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完结+番外》TXT全集下载_31(1 / 2)

穆心没有说话。

徐影如却早就知道她了,她笑着牵着她的手,走到了一块被白布遮着的画板前。

徐影如盯着穆心的眼睛,在她的注视下,手一抬,掀开了画板。

穆心本来还一脸的淡定,在看到那画的时候,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徐影如……

这样一个矜持温柔的人。

居然画了她的……裸.体。

她才刚对自己说是想念的时候才会画的。

穆心盯着徐影如看,“你就是这么想的?”

徐影如微微的笑,眼里都是坦荡,“是。”

穆心的眼神都像是要吃了她,徐影如勾着唇角,贴近她,穆心后退一步,她又上前,一个上前一个后退,最终将穆心挤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徐影如的唇在她耳边流连忘返:“穆总,你说说,我画的好吗?逼真么?”

第63章 番外四

——穆总, 你说说,我画的好吗?逼真么?

认识徐影如的人,都知道她是温柔如水的女人。

无论什么事儿, 都没有见她给谁大声说话发过脾气。

可不知道为什么。

她每次在穆心面前都是强势又霸道。

穆心被她挤到角落里,耳垂又被贴着欺负, 她盯着徐影如:“不好看, 不像。”

她就是故意拆台。

以前,她用这种方法, 经常能气的阮忆变脸,然后姐妹两个争锋相对。

很可惜, 这不是学姐的套路。

徐影如微微的笑, 她的手搭在穆心的腰间:“我想看看哪里不像。”

穆心:……

又一次落荒而逃。

穆总去客厅里喝了一杯凉水才缓和了脸的温度。

再看看始作俑者徐影如, 她淡定的坐在那给穆心削苹果。

苹果……

穆心又想起了正直。

沉默了一会儿, 她看着徐影如:“我喜欢正直。”

徐影如点了点头:“我知道。”

这一点, 她很早就看出来了。

穆心惊讶的看着她:“你不在意么?”

从她的角度来看,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要完全占有,她还记得正直拥有小贱人的时候, 她是多么的痛苦。

徐影如抬头看了看她, 淡淡的:“在意。”

她的手上一用力, 苹果被戳烂了。

穆心:……

放下刀子,徐影如走到了穆心身边,抓住她的右手。

穆心盯着她看, 徐影如轻轻的掰开她的手指, 露出了里面一道已经恢复了却仍旧有淡淡伤痕的疤。

徐影如低头, 她轻轻的吻了吻:“还疼么?”

也许是她太温柔。

也许是穆总一时间被摄了魂魄。

她怔怔的摇了摇头。

不疼了。

都多久了, 伤疤早就长好了。

徐影如盯着她的眼睛, 轻声说:“往事不可追,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也在意之前,但我更想要拥有你的以后。”

以后……

那一刻,穆心不得不承认,她是动摇的。

如果是一个同样刚硬固执的人。

穆心或许还可以硬下心肠来跟她碰撞。

但是这样的温柔……千回百转,根本让人推不开。

穆总那段时间睡眠都不是很好。

她的眼下也有了黑,阮总非常大度:“我可以给你放假的。”

之前,她和小雨蜜月,也是穆心把集团扛起来的。

穆心冷冰冰的看着她:“你居然为了小贱人帮一个外人,呵呵。”

这话说的就非常争锋相对了。

阮总没有生气,反而云淡风轻的:“现在是外人,以后就不一定了。”

穆心:!!!

她迟早要被这几个人气死。

周六,老日子。

穆总按照老习惯,把一切工作都给推了。

按照习惯,这一天,无论多么忙,她都会抽时间回孤儿院的。

因为这一天,是大家的生日。

穆心把东西准备好,拉开车门进去的时候,看见坐在那的徐影如吓了一跳。

徐影如换了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头发也扎了起来,清纯的像是邻家大姐姐。

“你怎么在这儿?”

徐影如微微的笑,指了指车座旁边的大蛋糕:“跟你一起去过生日。”

穆心本能的抗拒:“不行,下车。”

孤儿院是她内心的禁地。

那里锁了她很多不为人知的痛苦悲伤与纠结快乐。

她不希望任何人进入。

徐影如盯着她看,眼神里带着一丝丝恳切:“就当我求你行吗?”

那样的语气,那样的音调。

前排的阿森身子都酥了,他的心里在拼命的呐喊。

——行,行的,答应她!!答应她!!!

