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节(1 / 2)

因为这件事,原本对姜瑜还有点微词的舒父,一下就将他视作了子侄辈。虽然待遇比不上亲生女儿,但在他眼里已经算是顶顶重要的人物了。

舒父态度的改变,感受最深的自然就是姜瑜。

他对舒遥开玩笑说:“以往伯父总怕我把你拐走,现在好了,他每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变成了‘你什么时候改口’。”

“呃?”

舒遥一下没反应过来,转了一圈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但她根本不相信。

“我爸会催你?”

他根本舍不得她嫁出去好不。

“你不信?”

姜瑜瞟了她一眼,话锋一转说,“那我现在如果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舒遥眨眨眼,这个话题有点意外,她仿佛记得她离结婚年龄还差好几岁。她抿了抿嘴角,赶在姜瑜变脸之前,微微一笑说:“只是订婚也能改口吗?”

姜瑜愣了一瞬,随即喜出望外:“你这算同意了吗?”

舒遥上下打量他一眼,心想,这么贸贸然开口,应该也没什么准备吧?虽然有点淡淡的失望,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没打算为难他。

姜瑜顿时眉开眼笑,随即他从口袋里逃出来一枚戒指,上面镶嵌的不是钻石也不是宝石,竟是一颗珍珠,而且和上回他们采到的珍珠是一个色泽。

只听他开口说道:“其实上回在海边,我就想向你求婚了,但又觉得太过贸然,正好那天收获了两枚珍珠,我就想要是做成戒指也不错,后来还真让我找到了非常相似的。”

戒指完工后,他一直带在身边,就想找个最合适的机会开口。

刚才他那么说,其实更多是想试探一下,他原本有策划比较正式的求婚仪式,但事到临头,话就不自觉说了出口。

幸而,一切如他所愿!

对姜瑜来说,这个世界同样有着最特殊的意义,他们虽然不是在这里相识,但他更希望被舒遥认同的家人承认,得到长辈的祝福。

那样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圆满。

舒遥自然猜不到他心里的想法,但她同样很高兴,本以为没有任何礼物,意外的戒指可以称得上惊喜了,而且还能和耳坠配成一套,让她十分喜欢。

她直接戴着戒指跑去找了舒父,问清楚真有那么回事后,就把戒指拿给他看了,口中不忘嗔怪道:“你都那么说了,我只好同意。”

舒父眼前一亮,点点头说:“不错,比那些石头好看。”

“噗嗤。”

舒遥这回是真信了,她有些疑惑道,“你现在不怕他骗我了?”

舒父顿了顿,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这个世上骗子太多,你老爸我防的了一个,防不了一群,与其替你担心,还不如找个人来替我操心——啧啧,你老爸老了,操心不动咯!”

“啊?”

舒遥听着这话,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她嘟囔了一声不满道,“什么叫老了操心不动了,你不是刚年轻了十岁吗?哪里就老了!”舒父摇摇头,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他意有所指地说:“我呢,得先养好身体,以后还有的忙呢!”

舒遥这回是真没听懂,但舒父却怎么也不肯再说了,只笑呵呵地开口道:“你放心,该老爸做的事情,老爸一定不会假手他人,保证让你风风光光地嫁人!”

第203章 最初的世界

订婚仪式安排在舒遥生日那一天。

按舒遥的本意,直接在生日宴上宣布订婚就可以了。

但舒父觉得这是一辈子一次的大事,怎么着都不能马虎了去。于是从筹备到细节,已经是准翁婿的两人事事亲力亲为,除了选下样式和方案,都用不着舒遥做什么。

在他们的精心安排下,订婚礼低调奢华,又足够的热闹喜庆,当时就赚足了眼球,事后更是被当做了订婚宴甚至婚礼的模板,直至多年后仍被人津津乐道。

以此为契机,舒父正式放手将公司交给女儿,安心过起了养老生活。这让一干熟悉的人羡慕不已,趁着年纪不大早早卸下重担,还可以享受一段清闲的时光,若是等到干不动了,退下来也只剩一副衰败的身体。

当然,也不乏说酸话的。在他们看来,女孩子本身就挑不起重担,交到手里早晚要出问题。尤其舒遥还年轻,未婚夫又是个“凤凰男”,指不定哪天舒家就改姓了。

就算知道姜瑜身份的,看到姜家那边没人出席,心里也生出了疑虑,以为姜瑜成了姜家的弃子,和那些丢了继承人身份的豪门公子一样,试图借着岳家的势东山再起。为此还有人私下里劝过舒父,让他千万不能着了道。

舒父倒是一点没往心里去,以前看姜瑜不顺眼,那是担心女儿被人骗了,后来又因为姜家的缘故担心女儿吃亏,这才有些摇摆不定。

但日久见人心,舒父看得很清楚,姜瑜和那些二代公子哥不一样,有才华却不张扬,低调内敛却不失心机和手段,可以翻云覆雨又能体贴入微,最重要是对女儿上心,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些说姜瑜是凤凰男的,不是酸葡萄心里,就是以己度人。

舒父这些年见过不少豪门狗血,人心复杂而多变,倘若姜瑜真是靠着舒家才能崭露头角,舒父还真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他,即便婚事能成,也会留好足够的后手以防万一。

但事实是,一个能轻松拿出亿万家产作聘礼的人,目光会短浅到觊觎别人的财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