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碎裂(1 / 2)

镯子带上少女的手腕, 澹台烬低眸,才看见她瘦了太多。

她以前活蹦乱跳, 生气勃勃,如今脸颊瘦削下去,连手腕都纤细了一小圈。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的改变。

苏苏很白,澹台烬使力一点都容易在她身上留下青青紫紫的印子,现在她的白变成了病态的苍白。

她眼睛里没有神采,一片空洞。

被强行戴上据说是“折磨”她的凫茈镯, 她没有挣扎,脸上也没多少抗拒。

澹台烬突然想起沈五姑娘,沈五也有过这样乖巧的前夕。

他想了许多, 心里像有个沉甸甸的东西压着,按理这应该叫做难受。然而,胸腔下的心脏跳动始终平缓, 他的心是冷的,他甚至觉得, 她如今这个模样也不错。

至少她再也跑不掉了,他不用一睁眼就问暗卫, 她今日还在不在。

荆兰安说过,他是个披着人皮,没有感情的小怪物。

他以前不以为然,此刻明白这句话是对的。所有模仿出来的情绪, 到底只是假象, 他内心是一片毫无波澜的冰湖。

恨他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她的爱不会给他,留下恨也是好的。

屋里的人一直没走,苏苏察觉到, 睁开眼睛冷声催促说:“出去。”

澹台烬依稀又看见了童年那尊冰冷睥睨他的琉璃神女像。

都这样了,依旧那般高高在上。

苏苏以为澹台烬听见这两个字会走,然而下一刻,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

她听见他不带感情地问:“你想从冷宫出去吗?”

这是自从六枚灭魂钉钉入他心脏,他第一次没用想掐死她的力道碰她。

苏苏拿开他的手,突然笑了:“你能让我离开周国吗?”

澹台烬脸色微变,愠怒地看着她。

“你现在哪里都去不了,只要孤还活着一天,你永远都别想走。”

苏苏说:“我要的你给不了,你给的我不想要。所以出去和不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澹台烬手指紧了紧,所以这是在说,他的身边比冷宫更令她煎熬吗?

他就不该问这个问题,他明明早已恨她入骨。

她又冷又饿,憔悴得不成样子,才是他想看见的。

苏苏以为说得这样清楚了,他恶劣的虚荣心会促使他迫不及待离开这间小破屋子,然而下一刻,她的手腕被握住,他倾身压了下来。

“待在冷宫的你,不过一个女奴。”他又凭什么顾及她的感受。

身下少女墨发散开,或许她永远也不知道她身上的气质多么令人神往。

像一块捂不化的冰,澹台烬恨她的尖锐,又觊觎她的清透。

“今日不是十五。”身上的人要对她肆意掠夺前,苏苏突然开口。

澹台烬只顿了一瞬,冷声反问:“所以呢?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

苏苏平静地说:“我只是想说,我对你只有恶心,没有任何感觉,如果这样你都有兴致的话……”

她没有说下去,嘴角勾出些许嘲讽的笑意。

苏苏没有说谎,被他抚弄,她半点儿反应都没有。结春蚕让她被迫委身,然而没了药物,澹台烬的动情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她心里也隐隐觉得古怪,怎么厌恶他,冰冷和他说话,他都还能动情。

澹台烬也明白了这个事实,许是对于男人来说,她的话足以让他难堪。

他恼羞成怒地握住她肩膀,冷冷审视她:“对我没有任何感觉?你对谁有感觉?呵,萧凛吗,可惜,你亲手杀死了他,他也从来没有爱过你。”

苏苏抿住唇。

澹台烬终于从她脸上看见了别的情绪,然而这令他更加愤怒。

“我让你恶心?很好,你再不愿意,也只能待在我身边一辈子!”

苏苏无意间碰到澹台烬手腕上的凫茈环,澹台烬顿了顿,到底还是没能进行下去,和衣走了。

其实苏苏也知道今夜是什么日子。

她抚上小腹,久久沉默着。

她不会为魔神孕育子嗣,他的孩子,只会是罪恶的血脉,苏苏无比庆幸,能毫无牵挂离开。

小慧看着叶冰裳冰冷的脸色,明白夫人的情绪十分糟糕。

小慧作为贴身丫鬟,陛下有没有在这里过夜,她再清楚不过。小慧十分郁闷,夫人长得这么好看,陛下却不碰她,难道那方面真的有问题吗?

她不清楚,叶冰裳却知晓。

隐在手臂中的青色纹路若隐若现,她握紧了拳头。

“小慧,你走吧,我想歇下了。”

“是。”

叶冰裳看着属于潜龙卫的印记,眼里蔓出一片冰冷。她不甘心啊,凭什么叶夕雾这样背叛澹台烬,她依旧争不过。

真的抵抗不过命运吗?

