

“惊讶什么?”

阮忆的声音冰冰凉,小雨叹了口气,一本正经:“我就想,同样都是学姐,怎么年少时的审美和年老时的差这么多,从美少女一跃变成心狠手辣面无表情一天天板着脸的老巫婆,我——嘶嘶嘶——你掐我干什么。”

掐她干什么?

虽然阮忆和穆心不和,但是那毕竟是她的姐姐,怎么能允许小雨这么说?

小雨和阮忆久久的不回来。

穆心冰着一张脸,她看着徐影如:“我们签,不用等了。”

她现在是越来越生正直的气了。

堂堂总裁被小贱人迷惑的,居然动不动就玩消失,一去不返。

小贱人有那么可口么?让她如此恋恋不忘?

徐影如看着穆心的表情笑了:“小雨就是很讨人喜欢。”

穆心听了皱眉,她的手按在合同上:“你还没签字,我随时都能反悔。”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眼力价,都这个时候了,还给她添堵?不知道以后谁是boss么?

徐影如笑了,她这个人本来就温柔,这样一笑,眼里就像是荡着一汪春水:“怎么,穆总想要人哄了?”

穆心惊讶的看着她,还来不及说话,徐影如勾了勾唇,眼里泛起一丝妩媚:“穆总才是最讨人喜欢的那个,刀子嘴豆腐心,人美心美小可爱。”

穆心:…………………………

小雨出来的时候差点被穆总给撞了一个跟头。

她愣愣的看着几乎是逃出办公室的穆总,再扭头看看徐影如:“学姐……这是、这是怎么了?”

徐影如笑了笑,“没事儿。”

阮忆也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看了看正拽门背影仓皇的穆心,再看看徐影如,若有所思。

那一段时间。

穆总消停了好几天都没有来徐氏找茬。

徐爸疑惑又有些忐忑:“影如,你没有得罪穆总吧?”

他现在简直把穆心奉若神明了,生怕哪儿一点做不好就惹她不开心。

徐影如正在看文件,她现在是越来越有总裁的范儿了,白色的西装上衣衬的肌肤雪白,头发高高的盘起,纤细的手上捏着钢笔,“没有。”

许多天没见。

没看穆总那张总是气鼓鼓的脸,她也怪想念的。

正好手里有一个重要的议案要等她做决定,徐影如决定主动去看望一下自己的boss。

穆总在的忆扬跟总公司的文化不一样。

规模小了一些,但是整体气氛不错。

说也奇怪,她虽然天天板着脸,但是越是待得久,手下的人就越是忠诚。

徐影如过来的时候,阿森小心翼翼的:“今天小花苏来了,大小姐正在问她功课。”

徐影如略有些惊讶的,她点了点头。

得有一年左右没有见了。

小花苏长大了不少,最主要的就是从外貌上,之前她有些营养不良,面色虽然不错,但是脸颊边总是有些凹陷。

可现如今,满满的胶原蛋白……

小花苏坐在总裁室中间的小桌子上,她扎着清爽的马尾,穿着校服,曾经微黄的脸颊如今雪白晶莹,鬓角的一缕碎发也颇为可爱,她的五官要比上一年长开了好多,如今说话也比之前沉稳了不少。

她就那么盯着穆心看,眼里满满的都是爱慕与崇拜。

穆心翻看着她的成绩单,点了点头:“还不错,比上学期进步了一百多名。”

为了这年级组一百多名的排名。

天知道小花苏有多努力,她为的就是这一天,这一幕。

小花苏笑了,她走过去,像是小时候一样,两手抱着穆心的腰:“姐姐,有没有奖励?”

穆心跟阮忆一样,一直是排斥人身体接触的。

可是小花苏跟她在一起久了,每年的寒暑假都会过来,有的时候过节也会过来陪着她,从心里,穆心把她当做了妹妹。

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愫?

惺惺相惜,又有些弥补……正直这些年对她这个姐姐的冷淡。

就好像是她一直幻想着正直能够相识小花苏这样依赖她,崇拜她,与她亲近的感觉。

徐影如站在门外看着默不作声,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穆心摸了摸小华苏的头发:“想要什么玩具么?”

小花苏一听就笑了:“我都这么大了,还要玩具?”

那穆心就不知道了,她盯着小花苏看:“那想要什么?”

小花苏的目光盯着穆心的唇看,之前她比同龄人都要瘦,这一年,尤其是暑假,她长高了不少,如今,已经到穆心的眼睛位置了,她突然低下了头,脸有点红:“以后一起管姐姐要吧。”

少女的心事儿真是复杂。

穆心看着她莞尔,但是也被带动的心情放松了一些:“这次来待几天?”

小花苏想了想:“一个星期行吗?”

她知道穆心姐姐很忙很忙,有的时候忙到连饭都吃不了。

她去过穆心住的房子,很大,类似于那种别墅。

这是小花苏这一辈子都不敢想的,可是那房子好冷,除了一个管家再没有别人,好几次她看着穆心回去连饭都不吃。

小花苏只要是过来,都会用尽心思给穆心做饭。

穆心正要说话,徐影如敲了敲门。

看见徐影如,穆心的目光不自在的闪躲了一下,小花苏的一颗心都在她身上,自然是看到了,她愣了愣,扭头看着徐影如。

徐影如的面色如常,她看了看穆心淡淡的笑:“穆总好久没去我那儿了,果然在忙。”

穆心冷哼一声:“怎么,我不过去你还不开心?”

之前不是总烦她掌控的太严么?

徐影如看了看小花苏:“苏苏也来了。”

小花苏点了点头,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有点难受。

晚饭的时候。

小花苏本来想着回家给穆心做的,可是穆心说她奔波了一天太累了,就带着她出去吃连带着叫上了徐影如。

为了让孩子尝点新鲜。

穆心带小花苏去吃的西餐,小花苏不会用刀和叉,她拘谨的坐在那,眼睛盯着徐影如。

徐影如真的很漂亮,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女人独有的温柔,就连吃饭都很优雅。

小花苏偷偷看她如何使用刀叉,心里有一点点的自卑,周围的一切富丽堂皇,连房间里的明晃晃的水晶灯都是她没有见过的,而穆心和徐影如面对着她坐着,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工作上的事儿,莫名的有些……般配。

小花苏正难过着,穆心抬眼看见了,她走了过去,坐在她的身边:“左手叉,右手刀。”

她拿起小花苏的牛排,一点点给她讲解:“顺着纹路切就好。”

穆心切了一块,她看着小花苏:“张嘴。”

小花苏茫然的张开了嘴,穆心笑着把肉喂了进去,她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发:“不要多想,在姐姐这儿,没有人敢瞧不起你。”

一句话,这一句话啊。

把小花苏的眼泪说的都流了下来。

同样的经历。

同样的背影。

让穆心对小花苏总是有几分怜悯与疼惜,她很细心的给小花苏讲着周边的一切。

等她弄完了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徐影如已经把牛排切好了,递给了她,“给。”

穆心抬眼看了看她,似乎习惯了一样:“你加了什么吗?”

徐影如面无表情:“毒/药。”

穆心:……

这一顿饭吃的一个多小时,气氛有点古怪。

最主要的是徐影如一直不是很爱说话的样子,回到家后,小花苏迫不及待的拿出书包开始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