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30(1 / 2)

穆心看着莞尔:“这么着急做什么?”

小花苏不解释,低头认真看书。

还有两年……她就能参见高考了,到时候她就能过来了……可以经常看到那日思夜想又不得见的人了。

徐影如在客厅里翻看着材料,穆心出来的时候递了一杯茶给她。

徐影如接了过去,没有说话。

穆心看了看她:“你今天很奇怪。”

奇怪么?

徐影如也感觉自己很奇怪,莫名的情愫夹杂着,让她胸口堵得慌。

穆心这一辈子,除了阮忆,还没有谁能让她特别的放在心上。

徐影如不说话,她就也没往心里去,坐在她身边看议案。

过了片刻。

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徐影如有点心猿意马,她抬起头看着穆心。

穆心工作的时候很认真,她手里端着茶杯,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皮肤细腻如瓷。

“这一项不行,费力不讨好,投进去的资金肯定打水漂了,你看看。”

穆心说的认真,她的红唇一启一合,徐影如看的心烦意乱,根本听不见她说什么。

得不到回应,穆心蹙了蹙眉,她抬起头看着徐影如:“你愣什么神?看什么呢?”

她回来后洗了脸,是脸上有什么么?

穆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徐影如盯着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说:“我在看你。”

穆心身子一僵,盯着徐影如看。

她好看的眉毛蹙了起来,眼神都变得犀利了。

这些年,对她投怀送抱的人可不少。

或是因为眉毛,因为家世,因为她这个人,更多的是看中她手中的权利。

她没想到,徐影如也会如此。

徐影如盯着她的眼睛,淡淡的:“穆总,比起实力,徐家跟你们阮氏的确不在一条线上,但也请你不要把我看的那么低贱。”

这话说的冷漠带着寒气。

穆心盯着她看:“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吃炸/药了?”

徐影如盯着穆心的眼睛:“穆总也知道,我曾经错过一次,这一次,我不想也不能再错过。”

第61章 番外二

——我曾经错过一次, 这一次,我不想也不能再错过。

徐影如这话说的再直白不过了,为的就是让穆心听得清楚明白。

穆心沉默, 她的身子微微向后,靠在了沙发上。

她很佩服这个女人的胆量。

这些年, 追求她的人不在少数, 可大多数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她们很会“审时度势”, 在适当的时机才会表达心思。

大家都知道穆心的性格是干净利落, 丝毫不拖泥带水的。

徐影如今天这话说出来了,就像是泼出去的水, 再想收回来就难了。

而这代价, 很有可能就是刚刚起步的大厦轰然崩塌。

徐影如不躲不闪, 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穆心。

沉默了一会儿,穆心似是自嘲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很像小贱人么?”

这话说的徐影如心里像是扎了一根刺,她知道,穆心是故意的。

“呵。”徐影如挑眉,她幽幽的问:“穆总是在意了么?”

在意她曾经喜欢过小雨?

穆心拧着眉盯着徐影如看。

徐影如同样看着她, 她的长发散着,眼眸中带着一丝成熟女人才会有的诱惑:“我和小雨, 清清白白。”

清清白白……

这四个字就引人遐想了。

哪方面的清白?

她们最亲密的动作就是拥抱,以及徐影如离开前,印在小雨额头上的那个吻。

眼看着穆心的脸色变了, 徐影如低头看手里的文件:“穆总说的不错, 这一项, 的确不合理。”

穆心:……

额头青筋跳了跳, 穆心深吸一口气。

很好, 徐影如,居然能摸头她的脾气,拿住她。

晚上。

徐影如离开了。

穆心却有些烦躁,现在的天也不热了,甚至夜晚会有一丝丝凉意,可是她的心却像是没找没落一样。

点燃一支烟,掐在手指间燃着也不熄灭,穆心坐在灯下幽幽的出神。

小花苏昨晚习题册了,她很乖巧,去厨房给穆心调了一杯蜂蜜水递了过去:“姐姐,喝水。”

穆心看了看她,声音有些沙哑:“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小花苏对着她笑的灿烂:“还好,才十一点。”

穆心捻灭烟:“平时学到几点?”