自己得到护心鳞的时候,从里面看见过未来的预言——有人终会夺走她的一切。

现在萧凛没了,护心鳞碎了,庞宜之作为牺牲品,连潜龙卫也赔上了一大半。

难道真的只有叶夕雾死了,自己才能握住已经拥有的东西吗?

叶冰裳看着跳动的烛火,眼睛里带上幽幽的光。

说来奇怪,周国的冬日向来不下雪。然而今年冬月时,周国下了百年来第一场雪。

一夜过去,天地间银装素裹。冷宫萧瑟,苏苏收到一份“赏赐”。

带东西过来的小太监什么都没说,放下东西就走了。

松软的棉被,还有厚实的衣裳,包括几份冬日烧的炭,摸上去简陋,却应有尽有。

如果真的由她自生自灭,这些东西不该出现在冷宫。

可惜,澹台烬不让她死,有人注定等不及了。

苏苏的手指抚过冬袄,淡淡地想,该给叶冰裳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她收集阴气良久,如今瞳孔如夜色一般漆黑,可惜眼中毫无神采。

阴日阴时就在三日后,苏苏知道自己回不去长泽山,这辈子都做不成神女了。

叶冰裳既然喜欢算计,这一次,就让她自己尝尝被反噬的绝望。

苏苏张开手,一只雀鸟轻轻落在自己掌心。

她摸摸它的头,雀鸟身体隐去,悄无声息飞走了。

苏苏想过很多种可能,让她意外的是,竟然是廿白羽背叛了澹台烬。

勾玉也意外极了,心中的古怪越发浓重。

萧凛、庞宜之,现在甚至是忠心耿耿的廿白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和叶冰裳有了关系。

包括根本没有情丝的少年魔神,为什么也会为她动容?

难道……

勾玉想起一种荒诞的可能,心中惊骇到难以置信。它几乎立刻想告诉苏苏,然而才要说话,神魂一痛。

它想起那个很早以前的誓言,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说出这一切。

勾玉叹了口气,心道没关系,反正所有的事也该结束了。邪骨一旦离体,魔神会重新拥有情丝。

那时候,他的爱与恨一瞬清晰,过往种种都会明了。

当日黄昏,苏苏发现自己处于一辆马车上,她早就猜到会发生什么,醒来并不惊慌。

然而对面的女子显然没有她冷静。

叶冰裳睁开眼时,脸色变了变。

她看着对面被绑住的苏苏,脸色难看地想,不是和八皇子说好,让他“救”走叶夕雾吗?怎么自己也会出现在这里。

正在这时,澹台明翰掀开帘子。

他还未及冠,按理是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此刻脸上却阴沉沉的,没有半分少年的朝气。

一年来,他到处招兵买马,靠着母妃留下的人,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势力,却被澹台烬的人率兵打得七零八落,眼看自己的命也要保不住了,他干脆破釜沉舟,死前也要报复一把澹台烬。

然而有趣的是……

“你们都说澹台烬最在乎对方?到底是谁在撒谎。”他阴冷一笑,“没有关系,我们只需要看那个小畜生怎么选。”

叶冰裳心里一片混乱,然而这种时候,她看着冷静的苏苏,强迫自己也冷静下来。

八皇子走投无路了,才会想出哪怕是死也要狠狠报复澹台烬的想法。八皇子不是善茬,但他远远不是澹台烬的对手。

现在苏苏失踪的事多半瞒不住了。自己出事,得到消息的潜龙卫一定会跟上来,再不济他们也会救自己,有一搏之力。

而苏苏,叶冰裳看着虚弱失明的少女。

自己为何不兵行险招,永绝后患呢。

想到这里,她看一眼八皇子,陷入了沉默。

这种时候,叶冰裳知道苏苏看透了自己的敌意,自己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只能寄希望澹台烬和潜龙卫能救自己。

她手指收紧,心想,不会出事的,这次她依旧会赢!

苏苏知道,澹台皇家没有一个善茬,八皇子能在澹台烬手中扛一年,听说还煽动了很多百姓,他安身的地方,是他母妃的城池。

澹台明翰也学着父亲和哥哥们养妖、养道士,所以马车跑入阵法,就消失在原地。

苏苏眼睛看不见以后,已经被幽禁冷宫半年,被带到城池,才知道外面已经这么乱。

澹台明翰“起义”失败了,如今这座城早已被叶储风带兵包围。

一座城门之隔,外面就是她们的二哥。

也难怪八皇子会这么疯,愿意与虎谋皮,答应了叶冰裳的同时,也信自己让灵鸟带去的话,捉了他的“盟友”叶冰裳。

连叶储风也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渐渐变成了陌生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