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节(1 / 2)

夙星真人扯了扯嘴角,突然注意到最后一个盒子并不是放的凤凰骨戒,电光石火,他想起来薛照微这次回到雾山手指的多了一枚戒指。

……那个好像就是凤凰骨的。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一道清越的声音越过这些羽族的少年少女们,含着浅淡的笑:“藏雪君答应吗?”

羽族少年们让开,将伫立最后的青年身形露出来。

夙星真人缓缓睁大了眼睛,来不及错愕,只听身后响起一声斩钉截铁的“好”。

薛照微所到之处,人群自动避让,不到顷刻,他就走到了谢归慈面前。

他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答案。

“好。”

“只要是你,怎样都好。”

谢归慈对上他的眼,微微而笑。

眉间写意风流,春秋几多去,依稀如故。

第57章 番外

身为剑圣的徐图之一直对自己的天赋有着很大错误的认知。

一开始他说自己天资平平, 世人只当他谦虚。直到他十八岁横空出世,一人一剑单挑仙门百家,众人才觉得他谦虚得实在有些过头了。

然而在深入了解这位剑圣后, 大家才发现这完全是他两个不靠谱师父的错。

尽管一直没有对外直接承认,但是大家这么多年都隐约意识到了“鹤月君”与如今的谢归慈其实是一个人。据鹤月君好友的小道消息,这和天道透露的天机有关。

涉及到天道, 众人自然不敢多言。

徐图之的正牌师父是谢归慈,但实际上教导他剑术的却是藏雪君薛照微。本来这也没有什么, 以谢归慈和薛照微的关系, 教导弟子实在太正常不过,况且在剑法一道上,的确是薛照微更为擅长。

但是在谢归慈捡回一串小萝卜头, 喝了他们的拜师茶, 把徒弟都扔给薛照微教导后, 连一向向着谢归慈的相沉玉都忍不住颇有微词。

好友实在太不负责了些。

对此谢归慈微微冷笑,难道他们以为薛照微的教学就是无偿的吗?还不是他忍辱负重——

*

*

谢归慈生辰这日收到了一把剑, 是当初在他葬礼上拜祭过他的那个散修宋芳时送的。

为了报答他昔日的救命之恩。

毕竟谢归慈的剑早就折断了,他又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一时之间新得到这把剑不由得十分欢喜。

但薛照微仿佛不太高兴。

宋芳时不知从何处听闻了这桩事, 便又铸了一把与谢归慈那把十分相近, 但略有不同的剑送给他们。

夙星真人见薛照微换了新的剑,不由得好奇:“原先的剑坏了吗?”

薛照微沉默半晌, 终于道:“这把更顺手。”

夙星真人更奇怪。

“以你的境界, 神兵利器还是破铜烂铁应当并无多少差别。难道这把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薛照微:“………”

*

*

师望川和小女帝在人间成婚的消息传到一众故友耳中,熟知着两人你死我活内情的几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但还是拿着帖子去了婚宴。

去了人间后发现婚礼当日他们倒霉的好友灵力被锁灵链封住,完全受制于人, 被女帝全程牵着拜完堂。连请帖也是女帝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写下的。

众人极为震惊。

慕蘅来前去问他要不要帮助, 被师望川扫了一眼:“你别害我。”

众人不解。直到第二日大家发现师望川手上又多了道锁灵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