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狠心(1 / 2)

掌心的追忆印呼应发烫, 苏苏抬起眼睛,看见了澹台烬的目光。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

澹台烬从来都是不可一世, 桀骜阴郁的,可是此刻他紧紧握着藏海的弟子袍,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白衣。

他看着她,目光盛满了被刺痛后色彩。

苏苏抿了抿唇角,他这样的人,她怎么会觉得他在难过?难不成害人还会觉得委屈?

她动手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衡阳宗弟子将她团团围住:“黎师妹,你怎么会……”

苏苏丝毫没有为澹台烬隐瞒的打算,说:“他偷袭我和扶崖。”

衡阳宗的弟子闻言, 对澹台烬怒目而视。

衡阳宗的人本就团结,他们找到月扶崖时,月扶崖身受重伤, 衡阳宗的弟子早就想找出伤害月扶崖的人报仇,在他们心中, 澹台烬一瞬成了杀人夺宝心术不正的弟子。如今仇人就在眼前,他们恨不得一拥而上, 给澹台烬一个教训。

藏海连忙张开手臂,挡在澹台烬面前:“诸位仙友,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小师弟与世无争, 怎么会伤害黎师妹和月师弟呢?”

衡阳宗弟子道:“难不成我们师妹会说谎吗, 扶崖一定是他打伤的。”

两方对峙, 场面陷入僵持。

衡阳宗有几个冲动的弟子已经拔出了剑。

藏海笑嘻嘻的神色消失,也跟着严肃起来,他回头看一眼神色苍白的澹台烬, 对众人说:“东方烬是我逍遥宗的人,即便要处置他,也应该查明真相后,由我师尊兆悠仙君来。倘若师弟真是心术不正的人,逍遥宗自会清理门户。”

衡阳宗众人面面相觑,这个藏海平日里笑呵呵的,像尊弥勒佛,现在却半步不退让。

苏苏看一眼澹台烬,她记得因为他,自己坠入断崖,却也记得……有人背着她,以血饲魍,带她走过绵延的魍地。

松柏清香,一如人间皑皑白雪。

苏苏手指收紧,突然说:“我们走吧。”

衡阳宗的人说:“师妹?”

“走吧。”苏苏重复了一遍,率先回头往飞行仙器的方向走。

她心里明白藏海说得没错,澹台烬是逍遥宗的人,如今仙魔大战一触即发,个人私怨不能上升到两个门派之间的恩怨。

其他人对视一眼,纷纷跟上苏苏的步子。

一只苍瘦的手,猛地握住苏苏手臂。

藏海失声道:“小师弟!”衡阳宗的人好不容易没有立刻追究,小师弟还要追上去,是不要命了吗!

苏苏回头,看见一张隽秀漂亮的少年脸。

他不顾藏海的阻拦,声音喑哑道:“黎苏苏,你说过,带我一起走。”

你说好带我回家,你可以打伤我,没关系,反正早已经习惯了疼痛。但是你怎么可以……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呢。

苏苏注视着他执拗漆黑的双眸,轻声说:“放手。”

他又在骗谁,他既然知道自己是叶夕雾,便也该明白,叶夕雾永远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早在萧凛死去的那个夜晚,就再也不可能了。

白衣少年不肯放手:“你说过的,说过的……”

灵台里的无情道无声流转,苏苏说:“澹台烬,别那么可笑。”

她掌心一痛,追忆印幽幽散发着光,苏苏皱起眉,追忆印化作一条红线,一断系在自己尾指,另一端系在澹台烬手指上。

这是……什么?

澹台烬看见红线,眼睛里带上微弱光亮,他刚要说话,眼前的少女毫不犹豫以手指为剑,蓝色业火蔓延,将红线烧得干干净净。

他慌张去握那条线,业火烫伤他的手指,他只握到一手余烬。是不是这余烬也太过滚烫,烫到他眼眶微红。

“别再用这种卑鄙手段了。”苏苏皱眉说。

他们之间,再也没了任何信任。他向来心思诡谲,怎么认为她会信这般低劣的手段呢?

澹台烬眼里的光全然寂灭,沉默下来。

衡阳宗的人道:“小师妹,走吧。”

苏苏心中记挂月扶崖,不再看澹台烬,转身上了飞行仙器。

仙器化作九只鸾鸟拉的马车,凌空而起,鸾鸟们金色翅膀展开,声音清脆,消失在空中。

藏海担忧地看着那个孤单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的身影。

“师弟……”

藏海走上前,不知道黎师妹和小师弟之间发生了什么,安慰地拍了拍他肩膀。

抬眼看见师弟通红的眼眶。

白衣少年死死咬住唇角,捏紧了追忆印化成的飞灰,黑色的余烬染指他掌心纹路。

他表情似绝望脆弱到快要哭泣,可是下一刻,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漆黑的瞳看着鸾鸟仙车,低低笑起来。

笑得藏海心头发毛。

“我们走吧。”澹台烬说。

藏海一看,依旧是自己羸弱苍白的小师弟无疑。

苏苏上九鸾仙车以后,忍不住看向自己尾指。

她是火系灵根,业火是她本源,自然是不疼的。红线系过的地方,没有半点儿痕迹,仿佛没有发生过这件事。她不可能会说那样的话,所以澹台烬一定在骗她。

她犯过蠢,曾一心去澹台烬身边,以为能让苍生安稳,平定四方。可是换来的是萧凛的死。

萧凛用死告诉她,她永远不可能掌握澹台烬的心思,也永远不要高估自己在澹台烬心中分量。

上一刻他可以言笑晏晏地装着可怜,下一刻便能将弱水箭矢射入她肩膀,把她变作傀儡。

她再也……不会轻敌了。

九鸾仙车日行千里,里面像一个宽阔的房间。苏苏走到昏迷的月扶崖面前,手指点在他眉心,感受到月扶崖的伤势真的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