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到地狱也不放过你(1 / 2)

大道朝天 猫腻 7272 字 2020-08-22

“何霑当年说你的脸像我一样好认。”

苏子叶看着井九说道:“现在看来是真的。”

开水壶落在地上,水汽蒸腾,化作丝缕,进入他手里的褐色瓶子,画面看着有些神奇。

四荒瓶可以吸噬空气里的一切水分,是件很厉害的法宝。

他有信心配合华音长老,在最短的时间里杀死赵腊月与卓如岁。

但井九来了。

华音长老死了。

卓如岁说道:“何必说这些无趣的话来拖延时间?不会有人来了。”

苏子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隐藏在地底暗河里的玄阴宗弟子们,应该都死在了他与赵腊月的剑下。

先前他便注意到,卓如岁受了些伤,赵腊月的裙摆有些湿。

赵腊月与卓如岁是青山年轻一代里最能杀的两个人,更何况井九现在是青山的掌门真人,他亲自出面,此时的益州城内外不知还隐藏着多少青山宗的真正强者,那些弟子哪里还有活下来的道理?

苏子叶看着华阴长老的尸身,想着那些死在暗河里的弟子,想着玄阴宗的历史到今天为止,有些感伤说道:“我其实从来没想过与青山为敌。”

卓如岁说道:“童颜是你送进西海的。”

童颜去了西海,青天鉴里的仙箓引发一场天劫,太平真人避过此劫,柳词却化作了一场春雨。

柳词,是卓如岁的师父。

苏子叶说道:“如果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童颜被你们暗中杀了?”

童颜离开了云梦山,这件消息被中州派严格控制住了,修行界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这些年苏子叶与他一直暗中保持着联系,忽然发现联系不到童颜,自然生出很多猜测。

卓如岁说道:“童颜我肯定是要杀的,但他躲在中州,我暂时没办法。”

苏子叶看他神情不似作伪,心想那童颜究竟出了什么事?

卓如岁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说要杀他,他就别想活太久。”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望向井九说道:“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

井九说道:“要灭你们玄阴宗,你们就不能重来。”

这是柳词与他商量好的事情,所以玄阴宗必须断根。

苏子叶说道:“你知道我不是王小明?”

井九说道:“他死了。”

那夜剑光与刀光相遇到冷山,烈阳峡毁灭。

那个怎么看都很像某个故事主角的年轻人,以烈阳幡护身,还是变成了死人。

这种结局确实有些难以令人接受,但井九在漫长的修道生涯里已经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

比如洛淮南,比如桐庐,比如早年间的很多天才修道者。

王小明没能得到第二次机会,苏子叶也不能。

井九说道:“不要有下一次。”

苏子叶知道对方不想杀自己,不然这时候自己已经死了,问道:“为什么让我活着?”

井九说道:“白真人的想法是什么?”

苏子叶笑了起来,青色的脸显得有些诡异:“你应该直接去问白早。”

赵腊月说道:“你想寻死?”

“我是个魔胎,活在死去的母亲的身体里,准备着随时成为我父亲的魔气来源,我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把我父亲弄成了一个瘫子,掌握了玄阴宗的大权,结果又遇着王小明这么一个怪物,你以为我猜不到他是谁的人吗?至于中州派答应的事情,你又以为我会信吗?我是个孤魂野鬼,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在这个世界上飘来飘去,唯一的落脚处就是玄阴宗,结果却让你们青山宗毁了,现在还不让我重建,那我继续这么飘着,又有什么意义?”

要说身世之悲惨,世间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苏子叶。

但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说明他的死志很坚定。

井九要留着苏子叶的命,自然是要用此人,但现在不二剑在柳十岁处,他没办法像控制小荷那样控制苏子叶。

更何况现在苏子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他应该如何控制此人?

井九说道:“玄阴宗只是你最初的那个窝,毁便毁了,你可以再重新修一个家。”

苏子叶明白他的意思,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难道要你离开青山,你也能接受?”

井九说道:“可以。”

听到这个回答,赵腊月眼神微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苏子叶沉默了会儿,说道:“开宗立派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卓如岁说道:“有人支持便不同,中州派承诺给你的,我们能给你更多,比如昆仑派的那条灵脉。”

苏子叶说道:“白真人能给我的,你们能?”

井九说道:“我是青山掌门,她是?我还可以帮你解了丹毒。”

听到这句话,苏子叶终于有些动容。

丹毒便是他日常服用的那种丹药,源自南方群岛上的一种妖鹤。

那种妖鹤的头顶生着红冠,冠里蕴着剧毒,可以帮助修道者稳固神魂。

邪道修行者的修行方法有极大的问题,很容易产生极大的痛苦,导致神智不清,所谓滥杀无辜,种种恶事往往都由此而来。如果他们想要保证自己的清醒,丹毒往往会成为不得已的选择。问题是丹毒的诱惑与事后的痛苦同样可怕,一朝沾染便再也无法摆脱,邪道修行者随着境界变深,需要的丹毒数量越来越多,体内的毒素也会越积越多,身体越来越虚弱,直至最后惨死,除非他们能在死亡到来之前,破开魔轮,成就真正的魔神大道,就像玄阴老祖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