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1 / 1)

梁缨鼓着脸横了他一眼,闷声道:“我不哭了。”

“嗯。”元千霄躺下身,唇角微弯,奈何笑意在苍白的脸上显得很淡,“真乖。”

“你总是骗我。”梁缨在他身侧躺下,沉沉叹息,她觑着他苍白的侧脸,心疼地不行。“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啧。”他狭长的眼角往上挑起,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要如何才会不生气。”

梁缨单手搭着下巴,细声细气道:“我要你。”

“这么主动?唉,可惜现在不是时候。”元千霄侧过头,发梢顺着目光落下,显出一分俏皮的意味,“等我养一段日子吧。”

“哼。”她哼了声,伸手环住他的肩头,轻声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定不会在我前头离开。那天晚上,你倒下的那一刻,我才发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面前死去有多痛苦。我不想看着你离开,所以,你一定不能死在我前头。”

“好。我答应你。”他拉起她的手,在掌心轻轻吻了一下。

马车“哒哒”地跑着,从白天跑进黑夜,又从黑夜跑进白天,连跑十几日,最后在一个晚霞漫天的黄昏到达天巽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