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阴暗(1 / 2)

结界内, 澹台烬和娰婴走进去,九转玄回阵上方, 洗髓印缓缓旋转,环绕着洗髓印的饕餮之魂原本是透明的,现在已经有了实形。

九个方位分别有九扇门,下为大,上尖锐,汇聚成一个“聚灵斗”, 洗髓印便在无形的斗上方,吸纳着天地间的灵气。

源源不断的灵气被玄回阵变成魔气,从下方四散开来, 重新回到天地间,供妖魔们修炼。

周围魔气森然,鬼哭声阵阵。

娰婴当初血洗好几个门派, 用来开启玄回阵。许多仙魂被困在这里,染了魔气, 成了镇守玄回阵的魂灵,日夜啼哭。

澹台烬抬手, 握住一缕残魂,认出了他:“太虚掌门的魂魄。”

“正是。”娰婴笑道,“这老头修为不如何,但至今魂魄没有被魔气污染, 想把他炼成守阵灵, 倒是要耗费娰婴不少功夫呢。”

娰婴观察澹台烬的表情, 澹台烬收紧手指,捏碎了太虚掌门残魂:“冥顽不灵。”

残魂破碎以后,澹台烬挥袖, 太虚掌门的散魂飞向九个角落,彻底变成魔气。

娰婴掩唇,娇笑起来。

她心中原本有所怀疑,现任魔君按理说当与上古魔神平分秋色,可澹台烬的邪骨消散在五百年前,娰婴总怕他心还向着那些修士。

如今看来,自己多虑了,生来便轻视生命的天生魔神,手段比自己残忍,实力也令人心惊。

旱魃可做不到随手就能捏碎人的魂魄。

“如今九转玄回阵愈发强大,大半个人间全是魔气,很快这些魔气就足够开启尘封万年的同悲道。”娰婴眯眼道,“可是前几日,九转玄回阵中,似乎有灵气溢出。”

不该这样,眼见就能开启同悲道了,这个时候玄回阵却出了问题。

澹台烬在心中冷笑一声,祭出斩天剑,斩天剑飞向阵法中的伤门,带出一个银鱼铃铛。

娰婴见到铃铛,眼神冰冷:“原来是逍遥宗那老牛鼻子留下的东西在作祟。”

澹台烬把银鱼铃铛扔给她,走出阵法,结界在他们背后阖上。

娰婴毁掉铃铛,追上他:“听说惊灭大人昨夜献了几个魔姬给魔君?”

澹台烬看着乌压压的血鸦,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妾可不是吃醋。”娰婴的手搭在他肩上,涂满蔻丹的手指下滑,“只不过区区低等魔姬,配不上魔君。魔君能予她们修为,她们能予魔君什么?”

娰婴娇娇笑道:“妾自上古诞生,与天地同寿,待他日同悲道开启,六界皆妖魔,妾才是能陪魔君数万年的人。再说了”

娰婴顿住,媚眼如丝:“魔君不想知道,上古冷清无欲的众神是如何双修嘶!”

她话还没说完,抚上澹台烬手臂那只手突然一疼。

娰婴连忙捂住自己手掌,咬唇道:“魔君。”

“娰婴。”澹台烬凑近她耳边,讥诮笑道,“需不需要本尊提醒你,你这具美人皮下,只是一具腐朽干枯的躯体。”

娰婴脸色一变,眸光冰冷。数万年来,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实,却从来没人敢在她面前说。

“旱魃”说直白些,就是上古的一具僵尸,没有血液,有强大的力量,却容颜可怖。

娰婴跟随上古魔神之时,就倾慕那具强大身体的力量,可是上古魔神不近女色,只有野心。

现在年轻的魔君既然愿意走双修合和之道,娰婴自然馋天生邪物的力量。

生来便是黑暗的主宰,多么令人向往。

可这个人的心,比曾经那位魔神更加冷,他薄唇吐出来的字眼如刀,带着轻慢的羞辱。

娰婴收紧拳头,心中的愤怒和不甘滋味只有她自己清楚。

若是其他人敢说这样的话,早就被她碎尸万段。偏偏眼前的玄衣少年是她的君王,她眸光冷厉过后,重新带上笑意:“娰婴明白了。”

澹台烬弯起唇,道:“你很聪明,比惊灭那个蠢物聪明得多,你总该明白,什么东西该想,什么东西不该想。”

说完这句话,澹台烬也没看娰婴什么表情,消失在密林中。

他回到魔宫,不出意料,塌上那位小魔姬不见了。

澹台烬抬步,走入殿内暗藏的通道。

公冶寂无被关在里面。

澹台烬走过的地方,蓝色磷火幽幽亮起,澹台烬施施然在公冶寂无面前坐下。

“怎么,见过她了?”澹台烬说这句话时,带着笑意,可他眼睛是冷的。

公冶寂无抬眸,玄衣少年墨发红唇,在蓝色磷火的映衬下,他精致漂亮,神情无声透着一股对自己的厌恶。

“沧九旻,你到底想做什么?”

“沧九旻?”澹台烬撑着下巴,“本尊险些忘了,你没有上辈子的记忆。公冶寂无,或者说萧凛,本尊和你打个赌,如何?”

公冶寂无平静看着他,仿佛在看一粒尘埃。

澹台烬恶意地弯起唇:“你这样的人,出生便高人一等,受万人敬仰。可是你猜,你倘若失去灵力,成了一个普通人,坠入凡尘,他们还会不会尊敬你?”

公冶寂无冷冷看着澹台烬,他不清楚澹台烬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嗤,小心。”澹台烬眼尾挑起,笑道,“凡人有时候,比我这样的妖魔更可怖哦。”

笑语间,澹台烬抬起手,封印了公冶寂无的灵台。

公冶寂无身上的锁链随之脱落,灵台被封印,公冶寂无和凡人无异,他脸色苍白,没有说话。

澹台烬怜悯地看着他,半晌止不住低笑起来。

下一刻,原本还无还手之力的公冶寂无,袖中飞出一枚金色的针,刺入澹台烬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