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节(1 / 2)

薄荷瘾 何缱绻 1678 字 7天前

下午律师来了电话,乔稚晚这些天还在倒时差,这会儿原本是她在国内的睡觉时间,迷迷糊糊地接起,律师通知了她好消息,说许颂柏这件事完全可以走法律程序,她彻底清醒了。

Rachel的角度来看,现在就是她和许颂柏吵了一架后,前后脚飞去了纽约,把她这个才落地北京的妈丢下了,Rachel好些年没回国,前天就约上在京的三两旧友,飞了云南。

这下乔稚晚更不好打扰她老人家的好心情了。

晚些时候,Rachel罕见地发了微信朋友圈。

下周就是乔稚晚父亲的忌日,Rachel寄语怀念。

乔稚晚看到这条动态,终于拨了电话过去。

谁知一接起,Rachel倒好像等了她这通电话很久似的,慢条斯理地笑了:“Joanna,你终于想起来打给我了。”

乔稚晚的手边放着LosSeason北京分乐团与各方合作伙伴的解约文件,她的鼻尖顿了顿,不留神。

在纸上留下一道墨色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