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心意(1 / 2)

自从傀儡术的事, 苏苏便知道他心思深沉,不确定他在试探还是随口一说, 苏苏很快调整好表情,抬眸看着他。

“是挺紧张的,我怕我失手杀了你,祖母被连累。”

澹台烬看了她一会儿,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坦荡看着他,确实没在意外面的动静。

他松开手, 问守在外面的廿白羽:“人抓到了吗?”

廿白羽说:“禀陛下,已经抓获。”

澹台烬嘴角一弯,眸光森然。

苏苏心里坠坠, 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澹台烬回头看了她一眼,走出门去,审问犯人去了。

勾玉说:“小主人别慌, 有可能他们捉住的不是庞大人。”

苏苏点头。

她在殿内踱步两圈,发现确实什么也做不了。

祖母在澹台烬手中, 她就不可以冒险。如果被捉住的人不是庞宜之,她贸然出去, 反而会害了他。

苏苏最后回到承乾殿,盖上被子阖上眼睛假寐。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空气中传来浓烈的血腥气。

她猛然睁开眼睛,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

她对上澹台烬漆黑的眼睛, 他专注地看着她, 手上全是血。

他意味不明道:“你睡得倒是安稳, 就半点不担心?”

苏苏注意到,他眼中很是兴奋,衣角上也沾了血。

他想要伸手触碰她的脸, 微笑着说:“想不想知道那人都说了什么?”

苏苏坐起来,拍开他的手:“你就不能洗了手再回来吗?”

澹台烬愣了愣。

苏苏起身,没有接他的话,走到殿门口,给门口守着的太监说:“打一盆清水来。”

太监摸不准她的身份,见陛下没有驳斥,只好连忙去办。

没一会儿水就端了过来。

苏苏拧干绢帕的水,对澹台烬说:“手。”

他抿唇看她,苏苏从他眼里看见几分疑惑。她没和他废话,执起青年满是鲜血的手,给他细细擦手上的血。

澹台烬脸上满满的恶意变成茫然,看着她一头青丝,放缓了呼吸。

少女洗得很认真,给他擦干净手上血迹,带着他的手一同浸没在水中。

冬日手泡在温水里很是舒服。

她垂着长睫,不满地说:“别满手是血就碰人,很不礼貌,没人会高兴。”

澹台烬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苏苏心中冷笑,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

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苏苏用另一张干净的绢帕把他的手指擦干净。

苏苏抬起眼睛,问他:“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澹台烬抽回手:“没什么。”

“哦,那我去睡觉了。”她重新盖好被子,只露出一张粉白的小脸在外面。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问道:“我明天可以去看看祖母吗?”

她大眼睛湿漉漉的,让澹台烬一下联想到傍晚那只小粉兔。

“可以”两个字含在唇间,他心里一紧,想到她层出不穷的手段,他说:“什么时候听话,什么时候再去。”

她无趣地扁了扁嘴,翻身背对着他。

澹台烬盯着她后脑勺,怔怔看了眼自己的手。

苏苏鲜少对他有好态度,他下意识要往阴谋的地方想,可是想了许久,只记得少女指尖温软的感觉。

寝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苏苏心里吁了口气,做戏做全套,她没敢看澹台烬现在是什么表情。

她问勾玉:“他身上不会都是庞大人的血吧?”

勾玉说:“小主人,我觉得他诈你的。”

苏苏:“我也觉得,还好我反应快,刚刚没露馅儿吧?”

勾玉:“没有,特别自然,一点儿都不紧张好奇。”

苏苏:“那就好。”

勾玉顿了顿,慢吞吞说:“我感觉,他刚刚挺高兴的。”

苏苏没吭声,嘴角弯了弯。

她握住灭魂珠泪,珠泪的温度像要生生把她烫伤。

后半夜苏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天将明时,她觉察有人在看自己,睁开眼睛却发现殿内空荡荡,澹台烬已经出去了。

刚刚的感觉仿佛错觉。

老虎不知道逃到了哪里去,苏苏才要出门,一个黄衣舞姬和绿衣舞姬突然凭空出现在承乾殿内。

黄衣舞姬脸色苍白,绿衣扶着“她”。

熟悉的场景让苏苏一下来了精神,她压低嗓音道:“庞大人!”

黄衣舞姬抬起头,果然是庞宜之。

舞姬的衣裙比宫女妩媚多了,苏苏感觉到庞宜之懊恼得不行。他看苏苏两眼,飞快别开头,耳朵红得快滴血。

倒是旁边扶着他的“绿衣女子”道:“叶三小姐,没有吓到你吧?”

她出声嗓音低沉,显然是个男子。

只不过这个男子扮相比庞大人成功多了,看起来身段玲珑有致。

苏苏心想,这个恐怕就是庞宜之口中的潜龙卫。

这样的暗卫很难培养,他们大多会武会毒,眼前的潜龙卫大抵还会易容术。

他们是隐身进来的,潜龙卫实力果然不同小觑。

想到这里,苏苏眸光黯然。倘若萧凛活着,手上有潜龙卫,他不一定会输给澹台烬。

苏苏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宫里说有刺客,澹台烬发现你们了吗?”

庞宜之意识到这不是羞囧的时候,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澹台烬为什么知道我们的人在宫里。周国舞姬乐师众多,潜龙卫按理不该被发现。好在来之前,季道长给了我们个灵器,可以掩藏气息。”

他摊开手,手中是一个漂亮的银环。

怪不得,他们可以短暂隐身,也是靠着这个,庞宜之和绿衣才没被发现。

“你受伤了吗?”苏苏问庞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