小花苏有点不好意思:“两三点吧。”

穆心吃了一惊,“你才高一。”

小花苏低着头,从穆心的角度,只能看见少女白皙的脖颈,乌黑的长发:“有目标就不觉得累。”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呢。

这一辈子,真的是除了正直之外,穆心很少往自己身上用心,少女的心思她又如何明白。

穆心嘱咐小花苏早点睡之后,她又看了看文件,不知道怎么了,也许徐影如真的是给她下了毒.药,她的脑海里居然都是那个死女人的笑容,她总是含着水光一样的眼波。

徐影如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妖精,那份情意看着缱绻而缓慢,实则早就织了密网,让人无法逃脱。

穆总从小早到大,最不缺的就是警觉了。

她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保持距离。

徐影如是很有耐心的人。

她知道穆心的性格。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戳破了,她就不会去步步紧逼。

送小花苏回去的那一天,穆心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就把这事儿交给徐影如了。

路上,徐影如很细心,她知道小花苏要做一天的火车,反复嘱咐她带好证件,又给她买了一些好吃的,路过药房的时候,还给她的奶奶买了一些营养品。

小花苏看着这些东西,情绪复杂。

徐影如看着她微微的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还小,有些事儿不是现在该想的,好好学习。”

这话说的小花苏抬起了头,她盯着徐影如看了一会儿,轻声问:“姐姐,你喜欢穆心姐姐么?”

少女的眼眸青涩却满是勇敢。

徐影如略有些惊讶,她盯着小花苏看了一会儿微笑着点了点头。

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小花苏低下了头,缓缓地说:“我也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她很害怕徐影如会劝她,告诉她,她的年龄还小,这种喜欢不过是一种错觉。

因为她曾经把自己的小心事儿告诉了好朋友。

好朋友吃了一惊:“苏苏,你喜欢女人……我能接受,但你居然喜欢那么大岁数的?”

小花苏有点不开心。

好朋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们还这么小,很多东西都是不确定的不是么?人家不都说了吗?一个真正的公主在亲吻到王子前都会青/蛙的。”

小花苏怒火攻心:“狗屁青.蛙,我姐姐她是最好的!”

好朋友:…………

徐影如看着小花苏,声音很温柔:“既然喜欢,那你更要好好学习了呢,你看姐姐。”她看着小花苏,眼眸里都是淡淡的笑:“姐姐是考了研的哦,你要追上我,这样才能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

小花苏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子劲儿,她点了点头,盯着徐影如看:“姐姐,不管以后如何,我都谢谢你。”

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呢。

徐影如送走小花苏后,她想一想穆心那张扑克脸,即是生气又是无奈的。

招惹了人尚且不知道,也就穆总那样的马大哈才会如此了。

小花苏一直看着徐影如离开的背影,过了很久,她低头,拿出穆心姐姐给她的手机。

那里面,只有穆心和奶奶的电话,再无其他。

小花苏看着列车窗外,一帧帧滑过的美景,她发了一条信息给穆心。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发了这条信息出去,小花苏靠着冰凉的墙壁,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是小,但不傻。

说什么公平竞争。

她知道,她等不到了。

穆心姐姐看徐影如的目光……那样的温柔,也许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穆总的确没有什么心思往感情上分。

她收到了小花苏的信息后,反应特别直女,“这是唐代铜官窑瓷器上的题诗。”

她的心思还都沉浸在工作上,阮忆有好几次看不过去了,都会说一说她:“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那么拼。”

“又想当红娘?”

穆心看着阮忆,没个好脾气:“也想帮我找个小贱人?”

阮忆冷冰冰的盯着穆心看了一会儿:“是呢,恶人自有恶人磨,希望穆总让我早日圆了心愿。”

穆心:………………

穆心那狗脾气就是那样,虽然嘴上跟阮忆顶撞,但是私下也准备找个时间,跟她一起回去看看奶奶们。

奶奶岁数大了,需要人经常去陪伴,聊聊天什么的,她们就会很开心。

只是好不容易安排点时间出来,却临时出了岔子。

阿森看着穆心换了便服,知道她有所安排,犹豫纠结着站在她身后不知道该不该说。

穆心皱眉:“要说什么?”

阿森顿了一下说:“易赛的王总今天去徐氏谈生意,晚上约了饭局,他对徐小姐似乎别有用心。”

易赛的王总是什么人?

圈子里的都知道。

私生活风流放荡的富二代,个人爱好特别变态,经常会传出性.虐女朋友的流言。

最主要的是他是一个不得手段不罢休的性格。

穆心听了脸就一沉,她扭头盯着阿森看,“在哪儿?”

