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过去镜(1 / 2)

苏苏警惕地看着澹台烬, 生怕他在这种时候发难。

澹台烬刚抬起手,一只胖乎乎的手搭在他肩膀上。

“唉哟师弟, 师兄可算找着你了。你这傻孩子愣着做什么,这玩意儿是魔降,你赶紧给自己设个结界,别玷污了道心。”

澹台烬转头,看见藏海一张担忧的脸。

藏海一边碎碎念,一边帮着“年幼”的小师弟设置了个结界。藏海修为不高, 但是见识多,魔降一来他就怕要遭,生怕天赋异禀的小师弟折在苍元秘境里, 别说无颜面对师尊,自己心里都得内疚死。

澹台烬皱眉说:“放手。”

“小师弟站过来些,师兄保护你。快快坐下, 驱逐魔气。”藏海丝毫没有在意澹台烬语气里暴戾,只当小师弟沾染了魔气, 变得和平时不一样。

藏海强行摁住沉着脸的澹台烬,苏苏见了, 憋住笑,逍遥派这弟子来得好。

虽然不知道澹台烬去逍遥派做什么,但是他一定不想当着藏海的面杀人。

藏海安顿好被“魔气侵蚀”的小师弟,看着小师弟漂亮得不像话的脸蛋, 藏海有几分愣神。

乖乖个神勒, 小师弟长得这么好看啊!

以前一直戴半边冷冰的面具, 藏海还以为小师弟毁容了。看看着脸,俊!真他娘的俊!

这俊得也不像他们逍遥宗的肥宅啊!

藏海暗叹间,一转脸, 看见苏苏,眼睛都直了。

天道啊这是什么好日子,一个比一个美!关键是这美人还没有师弟的臭脾气,见藏海看她,她还友善地点了点头。

看得藏海老脸一红。

苏苏知道暂时不会打起来了,便开始帮扶崖疗伤。

她并不执着帮扶崖吸纳魔气一事,倘若勾玉在,又得幽幽叹息。无情道与没有情丝不同,她依旧有喜怒哀乐,却不会再为任何一人执着。

少女纤长的手指掐诀,指尖泛着浅浅绿色的光芒,拂过月扶崖心口的伤。

岑觅璇在一旁看着,难得没有出声打扰或者捣乱。

扶崖也争气,疗伤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他仙体被魔气侵蚀,一下下冲击着他的脉络,让他脸色苍白。

看得藏海忍不住问身边的人:“小师弟,你没事吧?”

澹台烬不语,闭上眼,紫色魔气肉眼可见地从他身上溢出来,藏海松了口气。

苏苏瞥见这一幕,远远没有藏海乐观。

澹台烬吸入的魔气何止这么点,然而他身上的仙灵之气依旧干净纯粹。这太奇怪了,自上古洪荒以来,神便是神,魔便是魔,魔脉若进入仙气,必定十分痛苦,与之相对,仙也一样。

苏苏心里沉了沉。

扶崖伤势好转以后,自己盘腿坐起,驱散魔气,减轻苏苏的负担。

好在魔降虽然霸道,撑过去就没有大碍。

两个时辰后,天空重新变得晴朗,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扶崖?”

“师姐别担心,我没事了。”

藏海走过来:“在下逍遥宗藏海,诸位仙友如何称呼?”

藏海面容和善,始终是笑呵呵的,很难令人心生恶感。

苏苏几人与他交换了姓名。

藏海拉过澹台烬,提出与苏苏几人同行的请求。

“黎师妹,你放心,我逍遥宗绝对不抢人机缘,你寻到的宝物是你的,我藏海寻到的宝物分一半给你。”

逍遥宗本就式微,藏海看来人多力量大,众人怎么也要安全些,不然再来一波比魔降还厉害的,委实危险。和谁走都是走,既然遇见衡阳宗的弟子,一道走挺好的。

澹台烬手指蜷了蜷,没有讲话。

苏苏心道,扶崖现在受了伤,让澹台烬在暗处害人,反倒不如让藏海看着他来得安全。想了想,她答应了藏海。

藏海招呼澹台烬:“师弟,走走!”

澹台烬不知道在想什么,跟上藏海。

岑觅璇咬了咬唇,也跟上了他们。

队伍里有藏海,一下子热闹起来,藏海问:“不知道黎师妹和月师弟想寻什么机缘?”

苏苏说:“灵剑有损,想寻能铸剑的材料,藏海师兄呢?”

藏海饮了口葫芦里的酒,说:“随缘,倒是想帮小师弟寻一样药草。师尊说,小师弟心脉有疾,倘若能寻到仙草治好师弟的痼疾那便再好不过。”

心脉有疾?

是灭魂钉吧?五百年了,灭魂钉想必已经长入澹台烬的灵魂。

澹台烬面无表情,似乎藏海的话与他无关,也没有丝毫痛苦之色。

几人走走停停,遇见过两次妖兽,偶尔会歇息片刻。

秘境中机缘本就说不准,一行人谁也没强求。

天上挂着月亮的夜晚,苏苏打坐修行,觉察有一道幽冷的目光看着自己。

苏苏手指暗暗结印,在等澹台烬动手。

而澹台烬确实在等机会。

必要时刻,他会连碍事的藏海、月扶崖,还有岑觅璇一同杀了。

月光下的梨花林跑出一只通身雪白似鹿的灵兽,鹿角上萤火虫围着飞舞。鹿跑入丛林,藏海惊喜地说:“是寻药灵兽,快跟上!”

话音刚落,藏海已经跟了上去。

连澹台烬也不犹豫,纵身飞掠过去。

遇见寻药灵兽,证明附近有仙草。

众人跟着灵兽跑出梨花林,只见月下一处断崖,嵌在无尽黑暗之中。

断崖上有一座锁链铸就的桥,灵兽跑到桥上,几下身形消失不见。

藏海心急如焚,想要御剑跟上去。

没想到直直朝断崖坠去,月扶崖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

藏海出了层虚汗,后怕地说:“这桥不能御剑,不能使用法术。”

也就是说,只能走过去。

然而走过一条晃荡的铁链,底下还是万丈深渊,不知掉下去会有什么后果,让人十分犹豫。

其他人还没说话,澹台烬已经踏上了铁链桥。

“师弟!”藏海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