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节(1 / 2)

昏迷的前一秒,她感到一个熟悉的人紧紧地抱住了她……

……

孟西眉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叶东初躺在一个祭坛模样的地方,身边站着她曾经见过的那个老道。

老道说,我最后说一遍,未必能成功,你还有后悔的机会。

叶东初说,不后悔。

老道点头,嘴里念着一些她听不懂的东西。老道举着金钱剑划破了他的双手和双脚,她看到了很多血,从叶东初的身体里流出来,淌成一片血泊。

祭坛中什么被点燃,她眼前亮起一道炽热的光。

光芒越来越盛,冲天而起,遮住了她的全部视线。

渐渐地,光芒变得微弱。

躺在祭坛上的那个人,早已被烧灼成黑灰,风一吹,就湮灭于天地。

而她却看到自己重新醒来,在叶家老宅里获得了重生。

她看着这一切。

一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泪流满面。

……

不知过了多久,孟西眉结束了那个漫长的梦境,再次睁开眼睛。

安德烈和饶曼站在她的病床边说话,不知说起什么,饶曼笑了一下,轻松惬意,神采飞扬。

叶东初站在窗边,点了支烟,望着窗外,侧脸疏离冷淡,黄昏时刻的暖光也无法融化他面部坚硬的棱角。

察觉到有视线在看他,他回过头来,正好与她对视。

“醒了?”

他掐灭手中的烟头,走到她身边,面部的线条一瞬柔和了下来。

他坐在床边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摇头,坐起身,用力抱紧他,一头埋进他怀里。

“叶东初。”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