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一辈子走下去...)(1 / 2)

无我不欢 藤萝为枝 7494 字 6个月前

【一】情趣

温暖的人间四月, 渡衡律所的宋律师离婚了,令人唏嘘。

众所周知,他的妻子温婉贤良,在宋律师还是个实习小律师时就跟着他, 陪他走过最苦的日子, 渡过最艰难的岁月, 结果十多年的感情, 说散就散了。

看着宋律师颓废的模样,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尽量不提起这件事。

周渡作为合作人,得知这件事以后,打电话过去, 多问了石磊一句:“为什么离?”

石磊挠挠头说:“宋律师总是在忙, 能陪他老婆的时间很少, 而且宋律师不懂浪漫,估计过日子久了,摩擦就多, 难免会有越来越大的矛盾。”

说罢,石磊心想, 论冷淡繁忙, 之前的周par和宋律师简直不遑多让。如此看来,周par的婚姻也危啊。

当天晚上, 周渡轻轻捏捏覃樱的下巴, 突然问:“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情趣?”

“怎么突然问这个?”

“回答。”

“还好。”覃樱的确觉得还好,毕竟过日子嘛, 细水长流温馨最重要,谁的生活是天天充满刺-激的?

覃樱对周律师很满意, 她家周律师是个好男人,长得帅能赚钱,没有坏习惯。要硬生生找出个缺点,那就是在她面前过于克制,许是分别那六年,让他时常有种她很脆弱的错觉,害怕失去她,在她面前便十分克已谨慎。

从她抱着箱子回家以后,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周渡从不对她说重话,也不会在她面前生气,生活小习惯都保持得十分谨慎。

周渡看她一眼,在他看来,还好就是不太满意的意思。

他微微蹙眉,两人这段时间确实不太亲密。虽然覃樱也陪着他,可没有住在一起。

这段时间周姥姥也在这边房子,周渡先前养伤,姥姥嘱咐他们暂时分房睡,覃樱自然没什么意见。

这一晚打雷下雨,老人和护工先睡了,覃樱突然收到消息。

【周渡:睡了吗?】

【覃樱:没有。】

【周渡:外面在打雷,你害怕吗?】

【覃樱:不怕。】

【周渡:作为女性,你有害怕的权利。】

【覃樱:不,我真的不怕。】

那头似乎沉默了一会儿。覃樱有些莫名,不明白周律师为什么会这么问,她一向不怕打雷的呀。

好半晌,手机才响起来。

【周渡:我怕,所以你是否可以过来。】

她足足愣了好几秒,随后蒙上被子爆笑,几乎能想象到墙那头周律师一脸冷漠地撒谎说他害怕。为了找个理由一起睡,他可真是不容易。

好半晌,笑完了,她揉揉腮帮子,抱着枕头悄悄溜了过去,蹭进他怀里,故意一本正经摸摸他的头:“可怜的周par,吓坏了吧。”

他伸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揽入自己胸膛,淡淡道:“是啊。”

覃樱看着他无波无澜的脸,突然领会了几分他的无-耻。

覃樱说:“姥姥不让我和你一起睡,怕你伤口裂开。”

“那就不让她知道。”

覃樱有种和他一起做坏事的心虚感:“那咱们什么都不做,聊会儿天就睡觉。”

周渡说:“好。”

和周渡谈心般聊天,少有这种机会,于是覃樱说:“来说说真心话,你喜欢过楚安宓吗?”

提到楚安宓,覃樱想起上一次得知她消息,楚安宓帮着金在睿出卖周渡,竟然尝试给周渡注射毒p,想让周渡依赖她过一辈子,没想到自食恶果,自己沾上拿东西,进了戒毒所。

覃樱想想当初周渡的凶险处境,就一阵后怕。

前段时间新闻上看见楚安宓,她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形销骨立,出来以后不知道还做不做得成医生,多年辛辛苦苦攒的声望彻底没有了。

周渡说:“没有。”

“半点都没有吗,她和你一起长大,很喜欢你,模样也不差,为什么你不喜欢她?”

周渡这回言简意赅:“眼睛里的东西不干净。”

“什么?”覃樱很好奇,“你还能看出一个人到底真不真心?”

“嗯。”

她后知后觉反应了一会儿,忍不住轻轻拧了把他的腰:“也就是说,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其实是觉得我以前傻,一眼能看到底是吧。”

黑暗中,他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是,因为你很耀眼。”

耀眼到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光彩。覃樱耳朵痒痒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你呢,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她可是很公平的。

“有。”

覃樱本以为他会问她有没有喜欢过别人,林唯司,或者国外那六年,没想到周渡开口却是:“白天为什么会回答还好,我有哪里让你不够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