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对(1 / 2)

澹台烬想吐出药丸, 却已经来不及,苏苏的手指在他喉间一点,他咽了下去。

看清怀中人, 澹台烬原本冷静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苏苏得手便跑。

少女的笑脸上一刻还在眼前, 下一刻已掠开很远的距离。

塘泥从澹台烬脸上掉落,他看向苏苏, 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叶、夕、雾。”

廿白羽自然也认得苏苏,上次为陛下献舞, 差点没勒死陛下的姑娘。

廿白羽厉声道:“妖女,你给陛下吃了什么!”看着苏苏的目光, 宛如在看一个死人。

澹台烬扶住河底石头,试图吐出药丸,没有成功。

这显然也是澹台烬想问的, 他胃里一阵恶心,直勾勾看着苏苏。

苏苏说:“当然是穿肠毒.药, 不赶紧治就容易死。我劝你们还是快带澹台烬回去治吧, 再晚点儿他毒发身亡怎么办?”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喊她妖女,比起她,他们分明才更像妖孽。

听她说是毒.药, 澹台烬脸色更难看:“要你们这群废物东西有何用, 一个女人都防不住!”

廿白羽自知守护不力,二话不说双膝跪下。

澹台烬看一眼身边的道士:“抓住她!”

老道闻言,祭出一面嗜魂幡, 噬魂幡在水底漾出黑色光晕, 道士口中念念有词,噬魂幡飞向苏苏。

苏苏看见噬魂幡的时候, 眸光也沉了下来:“妖道,你们竟然用活人来祭旗!”

老道得意一笑。

噬魂幡上怨气重重,一经祭出,蛟头顶的怨气感知到同类,不断翻腾翻腾,很是兴奋。

那噬魂幡一过来,猛然变大,苏苏没法躲,抽出符纸生生迎了一掌。

符纸碎在掌心。

噬魂幡不依不饶,在空中打了个旋,再次要攻向苏苏。

苏苏躲闪得很吃力,她的符纸尽数破碎,最后被噬魂幡打在肩膀,摔在地上。

这东西本就是难得的魔器,也不知道老道士杀了多少人,才有这么重的怨气。

噬魂幡围着苏苏盘旋,巨大幡下,少女脸色苍白。

老道见到苏苏符纸,知道这少女不简单,恐怕是他克星。他拿出铃铛,当即决定斩草除根杀了苏苏。

叶储风皱眉,刚要出声求澹台烬放过苏苏。

下一刻,老道的铃铛被人握住。

握住铃铛那只手修长苍白。

老道抬头:“陛下?”

澹台烬面无表情抹掉脸上的泥,怒声朝老道士说:“孤让你捉住她,不是杀了她!”

老道士喏喏应一声,刚要收回招魂幡,却见地上的少女趁着他和澹台烬说话,胆大包天,伸手握住了招魂幡。

招魂幡被凡人握住,黑气浓郁,苏苏不肯松手,招魂幡里传出巨大的吸力,试图把苏苏的灵魂吸进去。

勾玉惊骇地醒过来:“小主人,你做什么,快松手。”

苏苏抿住唇瓣,看着黑色的招魂幡,在心中回答勾玉:“招魂幡吞噬了无数凡人灵魂,今日若不杀了老道,必成大患。”

勾玉看一眼招魂幡颜色,心中也是一沉。知道苏苏立场坚定,只好叮嘱道:“你要小心。”

老道士为难地回头看澹台烬:“她不松手,招魂幡早晚会把她吞噬掉,贫道也没办法。”

澹台烬神色阴鸷:“叶夕雾,给我松手!”

苏苏不理他,双手紧握招魂幡,用神血凌空画符。

老道士心中有种不祥预感,连忙请示澹台烬:“陛下!不能这样下去,那女子想毁了招魂幡,招魂幡一毁,就没法唤醒妖蛟。我们必须杀了她。”

澹台烬眼眸漆黑,抿唇不语,他握住道士铃铛的手紧了紧。

那边苏苏已经画符完毕,她抬眼看向老道士:“让你这个妖道也尝尝被收魂的滋味。”

她松开手,一个金色印记出现在招魂幡上。

招魂幡脱离她的手,飞速在空中旋转,苏苏弯起唇,朗声道:“收!”

少女眼眸清亮,招魂幡笼罩住老道士,老道士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跟着澹台明朗三年,献祭了那么多个的灵魂,才能驱动这招魂幡,这少女怎么能驱动!

老道士要逃,然而他没有神血,也没有倾世花,哪里能逃掉。

苏苏手指翻花,指挥着招魂幡攻击老道,老道士发出声声惨叫。澹台烬离得近,招魂幡的气劲把他的脸划出一条口子。

廿白羽眼疾手快,连忙把澹台烬拉开,这才免去招魂幡攻击。

澹台烬抬眸看向苏苏。

少女穿着祭祀的裙子,身上金线发着流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河底,她瞳孔竟带着几分瑰丽庄重的紫。

像神女般的圣洁无情,执着要杀了妖道,一眼都不曾看向他。

澹台烬捂住脸上的伤口,如果不是廿白羽反应快,刚刚他也会重伤。他垂下眼眸,自语道:“你总是和我作对”

老道士倒在血泊中,招魂幡失去现有主人,旋转几圈落了下来。

打爆了妖道的狗头,苏苏眨了眨眼睛,眸中出现快活的笑意。她捂住疼痛的胸. 口,她现在体内有倾世花,不到既定的时候,其他人很难弄死她。

老道一死,仪式很难进行。

蛟就很难变成妖蛟了。

却在下一刻,澹台烬笑出声,他漫不经心擦掉脸上的血迹,面无表情说:“全杀了。”

苏苏愣了愣,看向澹台烬,他并不看她,盯着蛟上方的怨气,不知道在想什么。

廿白羽闪身到道士们身后,手起刀落,鲜血喷溅出来。小道士们连叫都来不及叫,便人头落地。

短短数分钟,道士全部倒下。

鲜血在河中,并没有晕开,反而全部被怨气吸收。

廿白羽和其他几个夜影卫拎着刀子,走向燕婉等人。

苏苏拦住他,说:“住手!”

然而她能拦住他们杀一个姑娘,却不能拦住别的。

很快,其余几个少女瞪大眼睛,没了气息。

花枝等物什染上她们的血,怨气穿行其中,越来越大。

燕婉看一眼冷冰冰的少年帝王,这回知道谁才是救星,她拽住苏苏衣摆,抽泣道:“姑娘救我!”

苏苏拦住廿白羽,对燕婉说:“还不快跑。”

道士全都死了,若燕婉再出事,怨气会越来越壮大。等壮大到一定地步,就能夺舍蛟的身体。

燕婉咬牙,掉头就跑,想循着来时的路离开,几个夜影卫悄无声息出现在燕婉前方。

燕婉吓得退回苏苏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