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那些果儿(上)(1 / 2)

大道朝天 猫腻 5460 字 2020-08-22

数艘青山剑舟缓缓离开莲池,向着南方而去,那些道殿想来还会在这里留存很多年,变成人间传说里的仙境。

阿大不知因何心情有些不好,跟着南忘走了。

井九没有回,留在了三千院里。

没过多长时间,景尧与几位供奉来到了这里。

从朝歌城来这里用不了这么久,只不过先前他们被那两道浩荡的剑光逼退了千里。

顾清不在,烧水煮茶待客这种事情,自然是柳十岁来做。

铁壶里的小雅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落在他的脸上,有些微湿。

他在想西来离开前的那句话。

从那个小山村开始到现在,井九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管是去果成寺听经,还是去一茅斋读书,他都很听话。

因为那时候他很清楚,大道漫漫,就算暂时与公子分开,总有一天会重聚,只要不死。

这次却是完全不同,公子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越想心情越乱,就像铁壶里的茶水般翻滚,直到被元曲提醒才醒过神来,拎起茶壶给井九与景尧分别倒了一杯。

景尧贵为神皇,却不敢对柳十岁失了礼数,道谢后才双手接过。

“我真要去吗?”柳十岁难得的、勇敢地提出了意见。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

井九端着茶杯轻轻嗅着,没有说话。

赵腊月又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知道事情已无商量的余地,对景尧说道:“烦请陛下告诉顾清一声,让他安排一下小荷,我十年后就回去。”

类似的安排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他说的很自然,景尧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

尤其是想到那个小荷也是位狐妖,景尧的脸色更糟糕了。

廊下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小炉子里的银炭隔很长时间才会发出噼啪一声轻响。

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异样,而且也发现了异样,因为那个异样太过明显。

三天前井九便醒了,景尧都赶了过来。

那个事师极谨、被卓如岁私下嘲笑过无数次的家伙为何却没有出现?

“顾清呢?”卓如岁问道。

景尧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师父他走了……”

不待众人继续发问,他站起身来,对井九说道:“叔祖,到那天我去青山看您,我这时候急着回朝歌处理政务。”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三千院。

如果是往日,不管是何等样要紧的政务,景尧肯定都会丢到一边。

平咏佳感慨说道:“看来这政务真的是很急啊。”

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平咏佳有些不自知,说道:“怎么了?”

“你就不能保持暂时被遗忘的状态?”

卓如岁转而望向柳十岁,说道:“你猜和顾清一起走的是谁?”

柳十岁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桃子,毕竟是正式成亲的道侣。”

赵腊月摇了摇头,心想十岁虽然聪慧,对这种事情却是想不明白,竟然会被卓如岁骗住。

卓如岁大笑说道:“真是个笨蛋!如果是桃子,他何必要走?景尧刚才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

……

……

顾清与太后的私情不少人都知道。

这里说的不包括皇宫里那些通过蛛丝马迹发现真相的太监与宫女。

那天顾清为了唤醒沉睡中的井九,直接在三千院里承认了这件事,赵腊月等人都听在了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