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黄粱番外完(1 / 2)

众所周知, 五条悟是现代最强咒术师,也是最强老婆奴。

他曾因为老婆手机进水没接电话,就在一天之内出了从西半球空间跳跃到东半球的全位移术式, 只为了亲确认老婆的安危。

“你们都有欺骗我的可能, 但我的睛不会。”他是这么说的。

让大家为他对老婆的深感动之余,也为这份近乎可怕的感毛骨悚然。

于是乎,在大家避免最强疯的自觉行动,光里身边了很居心不良的人, 但结婚后不再使用咒具遮掩容貌的光里还是不可避免的吸引来了一些追求。

而五条悟每次对付这些敌们的手段都令人惊惧胆寒,几次后再也没人敢自荐当小三鼓动光里出轨。

美丽的光里就是强大得令人绝望的恶龙五条悟巢穴里最珍贵的宝物, 不容许任何人觊觎,否则就会迎来恶龙的毁灭报复。

但是当觊觎光里的对象是另一自己时,就算是五条悟也有些……

“看什么看!你自己没老婆吗?别看我的光里!”

“没啊, 我确实没老婆,看几有什么, 你不也是我吗?”

“四舍五入一下光里不就也是我的老婆了吗?我看我的老婆有什么过分的?”

“你这混蛋找打是不是?!谁是你老婆?光里是我一人的!!”

被五条悟挡在身后的光里仿佛在看小学生吵架,很有些无语。

已经成为人夫,更为年长的五条悟没有一点成熟稳重可言, 跟对面那教师打扮的五条悟吵得不可交, 而且不是身后就是光里, 他早撸起袖子跟对面的家伙打起来了。

就算是另一他, 也不能跟他抢光里!

“好了!你们别吵了!吵得我头都疼了。”最后是光里不想再听小学生吵架, 出声喊停。

五条悟听到光里的声音,立刻丢下另一自己, 转身抱住光里关心的问:“头哪里疼啊光里?先坐下我来给你揉揉。”

说着光里双脚就离了地,被五条悟抱起来往客厅的沙处。

那模样那声音,【五条悟】都被刺激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完全想不到自己能那么肉麻。

光里倒是习惯了,只是在别人面前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别人”长得跟他老公一模一样。

被放到沙上坐着的光里阻止了五条悟想接着给他按摩穴位的动作,他看了看跟着进来的【五条悟】,问身边的人:“现在头不疼了,悟,到底是什么况啊?”

“我们是穿越了还是他穿越了?”

五条悟握住光里的手顺便揉了揉,才道:“我们穿越了。”

【五条悟】也笑眯眯道:“你们穿越了哦。”

“契机很可能就是那到你手机上的账单。”

现在他也认了出来,面前的这位光里并不是他曾见过的那位,这点很容易看出来。

不仅仅是年龄增长后更加美丽惑人的外表,还有对身边人下意识地依赖,那些无意识的小动作都【五条悟】说了并不是他见过的那一位。

至于另一他……

即便是他自己,也很难从对面那满脸都着“我是老婆奴”的人脸上看出实的年龄,童颜太犯规了,而且对方也比他更注意保养的样子,臭美啊……

光棍孤寡如【五条悟】,一点都不理解想让年长的自己外表看起来和老婆差别不大的已婚男人的小心思。

提到账单,光里立刻拿起手机解锁:“原来如此,不是你的账单是太好了,悟。”

五条悟瞅到了光里手机上显示的巨额数字,也看到了被光里飞快滑过的“涩谷城区”字样。

和对那次事件根本没什么印象了的光里不同,他还记得很清楚,于是便猜出了另一自己的经历。

“你把涩谷拆了?挺厉害的啊,做到了连我都没做到的事,可惜我还养家,这种事只能想想了。”毫无同心的五条悟看似羡慕的说道。

【五条悟】瞬间表现的像是被戳了痛处:“是我做的我也认了,可是……那可恶的臭小鬼!”

五条悟听见关键词,神也瞬间犀利了起来。

“你说得那人,该不会是另一——”

两受害对上了视线,虽然一戴着罩一戴着墨镜,但这些根本不是心有灵犀的他们的阻碍。

“没错,就是他!”两人齐声大喊。

光里听得糊涂:“你们在说谁?”

五条悟抱住光里,依稀还能回忆起当年他在被光里的乾金雷符劈了数次以后才被那家伙提醒会不行的憋屈愤怒,那时候毫不知的他差点就丧失抱光里的能力了!

他那么漂亮动人怎么都不够的老婆啊!

于是他不由语气深沉幽怨的说:“一罪大恶极的混蛋。”

“竟然连悟都这么说?”光里很惊讶,又很好奇,“到底是谁啊?”

【五条悟】这狠人根本不给自己留面子:“是以前的我啦,不过也是平行世界的。”

光里听得更好奇了:“虽然听家入前辈七海前辈他们提起过悟年轻的时候很糟糕,但的有那么坏吗?”

这次【五条悟】抢答道:“我不管哪时候格都挺糟糕的,你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光里一噎,五条悟抱紧了老婆:“光里,你别听他的,无视他就好。”

【五条悟】嘿笑了一声,又问:“你是他的学生吧?什么时候跟他谈恋爱的?”

五条悟想撵人了:“确定完了就赶紧!别杵在这儿当电灯泡!”

【五条悟】过来的目的他一就看得出来,不过是为了确认莫名出现的人物是否有威胁而已。

“呦,心虚了啊,有什么好心虚的,敢作敢当嘛。”【五条悟】眯了眯睛笑道。

光里瞥了身边人一,不愧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五条悟,光里都还没现丈夫的心虚呢。

“一年级的时候。”

“……”

【五条悟】沉默了一会儿:“就算留了级,高专一年级也才16岁吧?”

他吸了口冷气,摸着下巴出感慨:“是……禽兽啊!”

五条悟做的出来这种事就不怕被人骂,哪怕是另一自己,他也抱着老婆,死猪不怕水烫的道:“我是禽兽,可我也有老婆了。”

光里忍不住锤了他一拳头,没脸没皮的混蛋。