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救谁(1 / 2)

天空灰暗。

苏苏走出魔域, 六界快要和她记忆里重合,魔气四处弥散, 灵气越来越稀薄。

到底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抽去澹台烬的邪骨,延缓了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只要魔域内的九转玄回阵开启,世间灵气就会转化成魔气。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朝她走来。

看清他的轮廓,苏苏意外道:“扶崖?”

月扶崖背着剑,轻声喊:“师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苏疑惑道, 因为幻颜珠的缘故,她难免怀疑眼睛看到的一切是否真实。

月扶崖抿了抿唇:“你入魔域之后,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昔日死板严肃的小师弟, 今日像是换了个人,苏苏说不清这种情绪是高兴还是难过。

“扶崖,你怎么了?”

“那日众仙去魔域讨伐旱魃, 恰逢魔神出世,我听见你唤那个逍遥宗弟子澹台烬, 可他不是叫沧九旻吗?”

苏苏沉默片刻:“他曾经叫做澹台烬。”

月扶崖执拗的眼睛看着她,似乎想要露出一个微笑, 可是对他来说有点儿艰难:“师姐,我能最后问你一遍,那个问题吗?”

苏苏看出他的认真,点点头。

“五百年前, 你可有去过人间, 在弱水冰棺里救过一个男孩?”

苏苏惊讶地看着他。

“我问过师姐很多次这个问题, 你次次说没有,今日我再问,师姐依旧是那个答案吗?”

一个猜测在心中成形, 苏苏看着眼前气质英武的少年,她很难把他和五百年前救过的男孩小山联系起来。

可是有这段记忆的,只有她和小山。

“你是小山?”

月扶崖眼睛里突然带上零星笑意,低声道:“原来你还记得我。”

他以为,那样孱弱不起眼的孩子,已经被她遗忘,可苏苏还记得他的名字。

“月扶崖,字楚山。”他看向苏苏,隔了整整五百年,有些话终于在今日说出口。“我曾为夷月族少主,生来有疾,母亲怕我夭折,把我封印在弱水冰棺之中。”

“后来机缘巧合,冰棺被妖魔夺走,你救下我。那对夫妇是个好人,可是死于流寇之手。”月扶崖顿了顿,说,“对不起,你送我的灵鸟,我没保护好它。”

咪咪阅读

苏苏摇头:“不是这样的,我当初给你灵鸟,是希望它陪着你。”

那么懂事的男孩,别太过孤单。

月扶崖说:“它陪了我很久。”

那年下着大雪,他四处飘零,打听苏苏的下落,可是没有人告诉他。

景和三年,连她心心念念要阻止的那个帝王都没了消息,消失在人间。

因为被灵药养大的特殊体质,月扶崖机缘巧合拜入一个年长的散仙门下学艺。

后来他的身子撑不住,散仙把他封印,让他养魂。再醒来时,散仙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再不能突破,于是把他托付给了好友衢玄子。

对比起许多人,他是幸运的,可他最想要的幸运,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

他想见到当年那个背他下山的少女。

可惜当他不再问时,她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

月扶崖提起这件事,苏苏浅浅微笑着。

年少时无法启齿的心事,在此刻酸涩到了极点。月扶崖明白,她如此淡然地看待那段过往,曾经的自己在她眼中,只是个不知事的孩子。

“师姐,我现在才认出你,会晚吗?”

苏苏也不明白,以前像个修炼小工具人般的师弟,语气怎么会变得这样软和。

如果不是确定他就是月扶崖,苏苏都要怀疑他是幻颜珠变出来的妖魔。

“当然不会。”苏苏说,“我也才认出你。”

月扶崖低声道:“那我以后好好保护师姐。”

他努力修行,就是为了有一天站在她身边时,不再是被她保护的那个角色。

“月扶崖!”空中御剑落下一个狼狈的橙衣少女。“总算让我找到你了,你竟然敢耍本小姐!”

苏苏一看,竟然是岑觅璇。

月扶崖面不改色,道:“是你自己要跟着我,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你跟着我。”

“谁想跟着你了!”岑觅璇脸涨得通红,看一眼苏苏,鞭子指着苏苏道,“你就喜欢她跟着你是不是!”

月扶崖手指一颤:“你别乱说,再对师姐不敬,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苏苏也没想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她偏头一笑:“扶崖师弟,岑师姐,你们好好聊,我还有点事。”

“师姐!”

“扶崖,你身上有传音符吗?我有重要的事给爹说。”

月扶崖也明白当前的时间不适合说儿女情长,他把传音符给苏苏,苏苏到一旁给衢玄子说魔域中的事情。

岑觅璇嘲笑道:“还看什么看,很明显你师姐不想理你。”

扶崖脸色沉了下来:“你若不回赤霄宗,便另寻去处吧,先前的事情我道歉,总之你别再跟着我了。”

说罢,他不再看岑觅璇难看的脸色,跟上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