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1 / 2)

这个规矩在廿木凝看来是荒诞, 毕竟夷月族历来保守。

廿木凝眉头不自觉簇起,看向九头鸟车辇上的少年。

他一撩衣摆,从车上下来。

庭院里种了不少枝繁叶茂的树, 大太监殷勤地小跑跟上他, 为他挡住树上偶尔落下未干的雨珠。

廿木凝行了个礼。

少年华丽的玄色衣袍融入夜色,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 肤色极白,唇色却红得过分。

他在门前站定,脚步微顿,似乎在犹豫什么。

大太监本就是人精,跟了他几日, 开始学会揣测澹台烬的想法。

大太监殷勤地说:“陛下若是担心叶姑娘不明白怎么做, 奴才这里有李大人的手札。”

澹台烬说:“拿来。”

太监把袖中的手札递给澹台烬,澹台烬也不打开看, 转身离开,命令说:“让人把她带到朝阳殿去。”

大太监连忙称是。

他们一行人来的时候,苏苏就有所觉察, 她跳下床铺,刚要说话, 就看见几个女官进来。

“姑娘, 请跟我们走一趟。”

苏苏直觉没什么好事:“我不去。”

为首的女官不苟言笑,一张脸上连褶子都是刻板的:“姑娘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使眼色, 几个膀大腰圆的嬷嬷, 立刻围住苏苏。

想来知道苏苏什么脾气, 明白她不会乖乖听话, 早有准备。

苏苏手腕被弱水绳环捆住,如今就是个普通少女, 比不过她们的力气。她也不能因为这点小事与她们拼命,只好去看看她们要自己做什么,外面的丝竹声又是怎么回事?

苏苏被嬷嬷们带走,太监朝着一旁脸色难看的廿木凝小声说:“廿大人,更深露重,还是不要站在这里了,好生歇息吧。”

廿木凝抱着木剑,冷声说:“陛下让我跟着叶姑娘,这是职责所在。”

“可今夜不必跟。”

廿木凝终于忍不住说:“叶夕雾伤害陛下怎么办?”

大太监说:“姑娘不必担忧,至少今夜,她会乖乖听话的。”

廿木凝还要反驳,被神出鬼没的廿白羽拉住。

“白羽?”

“廿木凝,服从命令!”

廿木凝吸了口气,点点头,跟着廿白羽走了。

女官和嬷嬷们四弯八绕,绕过曲径通幽的府宅,来到一处院子,最前面的侍女们拎着琉璃灯,在一处院子停下。

苏苏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有人推了苏苏一把:“进去。”

苏苏踉跄着进了屋子,屋子里雾气氤氲,她定睛看去,看见中央竟然是一个很大的池子。

这竟然是一处温泉,两条石头雕刻的鲤鱼嘴中吐出水,颇有意趣。

刻板的女官走过来,开始往池子里放并蒂莲。

很快,粉白漂亮的并蒂莲,竟然在池中盛放。

女官板着脸走过来,用一种挑剔的眼神看着苏苏。她的眼睛扫过苏苏并不算丰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脸上闪过一丝不满。

苏苏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你们要做什么?”

女官说:“今夜姑娘只需要听话即可,姑娘是自己脱了进去,还是我们来?”

苏苏摇头:“我都不选,除非你们告诉我,要我做什么?”

女官面无表情看她一眼:“一个很简单的仪式而已。”

“什么仪式?”

“姑娘一会儿就知道了。”

她们谈话的时候,另一个婢女往池水中滴了几滴透明的水,很快,室内弥散着一股动人的香气。

苏苏愈发觉得没好事,不是要她洗干净陪澹台烬睡觉吧?

女官见苏苏不配合,想到陛下的命令,倒也没有强行扒她衣服。左右一个为陛下祈福的少女而已,她愿不愿意,不是由她的意志来决定的。

只是眼前的少女太不听话了。

嬷嬷摇摇头,从袖中拿出一个漂亮精致的纸人。

她递给苏苏:“不想进去,就拿着这个。”

苏苏想甩开,可是那个漂亮的纸人一触碰到她的手指,竟然融入她的身体中。

苏苏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变得有几分迷茫。

她垂着眼睛,猛然乖顺起来。

嬷嬷说:“脱了衣裳,进去,等陛下进来。”

她们似乎并不担心苏苏不听话,说完不再管她,纷纷离开。

苏苏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很神奇的状态,她明明有自己的意识,可是身体开始不自控。

她解开衣裳,走出池水中。

温泉没过她洁白的小腿,苏苏倒是没有很害怕,问勾玉:“我怎么了?”

勾玉回答说:“你中了傀儡术,刚刚的纸片,有魅魔的法力,会让你短期听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能解开吗?”

勾玉为难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现在没有法力。”

这样一说,苏苏也很丧气。

弱水一束缚,她如今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勾玉闪了闪,支支吾吾说:“这个时间不长,要不你等等,看看澹台烬要你做什么?”

苏苏不疑有他,说好。

烛光摇曳,玄色衣袍的少年走了进来。

外面下起雨,隐隐还能听到风吹动竹林的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