撒娇女人最好命。

徐影如很会利用这一点,她也是看透了穆心吃软不吃硬这一点了。

好刀要用在刀刃上。

穆心虽然还冰着脸,但也没有把人真的赶下去。

到了孤儿院。

穆心的脸色才缓和了,白发苍苍的院长早早的守在了门口,她拄着拐,就知道小心一定会回来。

穆心下了车,几乎是奔跑似的跑到了院长身边,用力的抱住了她。

徐影如拎着蛋糕看着这一幕,心,像是被什么轻轻的划过。

爱情源于什么。

心疼。

很早的很早,她就心疼穆总。

没有原因,又来的波涛汹涌。

孤儿院准备了一大桌的饭菜。

有好多个认识穆心的人回来了,穆心一直对她们隐藏身份,就是过来都不会开太好的车。

大家很熟悉的样子,互相拥抱,拍着肩膀。

“小心。”

“小心姐姐。”

“哈哈,小心又漂亮了。”

……

站在人群之中,穆心是那样的放松,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

院长在旁边像是老母亲一样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到最后,她被围在了人群正中,每一个她的“孩子”,都抱着她,亲着她的脸颊。

还是老样子。

阿森去卸货,给孤儿院带来了很多柴米油盐的。

这里离城市远一些,孤儿院的常驻义工大多是岁数大了,一些年轻的也还要忙着工作什么的。

所以,每一次穆心过来,都会最大可能的带些东西来。

她给院长买了新的护膝,细心的查看她有些静脉曲张的腿。

院长笑眯眯的:“没事儿啊,小心,不要每次来都那么紧张。”

穆心认真的查看:“我听lilo医生说,您经常忘记吃药?”

老年人,上了岁数,总是爱忘事儿。

院长笑得很无奈,“你不要在每天给我打电话催促我了,我现在都怕接你电话了。”

穆心叹了口气,“必须吃药的。”

“好吧好吧。”

院长今天的心思明显不在这上,她拉着穆心的胳膊,指着外面跟孩子们玩得开心的徐影如小声问:“这姑娘是谁啊?长得可真好看。”

老年人么,都喜欢干干净净的,不要那么浓妆艳抹的。

徐影如底子好,她今天的妆很淡,近乎于素颜。

她过来之后,也不会像是别人那样得让穆心带着。

她很自觉的去跟孩子玩。

小孩是最单纯没有心思的。

很多情况下,她们喜欢一个人都凭直觉。

突然来了一个这样的大姐姐,那样温柔的对着她们笑,而且还会抱着她们,身上香香的,抓她头发也不生气。

徐影如是真心的喜欢小孩,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她和小雨在六一的时候就是学校去慰问周边幼儿园的代表。

她们都是孩子王。

穆心盯着徐影如看,她是那样的开心,怀里抱了一个,手上还领着一个,屁股后面还跟了三个。

她的注意力都在孩子们身上,压根就没往穆心这儿看。

穆心想到刚开始她要跟着来的时候,自己的心里还想过她是否会嫌弃排斥鄙视。

可现如今……

她居然心生惭愧。

说实话,徐影如对孩子们好,比她说上千万句温柔的话,穆心都要受用。

这个女人,不声不响的就做到了她心里。

院长留几个人吃饭,穆心是主厨的,她炒的是大锅饭,一般人第一次弄都要很吃力的,那锅就十几斤重,但是她像是习惯了一样,那一个颠锅,甩腰的一点不费力气。

徐影如在旁边边洗菜边看,院长蹲在那陪着她,忍不住显摆:“我们小心从小就有力气,腰特别好,谁娶了她谁就有福气咯。”

徐影如:……

院长笑眯眯的:“别人都是口蜜腹剑,我们小心是口贱腹蜜,要不也不能单身这么多年。”

徐影如:……

院长一脸自信:“漂亮啊,脸蛋子好看,身材也好呢。”

徐影如:……

她明白的,她懂的。

院长妈妈,她一定会娶这个完美的女人的。

吃完的时候,徐影如帮着护工阿姨一起喂孩子,小孩子最不好喂,尤其是这么多孩子,其中还不乏身体不好有先天性疾病的。

徐影如耐着性子一口一口的喂着,看着其中一个没有胳膊的孩子,用上臂夹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坚强的吃的香甜,她的眼圈红了。

徐影如掩饰性的低下头,不想要别人看见,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正对上了穆心的眼睛。

目光触碰间。

万般柔情都在其中。

离开的时候。

天色已晚。

那些孩子们又跟以前一样,一口一个“小心姐姐”的哭着追着车,一直跑下山坡才离开。

院长奶奶拄着拐眼泪汪汪,她岁数大了,总是希望孩子们多回来看看,毕竟见一次就少一次了,也许某一次见面就会是永别。

回去的路上,俩人都有几分沉默。

阿森把车子开到了穆心家里,穆心看了看徐影如:“去喝杯茶么?”

