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番外 中秋(全文完)(1 / 2)

人间值得 春风遥 5066 字 3天前

特殊小组碰到了麻烦, 白辞临时出门一趟。临走前他见骸骨狗和林云起正抱着爆米花看电影,一人一狗还看得津津有味,没有强行把骸骨狗叫出门加班。

白辞离开后的五分钟, 电影迎来了结尾,林云起毫无触动说:“这情节, 简直离谱。”

之所以看得入神,不外乎是想瞧瞧还能怎么离谱。

骸骨狗两只前爪摊开,搭在沙发靠背上, 长叹一口气:“为什么非要看爱情片?”

恐怖电影不香么?

“明天是中秋, ”林云起淡淡道,“我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谁也不能保证白辞会不会突然来个‘甜蜜爱情计划’。

这个话题着实过于沉重,林云起选择跳过, 又拆了两袋零食一包递给骸骨狗:“我有零食,你有故事吗?”

骸骨狗不解:“什么故事?”

林云起耸了耸肩:“随意, 我还挺纳闷你和白辞是怎么认识的?”

毕竟他们的性格差异不小。

骸骨狗沉默良久,用无比沧桑的口吻说道:“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

随着语气愈发的沉重,一段几乎要被时光掩埋的往事, 开始徐徐在林云起面前铺开——

……

五颜六色的花丛里, 一条只有骨头的狗在上蹿下跳, 它还算贴心, 为了不压坏花草,化作很小一只。

“小蜜蜂, 等等我啊——”

被骸骨狗追赶的,是一只像是蜜蜂的异物。

“让我们来一场跨种族的自由恋爱吧!”

异物恨不得把那一身骨头拆了熬成骨头汤,心一狠,你追我逃间,把这只狗朝另外一座山头引去。那是一座几乎看不见什么花草的奇山, 骸骨狗鼻子动了动,甚至没有在山林里闻见任何动物的味道。

像是蜜蜂的异物进去后也只敢在外围晃悠。

骸骨狗在山脚下徘徊,犹豫要不要进去。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突然看到蜜蜂屁股对着自己,很是不屑地晃了晃,翅膀的振幅仿佛都在嘲笑它的软弱。

这能忍?

骸骨狗一头扎进了山里。

异物吓得拼命朝前扑扇翅膀,飞到一半,好像更畏惧山,突然来了一个折返冲刺,宁愿冒着被骸骨狗抓住的危险,也不继续朝前。

骸骨狗没有再去管这只异物,眼下更吸引它的是这座神秘的山头。

仗着有本事,它深入山林腹地,竟然瞧见了一座木屋。

骸骨狗一边嗅着空气里的味道一边往前走:“奇怪,明明没有活物的味道。”

没走正门,它直接从窗户跳了进去,屋中没有任何家具,只在靠窗的位置停放着一口棺木。很不巧 ,骸骨狗跳进来的时候,刚好落在了棺材上,发出‘咚’地沉闷声响。

它心虚地抬起一只爪子,脚底还沾了片叶子。棺木停在这里显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上面堆着秋天时的残叶。

强烈的好奇心作祟,骸骨狗一用力,爪子缓缓推开沉重的棺材盖——

略微苍白的肌肤,挺直的鼻梁,形状完美的薄唇……骸骨狗看呆了,恨不得一头扎进棺材:“美人!让我们来一场跨种族,呸,跨越生死的恋爱吧。”

这种美人带回家养眼很不错,骸骨狗准备连棺带人做成标本。

找了一根麻绳回来,把棺材捆得跟粽子一样严实,另外一头系在自己腰上,骸骨狗开始往回拖。

它已经恢复原来的模样,身形足足有两个背后小屋的大小,别说一口棺材,就算再来十个,它也扛得住!

现实和想象总有一点微妙的出入。

还没走出几米,骸骨狗步伐越来越沉重,到最后连喘气都困难。它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美人’不知何时复生,正坐在棺材盖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它。

“妈呀!”

骸骨狗咬断麻绳,一蹦三尺远。

刚刚被美色所误,这会儿才发现有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譬如荒山野岭为何会有棺材,里面的尸体为何能如此鲜活等。

‘美人’的喉结坐起来时很明显,漂亮的手指动了动,垂眼叹道:“原来才过去不到五百年。”

刚刚仿佛还能遮天蔽日的骸骨狗,刹那间化为芝麻粒大小,妄想溜走。

它有点慌,它想逃!

一步两步,还没到第三步,骸骨狗像是跳蚤一样,被指尖轻轻按住。白辞居高临下地望着它:“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骸骨狗想要扭头猛地喷出一团火焰给对方点颜色看看,但连动都不动了,这一刻,它彻底意识到招惹了硬茬,性命危在旦夕。

“我可以做你的打手。”

“我可以做牛做马。”

……

死亡的阴影就要笼罩下来,骸骨狗痛苦地哀嚎:“知道的都称呼我为情圣!无论你看中谁,我都能帮你追求到。”

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过了好几秒,它还能抬头看见头顶的太阳。

骸骨狗纳闷地望过去。

“我姓白,白辞。”白辞随手绑了下头发,青丝从指缝间滑过时,骸骨狗心想这姿色,难怪自己差点牡丹花下死了。

原本微微垂着头的白辞一记凌厉的眼神看过来,似乎瞧出它在想什么,骸骨狗立刻老实了,放弃胡思乱想。

离开山林前,白辞轻轻一挥袖,棺材和木屋无声无息中消失,眨眼间只剩下一地的粉末。

骸骨狗喉头一动,不敢再造次。

粉尘被风吹走,白辞轻飘飘的声音同一时间飘到耳畔:“你的那些追人方法,可以说说了。”

……

故事戛然而止,骸骨狗仰头长叹:“美色误我!误我啊!!”

在它旁边,林云起零食都吃不下去了:“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