阿森赶紧回答,他跟了穆心这么多年,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她对徐影如是不同的。

可说是不同吧,偏偏这些日子,她又刻意的错开与她相见的机会,把阿森弄得一脑门雾水。

穆心赶过去的时候,徐影如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她的脸微微有些泛红,额头有一缕碎发落下,一手撑着头,有些难受的样子。

而王总还在劝酒,他很聪明,身边不仅仅是她们公司的人,更有很多忆扬和徐家的人。

大家混在一起喝酒,说是谈生意,可是他的眼睛却像是狼一样盯着徐影如看。

生意场上,并不像是很多小说电视剧里写的那样简单。

徐家没有阮家的实力。

没有肆意的资本。

有时候,为了那一纸合同,徐影如会付出很多很多。

她曾今一个深夜蹲在楼下吐到胆汁都要出来了,她也曾经坐在车上默默的流泪,睁开眼后就又是微笑的样子。

这一切,别人或许不知,但是穆心都知道。

穆心穿了黑色的风衣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自带杀无赦的气场,大家看见穆总居然来了,一时间都惊住了,酒桌中间的副总吓的一下子醒酒了,后背一股冷汗:“穆总!”

他激动的站起来,动静太大,把酒杯都给碰洒了。

穆心看都没有看她,一双眼睛盯着找,在找到徐影如之后,她不可察觉的舒了一口气。

穆心背着手往过走,身边的人看到了不由自主的起身,就连刚刚还有所图谋的王总都站了起来,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她径直走到徐影如身边,低声问:“还能起来么?”

徐影如看着她,眼眸里含着笑,不知道怎么了,她有点鼻酸。

这段时间,穆心虽然不说,但是冷落她很久了。

穆总真的狠心,能够做到只谈工作不谈感情,一点温暖都不会再给她。

徐影如今天喝酒,一半是为了生意,另一半是自己心里憋了许多东西太久了也需要一个发泄的余地。

穆心看了看她:“起来,跟我走。”

徐影如踉跄着站起身,脚下一软,穆心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好细。

穆心一把就能圈住她,徐影如靠着她,唇间有一些酒气,很好闻。

徐影如的身子柔软,就那样靠着她,香香的。

穆心扶着她往外走,目光不经意的落在王总身上,王总赶紧陪着笑脸:“穆总,好久不见。”

穆心看了看他,淡淡的:“王总好本事,连我的人都灌醉了。”

她的人……

什么意思?

在场的各位都有点惊。

穆总是什么意思?她的人……是她手下的人还是她……的人???

穆心不再多说,她看了看阿森,阿森明白她的意思,他点了点头,知道这单生意是没的谈了。

扶着徐影如走出大堂,周围的人纷纷行注目礼,穆心面无表情,徐影如靠着她,睫毛轻轻的眨动,像是小刷子一样痒进了穆心的心里。

到了门口。

穆心冷漠的看着她:“能站稳就别靠着我。”

“你真狠心。”

徐影如靠着她的脖颈,月色之下,盈盈的眼眸盯着她看,却还是不肯松开。

也就是穆总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这放在一般人身上,被这样看,对方又是这样柔顺的依偎着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穆心低头,她看着徐影如的眼睛:“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就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冰冷,霸道,甚至强势到神经质,对任何事物都非常有掌控欲,远观还好,近一点都会让人退避三舍。

徐影如的手轻轻的还住穆心的腰,不理会她的僵硬,将头埋在她的脖颈,似呢喃一样:“你嘴贱毒舌喜欢欺负人,有一点孩子气,总是喜欢用冷漠伪装自己,其实很善良。”

穆心的身子僵硬,她冷冰冰的:“你喝多了?”

“看,又不承认了。”徐影如的长发散在穆心的脖颈上,她的身子缠着她,穆心终是伸手去推她:“我不是苏潇雨。”

又是这样的话。

徐影如轻轻的叹了口气,她仰头看着穆心:“我知道你不是她,你是穆心。”

穆心低头看着徐影如,其实她现在真的用力是能推开她的。

徐影如轻轻的踮起脚尖,吻了吻穆心的唇,穆心的身子整个僵硬,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影如。

徐影如却盯着她的眼睛笑的温柔,笑的妩媚:“你总是在意曾经,这可是我的初吻,现在给你了。”

穆总就跟傻了一样,怔怔的看着她。

徐影如勾着唇角,手抚着她的脸:“当然,如果穆总肯接受我,或许还可以得到更多第一次。”

第62章 番外三

——当然, 如果穆总肯接受我,或许还可以得到更多第一次。

徐影如说完这话,不等穆心反应, 她笑着推开了她。

这下子, 人也不醉了, 脚也不软了, 她勾着唇角风情万种的看了穆心一眼转身离开了。

夜晚的冷风拂面吹过。

穆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感觉自己刚刚被吻过的唇都麻木了。

这是徐影如的初吻,对于她来说又何尝不是。

这个该死的女人, 是疯了吗?居然敢碰她!

穆心一肚子的气,还夹杂着其他情绪,当天晚上还莫名其妙的失眠了。

她憋着气,本来想要第二天等着例会的时候把人抓过来好好问一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