这是穆心第一次主动要求徐影如,徐影如看着她疲惫的样子,“不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想必她心里也不好受。

徐影如拉开车门,正要下车,冷不丁的,腰被人搂住了,她回头一看,穆心盯着她:“留下来。”

留下来。

每次这个时候,都是她最难过的时候。

就好像是她又离开了家,不得不回归到现实……

就好像,当年她又被祖母领走一样。

穆心眼中的刺痛让徐影如心痛,她跟着下了车。

晚饭。

是穆总做的,她心灵手巧,知道俩人都没有什么胃口,就熬了一点粥,弄了一点小菜。

徐影如在客房的浴室洗了澡,出来的时候,她穿着穆心的睡衣,半湿的头发贴着肩膀,水滴一滴滴往下流,流入了那深不可见的美景之中。

穆心本来是做好饭后在沙发上抽烟的,当徐影如猫一样的步伐轻轻的走近的时候,她想都没想,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人扯进了怀里。

柔软的,带着一丝霸道的吻,就这样吻了过来。

徐影如从最初的惊讶到承受再到投入。

她的睡袍散开了,长发像是缎子一样落在穆心的腿上,凉凉的。

那样一个温柔的人,就在动情的时候,都是那样的柔软。

穆心沉醉了,她的唇轻轻的吻着,感受着那份颤抖,心里升起了一股子从未有过的冲动。

她都不知道,这样一个优秀的人。

这两年来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她到底是怎么狠心的一次又一次的推开的。

情到浓时。

锅里的粥是没有人喝了。

在床上,徐影如面若桃花,她推着穆心的胳膊,看着她的眼睛:“小心。”

穆心的心跟身体都要被烧着了,她红着眼睛盯着她看,“嗯?”

极力克制着,她的手掐在徐影如纤细的腰上,就好像一个用力就能把她溺毙在自己的怀里。

徐影如盯着她的眼睛,轻声却坚定的问:“你爱我么?”

爱……

这个字,对于穆心来说是陌生的,及时之前对正直,她也只是敢用模糊的喜欢来概括。

而此时此刻,突然听到这个字。

穆心的心抖了一下,手有些凉。

爱么?

她不配的。

徐影如笑了笑,她两个手捧着穆心的下巴,鼻尖摩挲着她的鼻尖,“我爱你呢。”

穆心的身子一颤,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徐影如还在笑,笑里是她追寻了半辈子的温柔:“我爱你很爱很爱。”

不管怎么样。

她都会陪着穆心,一点点去抚平她心里的伤痕的。

既然这一次是学姐主动的。

有些地位也需要变了。

这样的穆总让她迷醉。

她隐忍,她咬唇,她的手紧紧的揪着床单,承受了一切。

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

徐影如刚见到穆心的时候,总感觉她是一个霸道强势到让人发指的女人。

可后来随着接触。

她发现她不过是一个一辈子都在追爱想要爱却求而不得的人。

穆心会一边骂着阮忆,一边又默默的在她和小雨蜜月的时候承担了一切。

她还会定期去看奶奶,嘱咐她们注意身体。

无论多忙,都会去孤儿院,对院长就像是对亲生母亲。

还有很多很多……

徐影如的吻很温柔,落在身上对于穆心却是另类的煎熬。

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珍视过。

到最后,她忍不住攀着她的背,想要发泄,却怕伤了她。

到最后,穆总人生第一次在身体上崩溃了。

徐影如却很开心的看着她流泪的样子,一点点吻干那泪水。

一晚的欢享。

第二天早上,穆心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痛,她伸手去碰身边的人,却是一片冰凉。

她的眼眸一暗,以为昨天的一切不过是梦。

可是厨房里,却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声音。

等穆心起来的时候,徐影如就穿了她的衬衫在做饭,厨房里乌黑一片,她顽皮的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弄坏了你的锅碗瓢盆。”

穆心盯着她看,不知道怎么了,眼神有点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