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长岁(1 / 2)

沧九旻这一装, 大有装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苏苏暂且没和他双修,沧九旻想到什么, 反而忍不住弯了弯唇。

她心有芥蒂,是不是证明,她心中并没有月扶崖?

苏苏等了几日,见他越演越逼真,现在衡阳宗的弟子真把他当尊敬的首席弟子了。

一群绵羊中混入一头心思阴暗的豺狼,偏偏得压抑本性, 装作纯良正直。

苏苏存着几分整他的使坏心思,既然你想演,那好, 千万要忍住啊。

白日她让仙侍抱了盆香兰草进来,夜里沧九旻回来,一眼就看见了房里多出的两盆香兰草。

苏苏站在旁边, 为它们浇水。

她今日看上去面色不错,比往日有精神不少。

他看了片刻, 眼里带上几分柔和,从身后环住她:“今日怎么有心力做这些?”

两人结为道侣以来, 鲜少有这么亲近的时刻。

沧九旻很注意分寸,月扶崖是个性格相对沉闷的人,绝不会太过主动。因此他哪怕抱住她,也不敢抱太紧。

苏苏暗笑, 知道他维持体面和守礼的外衣很不容易, 她道:“仙殿中没什么色彩, 我让弟子弄了几盆花草。”

沧九旻的唇若有若无擦过她的脖子,嗓音喑哑:“你若觉得仙殿无聊,明日我们便回长泽。”

“那倒不必, 长泽太冷清了,仙殿挺好。”

“现在困不困?”他问,视线落在她细腻的脖颈上,语气平静道,试探般说,“成亲几日了,你的命魂还未修补。”

修补命魂,得在她清醒的时候双修。

这事说不清谁占便宜,苏苏现在的情况,只有沧九旻把修为传给她,他自己的修为只会不进反退。

苏苏在他怀里转过身,他差点没来得及转换神情,神情一僵,旋即他带上一丝羞赧看她,目光澄净,仿佛毫无邪念。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换源神器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苏苏心想:你是希望我同意,还是拒绝呢?

她憋着笑,想想一会儿的好戏,她便也配合他,脸颊红红地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沧九旻脸上冷了一瞬,手猛然收紧。

苏苏看他神情,便猜到了他此刻想的什么。无非是以为自己愿意和月扶崖双修。

她懵懂明白,若这个人脑海里只有淫邪的念头,他断然不会生气,还会为此窃喜。

可当自己点头,他生气了。有片刻险些他忘记了扮演月扶崖,差点撕破伪装的面目,手几乎掐得她腰疼。

苏苏装作不知,困惑地看着他:“扶崖?”

怒意被他强压了下去。

“抱歉。”他说。

苏苏发誓,她从他语气里听出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明明怒火都快淹没神智了,还要装作理智冷静的模样。

甚至在苏苏目光下,他生生挤出了一丝欢喜,黑黢黢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苏苏故意低眸去解他腰带。

他沉默着没动,眼睛死死盯着她发顶。

“你喜欢月我?”苏苏的下巴被人抬起,“看着我。”

苏苏都想提醒他一句,你演的是月扶崖,不是想杀了我的仇人。

她突然想知道,这个人能忍到什么时候。

在他逼迫的视线下,她咬了咬唇,道:“当然喜欢。扶崖,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我喜欢你你不开心吗?”

他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便笑道:“当然开心,怎么会、不开心!”

他把她扯过来,转眼,早上他精心为苏苏穿的外衣在他掌下粉碎。

苏苏知道他恼了。

估计现在恨不得掐死她,看他生气,苏苏更加想笑。

他压到自己身上时,苏苏心知不可以。

若真让他来了,这种时刻他估计得往死里折腾她。

她手指微动,外面一个弟子跑进来。

“毓灵仙子,毓灵仙子”

仙侍跑进来,才看见他们二人此刻的姿势,连忙低下头,脸通红。

沧九旻冷冷说:“滚出去。”

仙侍也臊得慌,连忙要走。

苏苏说:“什么事?”

在衡阳宗,苏苏的地位到底是大过扶崖的,仙侍连忙道:“白日我弄错了,本来要送辟邪草来,结果拿成了香兰草,可仙君对香兰草过敏”

话毕,她低着头,抱起两盆香兰草就跑了,也不敢看苏苏和沧九旻。

听完她说话,苏苏回头,关切问道:“是啊,我险些忘了,你一直对香兰草过敏,一靠近就身上会长红疹发热,你可有不适?”

身上的人僵了僵。

她抬起手,覆在他额上,奇道:“为什么没”

他猛然握住她的手,平静笑了笑:“是有些不舒服,刚刚没注意。”

他不动声色,过了一瞬,拿起苏苏的手放在自己额上。

苏苏一摸,刚刚还温度正常的额头,此刻滚烫。

她解开他束着的袖口,撩开他袖子,果然少年精壮的胳膊上,起了零星的红点。

她差点笑出声,面上却焦虑道:“扶崖你等等,我帮你拿药。”

她推开他,从妆匣中拿出一个蓝色瓶子,唇角一弯,回到他身边,兴致勃勃道:“吃了这个就不难受了。”

沧九旻盯着她手中的瓶子,眸色不定,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